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祝大家诸事顺意,平安喜乐。

狗年末班车的倒数第二日,去了惦记了良久的上海双年展。自2012年初到上海算起,这是我奔赴的第四届双年展。往届的双年展我有个习惯,就是假日去一遭,工作日去一遭,人烟稀少时便于独自思考,人声鼎沸时乐于旁听芸芸观展人的发声。

“禹步”, 源于中国古代神话的神秘步伐,指道士在祷神仪礼中常用的一种步法动作。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因其步法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又称“步罡踏斗”。主策展人梅迪纳认为,这个充满动能的步态喻示了纷繁复杂时代中艺术作品的价值和给予人们的启示。他谈道:“我们选用了‘禹步’,这一相传为夏禹所创的神秘步法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中文标题。这个概念也暗示着,尽管艺术作品传达了种种焦虑,但它们同样充盈着生生不息的创意、渴望与观念,展现了当代艺术与文化对抗当下时代复杂性的方式,勾勒出我们将感性转换为全新生活的愿景与努力。”

展览的英文标题“Proregress”是美国诗人E.E.卡明斯于1931年在诗歌实验中创造的词语(《W [Viva]》第二十一节) 。通过解构与粘合“前进”(Progress)和“后退”(Regress)两词,卡明斯戏谑地批判了恪守进步主义的西方启蒙叙事,并暗喻了21世纪初世界发展转型与停滞所裹挟的矛盾与焦虑。本届双年展策展团队敏锐地洞察到逾阈性词语对于把握当今加速发展的世界与艺术家的创作实践之间关系的有效性。

梅迪纳的采访视频中提到:如果你不前进,将会被时间带入过去。

当代艺术博物馆大温度计下瑟瑟发抖,抵达时间为中午12点,参展人流尚不多。

2016年双年展《何不再问》展出时,门口有辆打着双闪灯的报废车,作为展出一景,本次双年展入场后,为大家展现的是“小型翻车现场”。

照屋勇贤,《我父亲最喜欢的比赛(天翻地覆)》

主策展人将那些密切扣合主题的艺术作品设置为“0”结构。西班牙艺术家费尔南多·桑切斯·卡斯蒂略为本次展览创作的互动式装置作品《摆荡》。摇摆不定的秋千象征着当代无处不在的矛盾与人们无处安放的情感。

与“0”结构相互交织的是4个分主题篇章。第一篇章探讨“自然与社会”,由玛丽亚·贝伦·赛斯·德伊瓦拉策划。“人类纪”所面临的生态急迫性折射出人类社会进步的矛盾性,而艺术家始终居于思考自然与社会之间深层关系的前线。

墨西哥艺术家巴勃罗·巴尔加斯·卢戈带来了其《日食》系列作品的上海版本。上海大同中学与市八中学的125学生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标志性建筑体——烟囱内,以彩色纸板与管弦乐的方式演绎未来千年间上海的日食现象。卢戈试图唤醒人们对环境及事物的认知过程,超越人类与自然之间的边界,在自然与时间的展望中穿梭往返。

神谷幸江策划的第二篇章探讨当下“战争”的新形式,以及艺术家如何在一种“例外状态”中积极探索日常生活,为人类未来提出更好的议案。

在王慰慰策划的第三篇章中,韩国艺术家郑恩瑛的8屏影像作品《八景》,将韩国传统歌曲《沈清歌》的传统孝女形象放置入当代语境,激活目前诸多女性议题的讨论。艺术家亦对人们珍视的古老文化传统被社会需求所发明、塑造、传承的过程进行了反思。

夸特莫克·梅迪纳策划的第四篇章围绕着“野蛮与文明”展开,呈现了今天的艺术家如何挑战文化和艺术的自治神话,以及我们对发展与进步的不同理解方式。中国艺术家杨福东将在此篇章中延续拓展其美术馆电影计划,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庞大的阶梯空间将被转化成一个带有象征喻意的情境装置。作品以《是的,必经之路》为名,意含着对历史进程、社会演化,以及个人生活、时空观念的思考。

展厅一楼作品部分合集:

博路斯帕·哈尔帕《纪念碑》装置,艺术家利用来自美国情报机构的解密文件,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纪念碑式”艺术。

《顺时针》来自克里斯蒂娜 ·卢卡斯。该展览空间由360个直径20cm的时钟器械构成的机械装置空间,用360°形塑了地球的圆弧。而且每个始终都比前一个时钟快4分钟,360个“4分钟”就形成了“24小时”。所以在这个区域里可以同步感知全世界的时间,也暗喻着现代性在全世界的流动。

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加拉伊 《你可以留着我的东西》

二楼/三楼展厅部分作品合集:

此组作品遍布全馆,躲藏在不同的角落里,有趣的是孩子们总是比大人先发现这些作品。据说它的数量很多,余下的部分名字唤作《别再看我了,今天这里人很多》《这里的风景很棒,我正想和你分享》《这里实在很吵杂,可是我也无处可去了》《我就只想待在这》《再多看我一眼吧!算是我拜托你了》《不明白你的明白》《嗯 ... 你了解的我又能有多少?》……

三层楼整体回顾,影像装置印象最深刻的是《参加上海双年展/不参加上海双年展》,作者拿着一朵白色菊科小花,掰着花瓣,扯下的最后一片,是参加双年展。

感触最深的,是许哲瑜的动画作品《穿颅透写》。从个人家族故事出发,联结到台湾的两个社会事件,略带诡异的画面风格,朴素又带有滑稽感的基调,混杂出一种强烈的黑色幽默。

本次双年展值得提醒大家的是,影响装置几乎占去本次展出的八成,大家需准备好一整日的时间或有选择性的观展。

好了,为大家献上本次双年展我心目中的MVP作品 —— 卡德尔·阿提亚《传统修复,无形之伤》 场域特定地面雕塑。

是不是觉得略略眼熟?此处发挥专业科普个小知识点~

中国有句古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说的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锔瓷”,就是把打碎的瓷器,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子”,再修复起来的技术,在宋朝名画《清明上河图》里,就可以看到街边“锔瓷”的场景。

本次艺术周边产品

恩里克·耶泽克《围地》

观展结束后,迎来了上海难得的一场大雪纷飞。

进退之间,望着漫天雪花,陷入沉思。

第12届上海双年展:禹步

展期: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3月10日

主场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2、3楼、烟囱

城市项目地点: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上海油罐艺术中心、补时、上生·新所、思南公馆、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图书馆

主策展人:夸特莫克·梅迪纳(Cuauhtémoc Medina)

展陈设计师:弗里达·埃斯科维多(Frida Escobedo)

主视觉设计:Thonik

参展艺术家:

阿尔弗雷多·哈尔、阿莉西亚·米哈依·加西奎、阿林‧朗姜、阿玛莉亚·皮卡、安德烈·弗雷泽、巴勃罗·巴尔加斯·卢戈、博路斯帕·哈尔帕、C&G(张嘉莉及郑怡敏/阿金)、Chto Delat、池田亮司、恩里克·耶泽克、法证建筑、费尔南多·桑切斯·卡斯蒂略、弗朗西斯·埃利斯、黄静远、霍塔·伊斯基耶多、基里·达莱娜、吉尔·马吉德、杰夫代特·埃莱克、啾小组、雎安奇、卡德尔·阿提亚、康瑞璟、克莱尔·方丹、克莱门西亚·埃切韦里、克劳迪娅·马丁内斯·加拉伊、克里斯蒂娜·卢卡斯、克里斯托夫·德雷格尔&海德龙·霍茨法因德、拉斐尔·洛扎诺-亨默、莱安德罗·卡茨、雷内尔·莱瓦·诺沃、李继忠、陆扬、马卡雷娜·路易斯-塔格莱、迈克尔·拉克威茨、米盖尔·安赫尔·罗哈斯、米田知子、纳里尼·马拉尼、千叶正也、丘、阮陈乌达、赛斯·普莱斯、森村泰昌、唐纳天、文森特·梅森、乌苏拉·比尔曼&保罗·塔瓦雷斯、吴其育、西蒙·斯塔林、小泉明郎、谢洛阿纳维·阿基伊维、徐喆、许家维、许哲瑜、亚历山大·阿波斯托尔、杨福东、杨嘉辉、姚瑞中、伊利亚·诺埃、伊沙伊·胡希德曼、易连、袁远、张小船、张徐展、照屋勇贤、珍妮弗·阿略拉&吉列尔莫·卡萨迪利亚、郑恩瑛、朱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