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成就未来

——“我和我的铜陵有色”故事集

几代“铜冠”情  悠悠话我家

听父亲说,开始我家住在羊山矶的一个小村落,是草房。 父亲在林场工作,母亲务农种田。

随着姐姐的出生,家中拮据起来,父亲便进冶炼厂当了工人。那年是冶炼厂投产建成15周年。隔了三年,我出生了,母亲为了带我,放弃做农活,一家四口的担子全落在父亲身上。因此,他干起最累、最苦的冶炼工,没日没夜地工作,工资收入有几十元,当时可算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母亲会过日子,从父亲每月收入里省下些钱存下来,然后在长江边上盖了三间瓦房,还置办了些家电,又买了台黑白电视机。那时候,工人家庭真的令人羡慕。

新家离冶炼厂不远,能清楚地看到厂里大烟囱冒烟呢!搬进瓦房的第四个年头,弟弟也出生了,母亲只好又做起农活。幼小的我,由姐姐带着。

母亲很勤劳,每天都去田中劳作,一方面想给父亲减轻点负担,另一方面她可以在地里朝工厂的方向瞭望。通过观察远处大烟囱的工作情况,便知道父亲是否可以按点下班。如大烟囱冒浓浓黑烟,说明厂里生产情况稳定,父亲就能按时回家,并把工作一天的快乐与家人分享;倘若烟囱不冒烟,说明厂里设备出故障,父亲就不能按时回家,也不能帮母亲处理农活。如此,我们全家都会忐忑不安。

儿时的记忆时常浮现在我眼前:记得有一年除夕,天色已晚,家家爆竹声声,喜迎春节。我们姐弟仨还站在马路边上朝大烟囱方向眺望,只见黑烟断断续续地冒,我们祈祷着,心中期待父亲能早点平安回家吃年饭,因为母亲早已准备了一桌美味佳肴。

父亲出色的工作使他获得了“劳模”称号,还当上了市人大代表。我受父亲影响,也想像父亲一样当一名有色人。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报考内招如愿以偿地进了冶炼厂,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当一名有色工人的自豪。父亲说,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这话影响了我一生。我认真刻苦、悉心钻研的工作作风,使我多次获得“岗位能手”、“岗位标兵”的称号。父亲很欣慰,我也有一种子承父业的自豪感。

1995年,厂里奖励给我家一套两居室住房,有60多平方米,后来成了我的婚房。妻子是铜化人,做铜精矿销售的,和有色有稳固的业务关系,她说我们结合是锦上添 花。我们过得很幸福,后来有了我们可爱的儿子。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在我工作的第18个年头,国家强化安全绿色环保意识,加大节能减排淘汰落后产能,老冶炼系统因为设备老化,工艺落后,低空污染等因素,已不能达到环保标准。2007年12月28日,第一冶炼厂被迫关闭停产了。当一冶大烟囱倒下的那一刻,无数有色人流下了真挚的眼泪。那时的父亲已经退休,看电视时,他老泪纵横。我想不仅仅是父亲,还有那些为之奋斗的一冶人, 都会怀念一辈子啊!

有色在发展,我们拥有了自己的品牌“铜冠”。我们拥有了一座世界样板型工厂——金冠铜业分公司,它赫然矗立在扬子江畔,成为令人瞩目的新型发展企业。我很庆幸,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此时的我,已在市中心购置了商品房,父母也搬迁到相对舒适、宽敞的住房里。父亲说这些都源于“铜冠”的恩惠。

父亲总喜欢让我给他描述“铜冠”的人和事。当我讲到厂占地面积达百万平方米,厂里员工大部分是年轻大学生时,他先是吃惊,而后笑了。父亲欣慰的笑脸,让我感觉工作中的苦与累,都值了!

“铜冠”在发展,我该怎么做?“铜冠”发展,双倍奉献。完善自我,共创“铜冠”!……这是金冠铜业分公司年轻大学生们的精彩演讲。多少有色人和他们一样怀着年轻的梦想,为家奋斗着,为“铜冠”奉献着……作为一名“铜冠”的子女,我有着真切的感受!

我始终坚信,无论我搬迁过多少次,也无论我更换过多少岗位,我始终离不开“铜冠”的怀抱。因为那是我永远的眷恋,是我实现梦想的地方,是我们父子毕生奉献的精神家园! 或许不久的将来,也是我孩子的梦开始的地方。

铜陵有色报

期待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