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名城辛集市(束鹿县)乡俗探究“摆格式”、北吃卷子南吃菜

“摆格式”

旧社会,买卖土地、房屋宅院,买主要约请卖主、中人及田宅四邻,共同丈量面积,确认边界,埋界石,立契约。弟兄分家另过立分单,也要邀请中人、近族各支长辈、娘舅至亲长辈充当“证人”。解放后,虽然宅基地收归国有,但实际还存在着房屋(自然带地基)买卖行为。弟兄分家另立分单一如既往。另如转让、租赁合同近年增多。这些活动结束后,买主、主家要设宴招待参与其中的这一干人等。因此,就有人把这说成是“摆合食”,谬也!殊不知,在这个活动中,最重要的一环是“立契约”。

辛集市试炮营村早年间的地契

过去,农村里识字的人少,会写字的人也少,能写“清笔小楷”的人更少。契约,一般多用清笔小楷,又有一套严格程序,不是平常人所能干得了的。俗话说:“木匠怕砍楔,先生怕写帖”,写帖、契一不小心就会出笑话。而且,中人、证人总会有过世的那一天,只有契约是铁证,故此人们最看重的还是“立契”。“立契”这一过程就叫“摆格式”。“摆格式”这个词,辛集城南的人们用得较多,说得最清楚。

镜子不能对着床放

无论是梳妆台的镜子,还是大衣厨上的镜子,都不能正对着床放。据说这样放会在镜子里看到“鬼”。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是迷信,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试想,在深夜里,睡眼朦胧中,如豆的煤油灯光摇拽飘忽不定,人很容易看离眼,镜子里的光或将自己的身影脸型扭曲,或把其它影像重迭,人就会产生一种无名的恐惧感,可能以为遇到鬼了,岂不是徒增烦恼?!

由此,就说到了照妖镜。使用照妖镜是一种风俗,旧时宅居因朝向不吉、两屋大门相对、门对烟囱等,便在门楣间或窗户上方悬挂一面镜子避邪,期待妖魔鬼怪见此镜躲避,住户逢凶化吉。俗称此镜为“照妖镜”。

辛集民俗探究

以前,商人一般信风水和灵学,他们在风水先生指出的“死门”方向,即阴气最重之处的对面,一般要立一个奇妙的宝塔状建筑,其顶焊有八面八方照妖镜,名曰“昭日塔”,此举是为聚集八方阳气镇压阴恶凶灵。

所谓迷信,其实是在寻求一种心理平衡。

北吃卷子南吃菜

过去,农村人结婚,束鹿城北的人们习惯说是去“吃卷子”(馒头),而城南的则说去“吃菜”。这有什么不同吗?原来,城北的人们,到亲戚家赴婚宴,要挎上一篮子卷子,主家折一半,给客人的篮子里留一半。婚宴主食是卷子,关键是看主家蒸的卷子白不白,面细不细。平时人们很少吃卷子,在婚宴上可以放开肚量吃个饱。因对“卷子”的印象很深,就以此做为了婚宴的代名词。而城南婚宴的主食是糗小米干饭,没有质量上的差别,关键是看主家的熬的菜好不好——油、粉条、豆腐放的多不多。

为什么把板凳叫小床儿

历史上的中原人都是“席地而坐”。“胡人”则根据自己胡服“紧身窄袖、便于活动”的特点,创造了便于携带、坐姿舒服的马扎、坐凳等坐具,中原人称之为“胡床”。

唐诗中很多涉及到“床”的,大都指的是“床”这种坐具,而不是卧具。如李白诗中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说的是坐具“床”而不是卧具“床”。还有俗称杌墩儿的即板凳,应是“胡床”了。我们这里的小板凳因其比胡床小,即呼之为小床儿。小床儿就是杌墩儿的缩略版。(董文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