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正国,鄄城县交通运输局职工,爱好新闻写作,发表稿件千余篇,30余篇获奖,先后荣获大众日报、现代交通报、菏泽日报“优秀通讯员”等42项荣誉。偶尔涂鸦文字,不敢妄称“散文”亦或“随笔”,多半见诸报端和网络。

一次难忘的打工经历

作者/陈正国

1990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和风拂面的日子,怀揣着勤劳致富的美好梦想,挥手告别父母和妻女,我和三十几位老乡毅然踏上了前往内蒙古海拉尔砖厂打工的旅程。

初次外出打工的憧憬,初次乘坐火车的欣喜,以及对远方城市的向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让我暂时忘却了离家时的不舍、旅途中的劳累和对外面陌生世界的担忧和“恐惧”。

旅途漫漫,经过三天两夜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此行打工的目的地--内蒙古海拉尔国营红旗砖厂。

走下汽车的一瞬间,一种失望和落寂的感觉立刻就笼罩了我的身心。

打工的砖厂没有“包工头”说的那么环境优美、雄伟壮观、设施优良,只有普普通通的两排平房和没有烟囱的砖窑,抬眼望去,还没有我们老家的砖瓦厂像模像样。

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没有我想象中那般美好,我没有感受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北国草原壮丽富饶的迷人风光。

好在接待我们的是济宁嘉祥县的山东老乡,熟悉的乡音、亲切的脸庞、爽朗的笑声,顿时让我有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动,以及“十年久旱逢甘露,万里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最让人头疼的是生活规律和生活环境上的不适应。

我们吃的蔬菜不是土豆,就是甘蓝菜,绝对没有第三样,偶尔改善一次生活,最多就是在这两样青菜里面加些肥猪肉片,油腻得让人无法下咽。

我们住的是大通铺,出门在外还能勉强凑合,但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儿有一种当地人叫“小咬”的昆虫多得吓人。

我们的工作是和济宁嘉祥县的民工实行黑白“两班倒”生产砖坯,轮到白班还好说,如果赶到夜班,白天就得休息,在那样一个嘈杂的环境里怎能睡个安稳觉,再说我们一下子改变了生物钟,也是难以保证睡眠质量。总有那么几个人白天睡不着觉,不是说话,就是打牌,或是中午买个小菜喝几口,搅得整个宿舍的人都无法睡觉。

各种生活的不习惯和不适应,已经让我和我的老乡们苦不堪言,但砖坯生产设备屡屡出现故障,一天天干不了多少活,也意味着我们天天瞎忙活挣不了什么钱,更让我和我的老乡们烦恼不已、一忍再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矛盾,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突,意料之中的冲突,终于在机械故障一天出现第三次时爆发了。

“他妈的,我们抛家舍业到这里是来挣钱的,不是来游山玩水看风景的,像这样下去,我们别说养活老婆孩子了,我看连个路费也挣不够。”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乡扔掉手中的工具,一齐冲着“包工头”吼了起来。“对,再这样下去,我们还不如呆在家里看蚂蚁上树哩!”

“对,对,对,今天必须给我们结清工钱,明天我们就卷铺盖走人。不然,就按天开工资,否则,我们就撂挑子不干啦。”众人愤怒的情绪一下子都被点燃了,吓得“包工头”站在一旁哆嗦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

经过砖厂领导和“包工头”反反复复做工作,我们这才复了工,但是机械故障还是照样出,甚至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我们在勉勉强强坚持了两个月后,看到实在无钱可挣,还是集体打道回府了。

我第一次的打工经历,至今想起满是心酸、苦恼和无奈。但有两个人至今想起,仍让我充满了感激、感动和感恩。

一个是老魏,大名魏广生,当时是海拉尔国营红旗砖厂的车间主任,具体负责我们队的砖坯生产。那时的老魏,五十多岁,瘦俏的脸庞,高挑的身材,一身干干净净的工作服,一顶蓝色的鸭舌帽,是一个不善言辞,却十分精明、能干、和善的“小老头”。

每次修理机械设备,老魏都会喊几个民工当下手,报酬按零工计算。老乡们都嫌钱少不愿干,但我认为挣的少也比闲着强。每次老魏在宿舍外扯着嗓子一喊,我就第一个欣然前往。一来二去,我和老魏就熟络起来,每次有零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以致我们后来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

“我们厂执行的是效益工资。机械出现故障不能干活,你们着急,我也着急。因为我和你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们挣不着钱,我也挣不着钱,”一次和老魏小酌后,他向我吐露了心声。“你们要养家糊口,我也有老人和孩子要养活呀!”说到动情处,我分明看见老魏眼角里盈满了泪水。

老魏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在全厂是出了名的。当然,我也领教过他的“铁面无私”和“翻脸不认人”。

有次,我在清理传输带上掉下的泥土时,因为急着和几个老乡去喝酒,没有清理干净就草草收工。谁知老魏竟然不顾“朋友”情面,责令我重新返工,并一脸严肃地告诫我清理不彻底就扣发我的工钱。事后得知,老魏对我的工作很满意,不但没扣一分钱,还给我多算了一个零工。

另一个就是二嫂,从第一天进厂到三个多月后离开,我和老乡们都一直称呼她“二嫂”,她没有说过、我们也从没有问过她的大名。

当时的二嫂四十岁左右,中等个,瘦身材,白净脸,一头乌黑的卷发,说话高门大嗓,待人热情友善,让我们这些外乡人一下子拉近了与她的距离。

二嫂主要负责记录出工情况,对于我们个别人的迟到早退行为,二嫂虽然会说上几句,但从不会扣发我们的工资,这让我们对她很是感激。

我们在砖厂周围遛弯散步时,曾发现草地上有一丛丛的野韭菜,河沟里有很多当地人称为“老头鱼”的野生鱼。每当我们想换一换口味解馋时,就会割些野韭菜和捕些“老头鱼”,央求二嫂给我们包顿水饺和炖锅鱼,每次二嫂都是爽快答应。

为了能让我们饱餐一顿,每次二嫂都要忙活大半天。每当饭菜上桌,看到我们一个个狼吞虎咽的样子,二嫂疲惫的脸上都会露出满意的笑容。自然,我们对二嫂的无私付出和慷慨相助也会表达一下深深的谢意。

想起老魏和二嫂,历历往事如在眼前,思念之情油然而生。此时此刻,我无以报答,只能在千里之外的故乡,默默祝福老魏和二嫂身体健康、生活愉快、阖家幸福。

二嫂主要负责记录出工情况,对于我们个别人的迟到早退行为,二嫂虽然会说上几句,但从不会扣发我们的工资,这让我们对她很是感激。

我们在砖厂周围遛弯散步时,曾发现草地上有一丛丛的野韭菜,河沟里有很多当地人称为“老头鱼”的野生鱼。每当我们想换一换口味解馋时,就会割些野韭菜和捕些“老头鱼”,央求二嫂给我们包顿水饺和炖锅鱼,每次二嫂都是爽快答应。

为了能让我们饱餐一顿,每次二嫂都要忙活大半天。每当饭菜上桌,看到我们一个个狼吞虎咽的样子,二嫂疲惫的脸上都会露出满意的笑容。自然,我们对二嫂的无私付出和慷慨相助也会表达一下深深的谢意。

想起老魏和二嫂,历历往事如在眼前,思念之情油然而生。此时此刻,我无以报答,只能在千里之外的故乡,默默祝福老魏和二嫂身体健康、生活愉快、阖家幸福。

图片来自网络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三七分,作者及朗诵者为七,三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4、投稿邮箱:,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769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