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写这篇游记的时候,今年的诺奖刚刚公布,不出所料,日本又拿到了一个诺奖。从2000年开始,这个国家的科学家以每年一个诺奖的进度,已连续拿了18年。

每一个诺奖得主的背后,就是一个高科技的产业。

每一个高科技产业的背后,都是一个超级大脑。

每一个超级大脑的背后,都是一个国家意志力的长期结果。

而这个国家的意志力,从这次粗浅的旅行,我们已有了深深的体会。

9月21号,我们去日本之前先到南宁参加了广西动物营养学术年会,公司CEO赵剑萍女士应邀发表了《品牌生态,引擎动力——以未来模式定义今日品牌》的主题演讲,反响挺好。第二天,我们先拜访了一家客户并做了初步调研,下午启程到达深圳,23号上午获悉港深高铁香港段通车的消息,当机立断,买了从福田到西九龙的首发车票,见证了香港首通高铁的历史,也是挺幸运的。

23号下午我们在维多利亚港附近逛了逛,坐天星小轮到对面香港站乘坐港铁的机场快线到机场,24号早晨5点飞抵大阪,行程可谓非常紧凑了。

步入正题——

从三地的垃圾桶谈起。

我一直有个习惯,喜欢研究一些大家认为习以为常的东西和行为,很多时候,习以为常的事物并非最优方案,只是因为大部分人的惰性不愿意深究并改变,一个习惯往往会杀死一个好方案,这点我深有体会。

下图是分别在深圳福田地铁站、香港机场、大阪关西机场拍的垃圾桶,为什么以垃圾桶为例?原因很简单,在机场和地铁站这种人流涌动的场所,绝大多数人不会刻意去仔细辨识垃圾分类项,人们下意识扔垃圾的行为,更接近人类日常的“习惯”,用最快速的方法引导人们无意识的改变“习惯”,在实际操作中难度很高,这类型的“习惯”往往涉及心理学和行为学,在日常的工厂生产中,特别考验流程设计和环境导视规划,我会用三地的垃圾桶为第一个例子为大家说说我的理解:

从上面3张图的比较可以看出,大阪机场用更低的成本,做到了更易用更利于维护。此外,我在大阪机场还看到了很多的人性化设计,这些人性化设计的背后,体现的是长期的经验和教训的积累,并在此基础上持续优化的成果。

关西机场的T2航站楼(严格说来根本不能算“楼”),这个航站楼更像一个厂区,没有高大上的候机楼,只有随处可见的工业风:没有漂亮整齐的天花板,直接将各种管道吊装在顶部;没有花里胡哨的广告,只有明晰的引导标识……一切以实用为先,同时应该也是考虑到日常检修和地震的因素吧。

左侧是关西机场T2到达处,看起来是不是像厂房?

“2018世界最低成本航站楼”,请注意左上角的螺栓紧固标记,他们采用了汽车行业里常用的紧固件标记法,既可以防止工人漏紧螺栓,也便于日常维护中及时发现螺栓是否松动。

边角贴上了橡胶防止磕碰伤人。

大阪关西国际机场是全世界第一座百分之百填海造陆而成的人工岛机场,处处弥漫着低成本的工业风气息,低成本,但感觉并不低端和廉价。

为快速维护而预留的灯具安装扣,常用易耗品可以作为备件在安装位附近随时随地“待命”,这样做的好处是不需要单独为安装扣等备件准备仓储空间,减少人力,并大大提高应急检修速度。

户外插座全部采用带接地的防雨插座,看了下型号,嗯,果不其然,用的他们的本土品牌松下。

负责吸烟室清洁的是一个老大爷,每隔20分钟会在吸烟室及附近区域进行检查清洁,全是一样的标准流程,局部喷消毒液、擦门把手、擦门窗、再进去打扫吸烟室内部,虽然我不抽烟,但好奇心驱使我进去看看里面的结构,想起国内有时候在电梯里面都闻得到烟味,真是太羡慕国外的禁烟措施了。

这是收集烟灰烟蒂的设备,顶部有抽烟机。

航站楼内部,全部是明管,便于日常检修,也便于在遇到地震等特情之后的大修。

这位工作人员,年龄目测在国内应该也是退休人员了吧,他负责将旅客的行李车收集到指定位置,此时他正在记录飞抵航班信息,做好记录之后他就根据这些信息预估旅客到达时间从而进行工作安排,不得不说,敬业也需要讲方法,讲效率。

他山之石:一个小小的装置,就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人力支出,国内机场卫生间外面常见的拖地的人员,在这里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们在饮水处设置了一张地毯,这样就算有水溅出来,也不会被人踩得满地都是水渍,从而减少了日常的人力投入。

在这5天里,他们做得好的细节就不一一举例了,有兴趣的可以联系我们共同探讨。日本人用各种手段诠释了什么叫人性化,其实这就是换位思考,也是一种以客户为导向的服务思想,为什么日本的产品能行销全世界,除了本身的产品品质外,渗透到产品内部的服务理念,也是其独特的核心竞争力。

下面进入放松环节——

20号到28号,简要行程为:成都→南宁→深圳→香港→大阪→京都→东京→成都。聊聊旅途中比较有趣的一些见闻吧。

天星小轮是维多利亚港著名的拥有悠久历史的渡海交通工具,有上百年历史,不少港片在天星码头取过景。《国家地理旅游杂志》曾把乘搭天星小轮游览维港两岸誉为“人生50个必到景点”之一。

“天星小轮的起源要追溯至1880年,当时一位名叫 Dorabjee Naorojee Mithaiwala 的波斯拜火教徒成立了「九龙渡海小轮公司」,并以一艘名为「晓星」的蒸汽船开展其载客渡轮服务。1888年报章报道记载当时的渡轮服务每相隔40分钟至1小时开出一班往返中环毕打街及尖沙咀九龙角,逢星期一及五则暂停服务以便为船队补充煤炭作燃料之用。至1890年,九龙渡海小轮共拥有四艘单层小轮,不久,这四艘小轮均增设了上层客舱。

往后的十年间,亚美尼亚裔商人吉席.保罗.遮打爵士买下了所有小轮,并于1898年5月正式成立现今广为人熟悉的天星小轮公司,当时新公司名称主要取材自辖下船队的船名均包含了的「星」字。”

——引述自天星小轮有限公司

70年代以来,天星小轮面临过过海隧道巴士和港铁的竞争,但其低廉的收费,并可饱览维港风光的独特优势,每天吸引数万人次搭乘往返港岛与九龙,小轮均为传统双头式设计,船身颜色採用上半白色及下半绿色,船顶烟囱上有四枚星作装饰,与天星码头的格调相得益彰。

论换乘便利度比不过竞争对手,但论格调和沿途风景,这是竞争对手无论如何都无法提供的,斑驳的天星小轮代表的是香港历史,是最吸引游客的“港味”。找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找到客户真正关心什么,这是天星小轮成为百年老店的奥秘。

道顿堀(kū)是一条位于大阪市的运河,以邻近的戏院、商业及娱乐场所闻名。这附近的几条街上,各种店招都各尽所能的吸引你,蟹道乐上面是一只大闸蟹,河豚料理上面是一只河豚,章鱼烧上面是一只大章鱼等等,这些大型店招都是电动控制的,十分引人注目。我们一路上几乎都是抬头走的,因为每家店的门头设计几乎都很有特色,就是是最不起眼的小店,他们都尽量做到独树一帜以吸引你的关注,这点和香港街道比较相似,仿佛没有城管的强制规范,只要保证安装安全,并未做过多限制,因此整条街百花齐放。对于门头他们都保持这样的态度,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是用心做食物的。

运河旁边有一个摩天轮,500日元坐一次,我尝试了一下,在最高处我拍下了这张照片,可以看到日本人对整洁的态度是深入骨髓的,从高处俯瞰运河对面的楼顶,没有国内常见的搭建和杂物堆放,连一个废弃纸箱都没有,不占用公共场所设施不给他人添麻烦,日本人真的用行动做到了。

说说日本的铁路。日本的轨道交通很发达,东京那么大的城市,因为轨道交通成为通勤主力,加上路上的所有机动车都礼让行人并严格遵守交规,反而没有成都拥堵。

接待我们的刘博士告诉我们,日本的铁路公司并非像中国这样由政府垄断,不同的线路可能会由不同的公司运营,因此坐车就要注意买的是什么线路,在哪个站哪个站台,都不能搞错,经过几次坐错车的经历之后,现在已经熟悉当地的出行方式了,唯一觉得不适应的是在国内用微信和支付宝坐车习惯了的,在这里每次买票都会找回一大堆硬币,中国作为移动支付的先行者,这方面的后发优势明显更胜一筹。

不同于国内几乎统一的机车造型和配色,这边的列车也比较有特色,不同的路线,会采用不同的机组车型,造型和配色各异,上个月还买了一本讲日本铁路的书,描述得非常详细,以后做深度游的时候必须要看完。

日本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 Japan,简称USJ),这次值回票价,因为我喜欢高空项目,所以好莱坞美梦和飞天翼龙都玩了,飞天翼龙使用的模仿翼龙抓人飞行的方式,人感觉是被吊在空中一样,而且过载G值更大,因此更刺激。其他项目基本上都应用了VR技术,这些技术将来在农牧行业一定会得到应用的,例如农场空中巡游,猪场远程验视等等,想象空间很大的。

值得一提的是每晚举行的花车巡游,是USJ的压轴戏,其花车制作精美,科技含量高,演员演出也很投入,花车巡游的同时,两旁的街道也相应的进行配合主题的投影,代入感很强。

东京科技馆,我们没想到的是它建在旧江户城里,城门叫清水门。一路拾级而上,走完小坡才看到这栋低调的建筑。

科技馆一共有5层:

第1层主要是售票、纪念品商店和团体休息区;

第2层主要是交通相关的展厅,从汽车到摩托车到自行车,还可以模拟汽车驾驶;

第3层主要是电气、核能试验站、地质实验室和医学相关的展厅;

第4层主要是建筑、铁之丸公园、穹顶影像厅;

第5层主要是光学、机械、视觉科学和理化研究所厅。

日本政府对小孩的科学素养的培养可谓尽心尽力,在科技馆里面,很多展品是按比例进行缩小展示的,并且可以互动,例如医学厅里面就有很多的互动问答,设计精巧。

汽车厅是日产赞助的

3D打印的恐龙头骨

自行车厅

科教实验室

东京塔,之所以对其心心念念,是源自十多年前看过的一部日剧《东京塔》——

“《东京塔 》(东京タワー ),是日本富士电视台于2007年1月8日首播的电视剧。由久保田哲史、谷村政树执导,大岛里美编剧,速水重道、倍赏美津子、香椎由宇、平冈佑太等联合出演。

该剧改编自中川雅也的同名自传体小说,讲述了中川荣子与中川雅也母子二人之间长达几十年的牵绊。”

当年追这部剧的时候可是看得眼泪哗哗的,当我走到塔底的时候,心情突然平静:“塔君,终于见到你了,别来无恙?”

远眺东京湾

一些花絮:

一种亲情

一份友情

一点野趣

一场嬉戏

一抹倩影

一道情怀

一声问候

世界多元,愿与你一起,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