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米津玄師-Lemon

图片: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描述二战的电影很多,《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的名单》、《美丽人生》……但没有一部电影像《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这样,以一个孩子的眼光来叙述,没有血腥暴力的镜头,以最平淡的手法来展现战争的残酷。

影片开头,小男孩布鲁诺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大街上奔跑,快乐地玩着飞行游戏。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布鲁诺一家要搬到偏远的郊外。布鲁诺在和小伙伴结束最后一场游戏之后,跟着家人来到了新家。

这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几乎与世隔绝,没有小伙伴,没有游戏。布鲁诺不仅每天只能自己独自玩耍,还要接受古板的老师灌输的错误思想。

八岁孩子的世界是那么的美好。

他以为做游戏穿的衣服,是犹太人的囚服。

他以为的游戏符号,是囚服的编码。

他以为焚烧垃圾的烟囱,里面燃烧的是犹太人的尸体。

他以为的快乐农场,是犹太人的地狱。

一墙之隔,是地位的差距,是生与死的距离。围墙之外的布鲁诺,穿着得体,衣食无忧,有幸福的家庭。围墙之内的希姆尔,邋遢狼狈,伤痕累累,还要承受亲人的离去。

布鲁诺的母亲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子,她会感激帮助她孩子的年老佣人,会反感古板老师给孩子灌输的不适合的观念。

“他们烧起来更难闻,不是吗?”听到这句话的母亲,终于察觉事情的不对。她震惊,愤怒,和孩子的父亲吵架。她几乎崩溃,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丈夫是这样不顾他人生命的可怕怪物。她要带着孩子离开。

为了弥补一时怯懦给朋友带来的伤害,布鲁诺在离开之前决定进入“农场”帮助希姆尔找爸爸。他换上“条纹睡衣”,溜进集中营。

看着来来往往衣衫褴褛的人们,布鲁诺的内心充满着不安,但是这一次他选择了帮助朋友。他住进脏乱漆黑的房间,被士兵像赶畜生一样赶进那个烟囱里。

天真的布鲁诺,直到最后也认为自己只是在一个全都是人的房子里躲雨。

电影的结尾,大雨滂沱,围墙之外是撕心裂肺的母亲,围墙之内是堆满衣服,却空无一人的屋子。

此时此刻,身为纳粹司令官的父亲,他内心的绝望是否如同那千千万万犹太人家破人亡时一样?

影片结束,留在我脑海里的,是两个孩子黑暗中紧握的双手,是布鲁诺那双澄澈的蓝色大眼睛。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遥远却清晰。

愿孩子的眼里充满童真,愿无辜的人不再流离失所,愿世界和平,愿再无《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从电影的角度看世界,我是大派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