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发布的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讲到,2018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1%,污染防治得到加强,细颗粒物(PM2.5)浓度继续下降;并提出2019年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3%左右,主要污染排放物继续下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继续下降,加速火电、钢铁行业超低排放。2018年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显著,“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良好开局。其实,自2011年我国发布“史上最严”火电排放标准[1],我国的大气污染防治就已取得很大的成效。

经常在网上看到网友们谴责电厂排放“白烟”并将其归为雾霾的罪魁祸首,每当看到这些小编实在忍不住要讲,你所看到的烟不是你以为的烟。其实小编之前跟一些网友们观点一致,但随着在课堂上不止一次听到老师们对那些白烟“辩解”,才算了解到事实真相,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

相信大家都见过这个腰身出众的大家伙(“广州小蛮腰”的发福版),它总是出现在火电厂中导致很多人认为它是个烟囱。其实totally错误,人家是正正经经的冷却塔,它可以将热水冷却后重复使用,节约水资源。而它上面冒出的白烟,是水蒸气遇冷形成的水汽,跟家里头烧水做饭冒出的水汽一模一样,超pure!所以以后不要再误解这个“委屈”的大家伙了。

上进的烟囱

在燃煤电厂里,这个红白相间又瘦又高的才是真正的烟囱,它排出的烟气中包括水蒸气、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二氧化碳等。可以说它是真正的大气污染凶手,它喷出的那滚滚白烟,肯定会造成很大的污染啊。

非也! 能看到的“白烟”同样是水蒸气遇冷形成的,看不到才是污染物,但污染物含量已经很低了。因为自2011年我国发布“史上最严”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3223-2011)[1]后,燃煤火电厂的烟气治理取得很大进展,2014年所有燃煤机组都已经达到该标准的排放限值。而且每千瓦时烟尘排放量[2]、二氧化硫排放量[2]、氮氧化物排放量[3],相应地由1985年的10.5 g、2005 年的6.4 g、2005年的3.6 g降至2014 年的0.23 g、1.47g、1.47g。

2011年的标准已经比发达国家的排放标准还要严,当时普遍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2014年5月底,浙江率先完成国内首个燃煤锅炉烟气超低排放改造工程,展开了烟气治理新局面[4]。超低排放就是要求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分别不超过5 mg/m³、35 mg/m³、50 mg/m³,可以说是将燃气锅炉的标准执行于燃煤锅炉。

2014年9月国家发布了《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要求东部地区新建燃煤发电机组达到超低排放,这意味着燃煤电厂排放出的烟气将要跟燃天然气的电厂排出的烟一样“干净”。接着,2015年12月《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方案的通知》的印发标志着超低排放改造的范围扩大至全面实施, 在2020年前,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东、中部地区要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达标。截止2017 年年底已有71% 的煤电机组容量满足了超低排放要求[5],预计改造完成后,电力行业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可降低60%左右[4]。

哪里的月亮圆

自2011年以来,日益严格的排放限值不断推动治理技术的进步,我国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烟气治理水平均已领先世界,实现了燃煤电厂常规污染物排放与燃气发电基本同等清洁[6]。

中国2015 年燃煤发电量是美国的2.4 倍,火电发电量是美国的1.5 倍,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三项污染物年排放总量与美国基本持平,美国为437万吨,中国为420万吨[5]。

再来看看我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限值与美国、欧盟燃煤电厂最严格的排放限值比较:

我国的污染物排放限值不仅远低于美国和欧盟,而且超低排放限值符合率的评判标准为小时浓度,而美国和欧盟的排放标准限值的评判标准分别为30 天滚动平均值和日历月均值。从符合率评判方法来说,中国短期内要求符合的超低排放限值比美国和欧盟长时间段内平均浓度要求符合的标准限值严格得多。

人人有责

2013年,“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十面霾伏、霾锁连城”人们逐渐意识到雾霾对人体的危害,国家开始大力治霾。雾霾主要由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颗粒物这三项组成,所以国家大力推进燃煤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治理,标准一严再严,执行一决再决。我国的燃煤电厂烟气治理已经走到世界前列,但为什么还是无法消除雾霾天?因为还有“汽车尾气”这一帮凶,汽车尾气中同样有氮氧化物和颗粒物,这就加剧了雾霾天形成。

所以,在国家为治理大气污染而努力时,我们也应积极响应,尽量选择公共交通工具绿色出行。而且春天到来,骑上自行车出行,沐春风煦光,即锻炼身体又环保。

参考文献

[1]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3223-2011[S],2011.

[2]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5[M].北京: 中国市场出版社, 2015.

[3]王志轩,刘志强.我国煤电大气污染物控制现状及展望[J].中国工程科学,2015,17(09):56-62.

[4]朱法华.超低排放:国家专项行动下的技术突破[J].中国电力,2017,50(03):9-10.

[5]王志轩.精准定位、精细管理 改革火电厂污染物排放标准[J].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18(10):52-56.

[6]郦建国,朱法华,孙雪丽.中国火电大气污染防治现状及挑战[J].中国电力,2018,51(06):2-10.

编辑 / 不群

责任编辑 / 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