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入冬的节奏,雾霾已经悄悄现身,各大城市已经逐渐被雾霾笼罩,尤其是北京,雾霾甚至逼出了一批段子手。

“濃霾重霧两茫茫,沒商量,gray town

千里昏黑,everything’s gone

縱使咫尺不相見,尘满面,sing sad song

昨夜幽夢忽還鄉,彩雲南,heart run

最心傷,only tears down

安得天下肺安康,盼大風,oh!come on⋯”

其实早在工业革命开启之后,雾霾就已经出现了,就如同今天的人们用雾霾创造段子一样,当时的艺术家也以雾霾为素材创造了很多经典作品,莫奈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

对,当时莫奈画的伦敦就是在画雾霾!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伦敦的人口已超两百万,煤做为主要燃料,每家每户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它,与此同时,作为主要工业中心的伦敦拥有大批工厂,大量有害气体、粉尘被排放到空气中。

英国泰晤士河流域,地势较低,加之英国的气候常年下雨,非常容易形成大雾。而木材和煤炭的焚烧更加剧了这一区域的大雾。

1853年,《泰晤士报》写道,伦敦雾霾“将人类的咽喉变成病怏怏的烟囱”。1921年,伦敦每立方英寸样本的空气中含有34万煤烟颗粒。

大雾逐渐成为表达城市生活病态的隐喻,带有末日审判的色彩。

甚至有不少市民选择在冬天离开伦敦,去别的城市生活,但是在画家眼中,雾霾却成为了灵感的来源,莫奈就是其中之一。

莫奈生前曾经4次前往英国伦敦,伦敦的大雾、泰晤士河上的桥梁和尖顶教堂都让莫奈为之深深着迷,并以此为主题创作了很多作品,为后世留下很多传世之作。

Claude Monet

1840~1926

雾气是表现光与空气关系的最好介质,所以印象派画家对大雾情有独钟,如果哪天伦敦的天气放晴,专门跑去伦敦看雾的莫奈就会特别失望:“我所有的画布都好像要空白一片了。”

伦 敦 国 会 大 厦 系 列

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中对于当时的伦敦是这样描述的:“1895年11月,浓密的黄色大雾笼罩着伦敦,从福尔摩斯位于贝克街办公室的窗户,很难看到对面建筑的轮廓。而他总是乘坐马车或火车出没在11月伦敦的大雾之中。”

圣 拉 扎 尔 火 车 站 系 列

1877年,莫奈创作了《圣拉扎尔火车站》。火车烟囱喷出滚滚浓烟,直冲玻璃顶棚,空气中弥漫着橙色、蓝色和紫色的烟雾,整个车站与人群都被烟雾笼罩。

雾 霾 中 的 泰 晤 士 河

这些都是19世纪工业革命时期的“产物”,雾霾现象紧跟着工业社会发展的步伐到现在从未停止……

雾霾不仅渗透入我们的生活,也渗透到人们的思维中,雾霾变成城市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它同样也是历史,文化,影像等艺术的想象中无处不在的元素。

嘉德明诚

传承文化  启迪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