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莉    播/张莉

爱上晚八点,爱上深阅读

大家好,这里是八点引读

我是引读教师 张莉

今天依旧是由我为大家带来

《烟囱下的孩子》

相信每一位同学都写过作文,不知道你们写作文的时候发生过哪些有意思或者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呢?今天,让我们看看凡雨声曾经一次写作文的经历吧!

农场大烟囱上的大喇叭又开始了广播,那天的风大,声音传出来时,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不完整。像是播出一个叫张建设的人的事迹,最后说他是烈士。

我没有在意。一直到开学后的一个星期,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让大家写一篇心得。作文题目是根据阅读一篇报纸上的文章而来的。这篇报纸上的文章被一个写字好的女同学抄写在黑板上。

我不讨厌写作文,而且是非常喜欢写作文。过去,力子和砖头的作文,都是我代写的,我会用一个下午,给力子和砖头每人写一篇。我再用夜里的时间,精心给自己写一篇。力子和砖头悄悄嘱咐我,让我好好看看黑板上的文章,别把为他们写的作文写跑题了。力子和砖头去教室外玩去了,我就认真看这个叫张建设的烈士的事迹。

在黑板上抄写文章的女同学为了自己的粉笔字写得漂亮,她抄写得很慢,我就走过去,看她手里的报纸,一看,我呆住了。这个叫张建设的烈士,就是老油条,因为在密密麻麻的铅字旁边,有一张老油条呆板的照片。

老油条就叫张建设?老油条是烈士了?是烈士就是英雄了?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报纸上的英雄张建设,跟现实生活中的黑煤蛋一样的老油条捏成一个人。

我看着黑板上的张建设英雄事迹,眼前竟然浮现了一层迷茫的雾,觉得在漂亮白粉笔字里的人无奈地伤感地望着我,黑板上下起了白色的雨……

砖头和力子的作文,我写得很快,可以用一挥而就来形容,因为写出的那些文字,是堆砌,是不走心的,是让心里生锈的人看的。所有人都会这么写,唯一不同的是,我把两人的将来梦想写出来了。

力子和砖头在操场上玩够了,跑回来各自拿了他们的作文去抄写了,两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自己不动手不动脑子,却坐享其成。所以,他们都表现出满足兴奋,涨红着脸,为了表达对我的感谢,他们都拍了我的肩头一下,像是鼓励。

我想写自己真正了解的张建设,真实的老油条。晚上,我回到家里,正赶上停电。我就在小屋的瘸腿座钟的边上,点了一根蜡烛。在写之前,我对着瘸腿座钟说:“我要把你的事,告诉别人了。”瘸腿座钟看着我,第一次让我觉得瘸腿座钟是有生命的,它的心脏在跳动,它的眼睛在蜡烛的光线中闪烁眨动着。

我从认识张建设那天开始写起,写有关他的传说,写相识的那天,写除夕夜里,他专为我烧的那一小池热水,写他想娶媳妇的梦想。最后,写他为了吕团长给他找媳妇的承诺,爬上了大烟囱,为了娶上媳妇,老油条什么都不顾了……

我写完了,我再一次为张建设,为我熟悉的老油条心酸起来。

作文交上去了。我等着一个大大的“优”,并让我朗诵一下自己的作文。语文老师叫孟长有,是个知青。我愿意听他的课。因为,从他的讲课中,我能感到他读了数不清的书。他的家庭背景也有点复杂,所以,他当老师也是三上三下,最后,他在讲课时变得很谨慎,不再旁征博引,自由发挥了。

女生陈阳扬的爸爸,工宣队队长警告过孟长有,再听到有人反应他在讲课时“胡说八道”,就永远把他开除教师队伍,让他到边远的连队去劳动,冬天刨粪,夏天锄地,秋天踩着冰茬儿割大豆,春天呢?春天就让他天天蹲在没灯的炕沿上写捡查。

孟老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在农场里,他不知道除了当老师教学生外,自己还能做什么。作文批下来了。力子和砖头的作文都得了“优”。砖头看见了成绩,过来拍我一下。力子看见了成绩,嘿嘿乐着,也过来拍我一下。我的作文没发给我。我问发作文本的同学,是不是我的作文本丢了?发作文本的同学说,忘了告诉你,孟老师让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至此,大家知道这个篇章的题目了吗?叫做《瞎编的作文得了“优”》。同学们曾经是否有过相同的经历呢?无心插的柳居然成荫了,这就是生活中的小小的意外。

凡雨声和他的小伙伴的故事还在继续,这一切,都在那座挂满喇叭的大烟囱默然注视下发生着,成了孩子们成长中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

让我们相约明晚八点

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