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东北方言,估计每个人都能说上几句。东北人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不管来自哪里,只要和东北人在一起待几天,都能被他大碴子味儿的方言所感染,不管你声音甜美还是粗狂,都会多多少少带点东北味儿。下面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魅力十足的东北话。

东北方言是北方方言的重要组成部分,东北人率真、幽默、直爽的性格造就了简洁、粗犷、形象的东北方言,这是历史发展和自然融合的结果。东北方言是多元化的,其中蕴含着中华文化的发展脉络与精神特征。

研究东北方言的形成,是了解中华文化,特别是东北文化特征的一种重要手段。一起来说说东北话,体验一下东北话的独特魅力。

“老么卡哧眼儿”是指又老又丑的人。

例如:看她长得老么卡哧眼儿(又老又丑)的样儿,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递溜蒜卦”是乱七八糟、不整洁的意思。

例如:你看你把家里弄得,递溜蒜卦(乱七八糟的),就不知道收拾一下么?

“无脊六受”是百无聊赖、没事做的意思

例如:这日子过得,无脊六受(百无聊赖的),该找点事情做了。

“ 整个浪儿”是全部、整个的意思

例如:我把我的钱整个浪儿(全部)都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看完这些例子,不知道东北老乡们有没有跟着读起来呢?东北话是饱含着浓郁的情感色彩,能够带动气氛,感染别人的一种地方语言。

东北有句谚语说“口袋房,万字炕,烟囱出在地面上”,这就是满族传统客厅的特点。满族老房子一般有三五间,屋顶有草,土墙,坐北向南,大多是向东开门,像一个口袋,容易取暖,俗称“口袋房”。一扇门是厨房,被称为“外屋”或“外屋”。西边是卧室,叫“内室”。建筑内部有三面,南、北、西的“蜀”型火炕,素有“万子炕”、“圆炕”、“转炕”、“转炕”、“枝炕”之称。西炕是一条狭窄的炕,穿过烟道,不占人。满族仍然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西方是上层),所以西方炕是上帝的祖先。“北南康”位于南康,而年长的睡在南康,而年轻的一代睡在北康。烟囱是由西山墙在房子外面独立建造的。它是圆的,几英尺高的屋檐。它通过孔口与康沟通。如今,这种传统民居格局的继承与完善,一般以砖瓦结构、中门、对门而闻名。中间的门是“外屋”,东边是“内室”。他们大多数只在Kang南部,而“地面上的烟囱”是罕见的。除了主房(又称上房)外,也有人建东西厢(又称“下房”),房间前后墙或“栅栏”(围栏)环绕,素有“庭院套房”之称。

现在的“地窨子”通常指的是室外地板下面的室内低矮的房子。其实,它指的是赫哲族的原住民,赫哲语为“胡日布”,主要是在冬天寒冷时居住。覆盖的方法是在地面上挖两到五英尺深的孔,而圆周又宽又窄,这取决于种群。在坑的顶部,用两块厚木梁作横梁,檩条和椽子被架起,设置一个“人”形的框架,最后在上面铺设条带和草,耕种厚的土壤。门窗通常位于阳光充足的一侧。有些房子在铺路,有些在炕上。它是1945年前赫哲族的主要居住地,现在是临时捕鱼和狩猎的避难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