淮南作家文化传媒

关注·我们

淮南作家文化传媒

斟一杯花茶,静静地品味文字的芳香。沐一轮明月,细细地聆听声音的曼妙。让那隐藏在文字与声音背后的浪漫心情和鲜为人知的心悸感动,在娓娓道来中绽放。

“昕姐情感驿站”栏目发刊作品题材不限。愿沉睡的文字乘着飞翔的翅膀,在纷繁的红尘中陪您度过一段盛宴般的美好时光。

大烟囱也走了

作者:史方鹏

2018年最后一天正是一天跨两年的日子,我回到焦岗湖畔轮窑厂看望母亲,惊诧大烟囱及窑体不翼而飞,唯余赭漉漉窑迹。正是建设一个新加坡需要几十年,但毁灭之只要一瞬间!家父2015年秋走了,他指挥建造大烟囱2018年冬也走了!仿佛就在昨天:家父告诉我:窑厂占地173亩,大烟囱高53米。。。

依稀记得1975年夏建大烟囱时,儿时发小们还跑到窑厂观看,层层架子直架云霄;清晰记得很多人与大舅家一起一大早拉架车运砖至潘集建矿;上矿院时,曾请问:砖坯烧成砖何以变红?于史集村建轮窑,厂里干部工人来自公社各村,公社须派一位德才兼备者以服众人,于是家父从村大队长调至窑厂任厂长。

唯厚德得以载万物,家父一生低调做人,低调做事。方圆十里到窑厂借钱佘砖者家父未让任何人失望过,他常常地走到曹集、骑自行车到乡里。家父走前告愚:窑厂不欠任何人钱,至于欠窑厂钱的自愿吧!做人是最好做事!家父像高高大烟囱永远耸立我的心中!一切有形者皆易变,唯立德立功立言立节者得以活在人民心中!家父不属于一个时代,而属于所有世纪,只要他的后人代代继承他发扬他!不像有的人名字刻上功德塔想不朽,其实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淮南作家文化传媒—

丰富自己,比取悦别人更有力量

投稿:稿件文体不限,标题+作者+正文+个人简介+照片(横幅),若有朗诵、音频等,请一并发送。

版权说明【我们尊重原创,文字美图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作者联系上,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顾问:许辉   名誉主编:王运超

总编: 南昕  主编 :胡凤茹  责编 :丹枫

编委:秋实、希然、段民、

姜姗、朴素、莹莹

主播:月亮船  闲云野鹤  海阔天空 蘧然

黎敏  张秀玲 桑叶 知足常乐

鸿雁  傑傲不逊

组稿:郭凤祥  篆刻 :方庆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