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临朐》两大征文来袭,奖励多多,欢迎投稿!

情系老家山东   最爱亲情沂蒙   最亲乡土临朐

女人和凯姐

女孩认识凯姐,始于三十年前那个冬天的周末。

女孩和同宿舍的几个女生去男生宿舍商量元旦文艺汇演的事。一进门,女孩就被惊了个趔趄:男生张凯正在宿舍里四张对排的书桌上做棉被,灵巧的双手在蓝色被面上飞舞着,一行针线便像鱼儿在水中穿梭一样,一会就从这头游到了那头。

缘分就是在那一刻重重砸向了她。女孩优雅漂亮,家庭条件优越,学习成绩优秀,但在家务活方面却超级弱智。而男生张凯,虽挺拔英俊,却是个三岁上就没娘的苦命孩子,父亲靠干苦力活养活他长大,懂事的张凯从小就学会了做各种家务活。

从此,女孩像崇拜影星、歌星一样崇拜心灵手巧的张凯。并喊他“凯姐”。当凯姐把女孩的棉被拆洗干净,絮上暖融融的棉花,一针一线缝制起来时,女孩认定了凯姐就是那个要陪她走过烟火一生的男人。

大学毕业时,根据那个年代师范毕业生“哪里来哪里去”的分配原则,女孩家住县城,父亲又在某局任职,且早已跟分配部门打过招呼。女孩留县城是毫无悬念的。而凯姐,家住县城最南端百里外的偏僻山区,想留县城,门也没有。况且,女孩父母根本就不接受像凯姐这样的穷小子。他们正盼望着通过毕业分配的现实来击碎他们的爱情梦幻。可女孩却坚定地对凯姐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去县里拿调令的那天,凯姐心里忐忑不安,女孩却胸有成竹的样子。

女孩父母弄清事情真相后,发誓不再管女孩的任何事。原来,女孩在前一天,私下里跟另一个特别想分配到县城的女孩调换了岗位。她俩到分配处一说,你情我愿的事,哪有不给办的道理。“把名字给换过来,重写一份调令就是。”管事的人说得极为轻巧。

可是,那一刻,女孩知道,那个鲜红的印章摁下的不仅仅是一份调令,更是一份沉甸甸的爱情宣言,同时摁碎的还有父母的心!可爱情就是这样,就连才华横溢、坚硬凌厉的张爱玲不是也说“爱上一个人,在乎一个人,就有妥协”吗?

女孩相信,尘埃里也能开出花来。

女孩义无反顾地跟凯姐走了,去了那个每天只有一趟往返县城客车的山区小镇。更糟糕的是,女孩去了一个比凯姐学校还要偏远的乡村小学。两个学校相距15公里,交通极不方便,学校没有宿舍,女孩又连自行车也不会骑。于是,凯姐就用他那辆破旧自行车每天接送女孩上下班,风里雨里一年多。女孩的校长被感动了,说,你们抓紧结婚吧!结了婚,就有理由申请调动了。

于是,他们去镇上的照相馆照了平生第一张黑白合影,贴在了巴掌大的结婚证书上。那天,凯姐问女孩,“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吗?”“当然有的。”女孩狡黠地眨眨眼,“我要你给我做一辈子的饭,做我一辈子的‘凯姐’”。

男孩答应得爽快而坚定。就这样,“凯姐”,成了男孩对女孩呵护一生的承诺。

婚后,女人调回了凯姐的学校。学校分给了他们一个小院落,内有两间红砖灰瓦的平房,还有一个小厨房。凯姐靠自己的聪明才智给“白雪公主”营造了一个童话世界。

女人想拥有一个安静的书房。凯姐就改装了小厨房,还亲手为女人设计制作了漂亮的书桌和书橱。在小书房背后,栽了一棵爬山虎,那爬山虎是长了脚的呀!很快就爬满了山墙和屋顶,小书房变成了一座绿房子,当叶子被秋霜染红的时候,小书房又变成了一座红房子。

凯姐利用周末把平房西边的加道篷了起来,下面就成了一个小小的储物间,还可以做简易厨房。又找来碎砖头,小院里便有了玲珑的阡陌小道,和分割成棋盘样的菜园、花园。女人喜欢吃新鲜蔬菜和瓜果,凯姐就方了四个小菜畦种蔬菜,还给每个小菜畦都镶了花边,比如红辣椒包围着紫茄子,黄花菜环绕着西红柿,韭菜芫荽脚边窝着红草莓。

女人喜欢花,喜欢在花下捧一本书读。凯姐就在小院里种了数不清的花。西墙边的迎春梅刚睁开眼睛不久,东墙边的金钟梅就吹着喇叭出场了,紧接着院子四角的杏梅、桃梅、蔷薇、凌霄、大丽花、牡丹花、月季花都赶来参加大聚会了,一直到秋天的一串红、波斯菊。而那些丝瓜花、扁豆花、吊瓜花还翻过墙头,到外面撒野去了。

凯姐把日子装扮成了一条芬芳的河。女人沐浴在爱河里,沉醉不思归路。

当冬天来临的时候,小院里有了些许的冷清。女人开始怀念妈妈家中温暖的壁炉和红红的炭火了。那天晚自习时,天上突然飘起了雪花,女人心里第一次有了想家的感觉。

当女人抱着一摞没阅完的学生作业本,推开家里的房门时,眼前的一幕瞬间潮湿了她的眼睛。白白的铁皮烟囱倚墙站立着,红红的炭炉烧得旺旺的,蓝色的火焰舔着锅底,锅子里正咕嘟咕嘟滚着八宝饭……这正是女人想念的烟火蒸腾的家啊!

晚上没课的时候,女人低着头在炉火边看书,凯姐就在炉盖上烤馒头干,烤土豆片和红薯条。凯姐还有让炉火永不熄灭的本事。每晚睡觉前他铲起煤块,塞满炉膛,半夜,再起床添一次煤,天亮的时候,用火钩钩住炭炉屁股底下的铁条来回晃动几下。炉火长舒一口气,缓缓地燃烧起来。凯姐就开始做饭,一会儿,女人也就在饭香里醒来了。凯姐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还美得整天咧个嘴笑,因为再过七八个月,凯姐就要当爸爸了。

生女儿的那天晚上,是那年夏季里最炎热的一个晚上。汗水,加上一阵紧似一阵的巨疼,让女人像个刚上了大刑,昏死过去,又从水里捞出来的人一样。凯姐也是汗流浃背,在走廊里搓着双手,来回转圈,一个劲地说,“我若能替你就好啦!”“我若能替你就好啦!”

更不巧的是,女人刚进产房,突然停电了。护士跑到办公室给供电所打电话,可怎么也没人接。凯姐二话没说,骑上自行车就往供电所飞奔而去。半路上,却不幸跟一辆疾驰的摩托车相撞,头部严重受伤。女儿坠地的第一声啼哭,也没能唤醒他。医生摇摇头说,恐怕醒不过来了。

女人不相信。甚至连惊讶和眼泪也没有。她只相信凯姐对她一生的承诺。女人盘起了头发,挽起了袖子,有条不紊地开始操持家务,无微不至地照顾凯姐和孩子。女人还学会了精打细算,家里欠的债要还,保姆费要支,孩子的奶粉要买。每个周末,她还要雇三轮车拉着凯姐去三、四十里外的山村,找老中医针灸按摩。老中医终究没经得住女人的苦苦哀求,将祖传的针灸、按摩、推拿技艺传授给了女人。女人便一有空就在家给凯姐做理疗,嘴里“凯姐”长,“凯姐”短的,叫个不停。

当他们的女儿学会叫爸爸的那个夏天,凯姐终于醒来了。所有的人都说是奇迹,只有女人说,凯姐不是个爽约的人,肯定是要醒来的呀!

是啊,凯姐怎能放得下不会做家务,不会带孩子的女人呢!

女人又开始对着镜子轻拢慢梳她的齐腰长发,又开始捧着书本在花间阅读,又开始在月下写她的文字。

那天,女人捧着书本从书房挪到餐桌,边看书,边跟在厨房忙活的凯姐唠嗑。凯姐系着围裙,背已有点驼,头发里也有了星星点点的白。女人读到一个很值得玩味的句子: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女人问凯姐,你有诗和远方吗?凯姐说,有。在哪里啊?女人窃笑。在锅里煮着。

女人听后大笑,笑着笑着,竟满脸都是泪。这是她半辈子以来听到的最经典的一句话:锅里煮着诗和远方。

作者简介

申洪娟,临朐县九山镇九山村人,现就职于城关街道教育管理办公室,文字爱好者,出版教育理论专著《为你打开一扇门》和通讯集《洪波源处听涓流》。

临朐车辆保养的首选:坤王养车

地址:临朐东城区东泰路3527号(吴家庙社区南侧路西)

全国合作联盟

按照投稿收稿顺序发稿!

延伸阅读更精彩

拜寿团聚话家乡(东营 刘明亮)

临朐人,你有一条不可错过的重要信息

临朐人生活、事业联谊合作,干事创业的公益平台

《乡土临朐》面向国内外及本地临朐人长期征集临朐乡土乡情、民俗风情、回忆纪实等散文稿件;同时欢迎读者提供和推荐临朐籍成功人士的事迹和线索,我们将继续推介优秀、杰出的临朐人,讲好临朐故事。

全国合作联盟主席:沂石

技术顾问:墨童

法律顾问:衣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