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人能坏到什么地步?今天,风哥来说一个二战德国兵的离奇故事。

图:威利·赫罗德的入伍照

他叫威利·赫罗德(Willi Herold),光看照片,你无法想象,这个年仅19岁的年轻帅气青年为何绰号“埃姆斯兰德(Emsland)的刽子手”?

赫罗德出生于萨克森州的一个普通德国家庭,父亲是烟囱工,从小他就作为学徒掌握了清扫烟囱的全套技术,如果不出意外,他将继承父业成为一个合格的烟囱工,但是,战争爆发了。

图:少年时期的赫罗德

1943年9月30日,刚满18岁的赫罗德被征召入伍,成为一名德军伞兵在意大利战斗。

德军在意大利失败后,赫罗德的部队被派往德国与荷兰的边境,阻止盟军进入德国北部,但是,在1945年3月的第一次战斗过后,赫罗德在格罗瑙附近丢失了他的部队。

19岁的赫罗德,成为一个找不到队伍的散兵游勇。

图:2017年电影《冒牌上尉》剧照,散兵赫罗德

此时,距离德国投降只剩下两个月,在最后的动荡时期里,德国境内很多溃败的逃兵,丧失纪律的他们四处偷窃抢劫强奸,当地农户几乎家家准备武器,抓到就动用私刑处死。而德军宪兵队也每天出动,田野里抓捕逃兵。

初春的寒雨中,赫罗德独自一人徒步走向本特海姆,又冷又饿。在一条沟里,他意外看到了一辆被泥水陷住的军用小汽车。在车里,赫罗德找到了一个箱子,箱里装着一套德国空军上尉几乎全新的制服,制服上还带有一枚象征德军最高荣誉的铁十字勋章。很显然,这辆汽车遭到主人的遗弃。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找到上尉的制服

赫罗德穿上了上尉的制服,虽然19岁的他过于瘦小,军服并不合身,但他却获得意外的满足感。

假扮成军官的赫罗德没有走多久,就陆续遇到了一些同样溃败的士兵,他们对“上尉”敬礼,请求跟从他归队。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和他的逃兵部下

赫罗德很镇定,他统一简捷回答:“跟我来。”很快,他的部下增长到30个,还搞到了一辆能开的汽车。途中,他们遇到了宪兵检查,赫罗德拒绝出示他的证件——毕竟,他没有任何与他制服相符的证件。但在宪兵营里,宪兵上级却被赫罗德的铁十字勋章和不俗气度折服,请他喝杜松子酒。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遭遇宪兵盘查

此时,赫罗德完全进入了角色:他变得神态傲慢而举止有礼,真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贵族出身的军官。他知道只要足够胆大镇定,士兵就会怕他,农户就主动送出吃的喝的。

1945年4月11日,赫罗德和部下大摇大摆进入了Aschendorfermoor监狱营地,这个营地位于德国北部的埃姆斯兰德,靠近荷兰边境,这里关押着大约1500名德国逃兵。

图:Aschendorfermoor监狱旧照

赫罗德一本正经地告诉监狱负责人,他是受元首特别派遣,全权负责这个监狱的所有事务。

第二天一早,赫罗德开启了丧心病狂的杀戮。

图:《冒牌上尉》剧照

赫罗德命令囚犯挖了一个巨大的坑,让第一批30名囚犯站到坑里。傍晚时分,他命令先用高射炮开火,接着用冲锋枪扫射,最后往坑里投掷手榴弹,将30人全部残酷杀戮。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枪杀囚犯

第一天,他就屠杀了98人。

不久前,他还和这些囚犯一样是个溃败逃兵,突然生杀大权在手,赫罗德对待同类的残酷令人毛骨悚然。

未来几天里,赫罗德得意洋洋的扮演着上帝的角色,白天虐待和处决犯人,晚上则喝酒狂欢。他还派遣士兵四处寻找更多的逃兵,抓到就带回营地供他折磨和杀戮。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和他的帮凶

19岁的赫罗德肆意控制着营地,没有人敢挡他的路。谁也说不清这个年轻人的心态,是虐待取乐,还是痛恨犯罪?

好在没过多久,营地遭到盟军的空袭,大多数幸存的囚犯都成功逃脱。赫罗德和他活下来的士兵,也被迫离开空荡荡的营地,但依旧执着于角色扮演:他们绞死了一个悬挂白旗的农民,枪杀了五个荷兰人,罪名是“涉嫌从事间谍活动”。

图:《冒牌上尉》剧照,赫罗德招摇过市

赫罗德和他的杀戮小分队在当地引发了恐慌,5月初,在下萨克森州的一个小镇,他们被当地的德军指挥官逮捕,但是此时正值希特勒自杀、德国战败的混乱中,没有审判,他被释放了。

失去军官制服的赫罗德,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他跑到威廉港,靠扫烟囱的手艺维生。1945年5月23日被英国皇家海军逮捕,因为他偷了一条面包。英国人经过调查,确认了他的战犯身份。1946年2月1日,赫罗德和他的几个帮凶被英军押回Aschendorfermoor监狱,挖掘被其杀害的囚犯遗骸。

图:1946年,赫罗德指认屠杀现场

一共挖出了195具尸体。其中,赫罗德被判定对125人负有责任。

图:1946年,赫罗德在军事法庭

1946年8月,赫罗德和其他六名共同被告被判处死刑,后另5人被判无罪。1946年11月14日,赫罗德在监狱的断头台被处决。此时,他只有21岁。

图:死刑前的赫罗德

这是个令人发指的二战故事,引起了很多西方人的战后关注,甚至拍成了轰动一时的电影,每个人都在思考:一个19岁的年轻人,为何在战争末期的混乱中,会变得如此丧心病狂?战争改变了人性,还是暴露了人性?或许,每个人的心底都潜伏着一头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