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哩个月系旧历七月,市井八卦将会讲下广州城内各处猛鬼旧地古仔,如果你心血少,切勿进入,快快退出!!

喺广州清城西北角墙外,曾经有过一个广州最早嘅火葬场,门口用蓝底白字做的大牌匾,上写“别有天地”四个字。

火葬场内有条高大嘅烟囱,用红砖围砌而上。烟囱高十丈,系根据堪舆学嘅地气龙脉术数,以荫后嘅信仰概念庇佑城中百姓。

以前都系用柴火做燃料,每有焚化仵务,浓浓黑烟远远就望见。因为这烟囱系当时广州最高大嘅,所以坊间就直称其谓“大烟囱”。

坊间有语忌,将此场地缩简叫做“别有天”,以避棹讳。偏偏童言最无忌,我地细个嗰时,仲有首童谣如此唱道;“别有天有阵死尸味,观音山有阵老積气”。是以一首小学音乐课教的体育歌曲嘅进行曲调改编的。

旧时广州人将白事做得好隆重,花牌仪仗、嘀打铜罄、麻幡飘扬、西乐街游,以示对逝者极之尊重。文革破四旧,取消了一切白事形式,只准在殡仪馆室内,统一用唱片电声播放语录歌;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后来城市发展,人众增多,必然也就死得人多,别有天地唔够大,加上也太贴近居民区了,于是东迁到太和岗。

到咗八十年代,东风路扩建,为尊重这曾经系广州先民嘅升天地坛,有学识的城建规划者,将路线向北移过,免得先人灵魂被千万车过辗压。

附近地块起咗唔少新时代嘅楼宇,出于对传统堪舆学术的敬畏,规划者将原先嘅大烟囱脚,用砖墙围起嚟。倒也奇怪,围内树木茂绿花红,格外抢眼。

八十年代开放之后,多元文化可以复兴,民间信仰也可以浮现,传统学术备受尊重,城建更以堪舆为先导。由于哩度咁鬼猛,有风水师点化,喺围墙上镶嵌咗一幅大型红砂岩浮雕,上面雕嘅系五鬼运财,向住斜对面嘅银行。

喺2015年七月,有人拆咗哩幅浮雕,破咗斜对面银行嘅运财靓局...

每年春秋祭期,申时打后,此地肃穆森寒。不奈而过者毛管尽竖,急脚谧声快行。

天地间有条界线,循矩者为之人伦,谨乎?

每一个地域文化都有它的历史,每一个地域文化都有它的特色,每一个地域文化都有它的尊严。因此,记录这些地域文化,是对地方历史的尊重...

我在广州每一处演讲,都用我自己擅长的语言表达方式去演绎,这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因为这样讲才生动...

一个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传统文化正被逐渐弱化,有几多市井文化被忽略,甚至被误读。在这个识透廣州的公众号里,将有近千个城市故事记录演绎。因为都是个人行为,所以真话真说,绝不谄媚。

城市文化是市井文化的升华。

六十年代有百花齐放,八十年代有思想开放,这两次出现的黄金五年,给广州文化打下深深的印记。在那个时期,无论电台、报纸、书籍、戏剧,都融入了通俗文化的内容。这些与民众日日相伴的文化,被整理升华了,成为大众喜闻乐见、争相接受的文化。

曾经的过去,这些媒体过度地严肃了,通俗文化都被剔出民众的视野,电台、报纸、书籍、戏剧,都变成了神仙一样孤高的生活,疏离并刺痛了基层民众的感受...

微信新媒体的出现,尤其是群聊自由的组合,民众离散了高高在上的传媒。他们可以有自己情感的表达、宣泄,讨论学习、喜怒哀乐,全在手指一点间...

这又是一个黄金时代,可以派生出更加丰富的多元文化,其历史光辉,必然会超越任何一个时代。只要我在做、你在做、大家都来做...

回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