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美尼亚驱车前往伊朗的路上,天气变的十分差劲。

Iran We are on the way.

对于有雨雪的天气,如果它们只是静静的飘落,闲暇时看着倒也挺诗情画意的,可是一旦过了某种程度,这样的天气只能让人郁闷烦躁。

去伊朗的当天,路上结了冰,我们不得不掉头返回,回到饭店的时候,所有人都精疲力竭的摊在沙发上。

不得不说,酒店真的是太“可爱”了,这来回的一路可谓是战战兢兢,不仅视线差,路面还容易打滑,在茫茫雪雾中突然就会闪着两点黄光,窜出一辆车来和我们擦肩而过。

不过司机大哥倒是一脸的轻松,这要是我来开车,此刻已经掉进山沟沟里了。

一番折腾之后,我们从亚美尼亚南下,来到此次伊朗之旅的首站——大不里士(Tabriz),这是伊朗西北部最大的城市。

在酒店入住之后,我们迫不及待的来到大不里士的街道,虽然此时我们已经在车上呆了快10个小时,可初次来到伊朗的热情让我们对于疲惫感产生了免疫,余下的满是对这个神秘国度的好奇。

大不里士的旅游景点不算多,广袤的土地披上暗黄的“纱巾”,显得有些荒凉。这里最大的建筑仍旧是一些教堂,虽然大不里士是伊朗的工业中心,但现代化的并不明显,也可能是工厂都建在了城外我们看不见的缘故。

在大不里士附近,有世界上最有特色的村庄之一的坎多万村(Kandovan)。这个村子的房子,都是用石头制成,整个村庄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蚁至殖民地。

“烟囱屋”坎多万,远看如白蚁巢

最初,人们为了躲避蒙古人的侵袭逃难于此,直到危机过后才决定在此定居,于是在位于锥形岩层的洞穴中修建家园。

这里驴子是主要劳动力

这里的村民养牛养羊,而驴子是这个村里最高效的交通工具。

坎多万的家养山羊

这里的羊造型都很奇特,各种颜色的都有,从外形上看能感觉到各个都很健硕。

“烟囱屋”坎多万

国内的港台游客喜欢把这里称为“奇石区”,听说是因为这里和土耳其卡帕多西亚地区一样,布满了“烟囱石”(Fairy Chimney).这种地貌是火山喷发后熔岩冷却形成,有点像是星际争霸中外星虫族的建筑基地。听别人这么一说,反倒让我对土耳其产生了兴趣。

Kandovan意译是“蜂巢屋”

当地居民说,这些“烟囱屋”在长期寒冷的季节里,只需要很少的热量补充就能保持长时间的温暖,而夏天又能保持凉爽,可以说是冬暖夏凉了。

骑过马,但没骑过的驴……

村里一些较大的“烟囱石”内部已经被凿空供人居住,又或是成了售卖纪念品的商店。

烟囱屋商店里

并没有多少有趣的商品

其实“Kando"在当地人的口中是指“一只蜜蜂的蜂巢”,作为坎多万村的名字,如果意译,应该是“蜂巢屋”。

“村姑”Eva

离开Kandovan,我们来到了大不里士的蓝色清真寺(Blue Mosque),号称“伊斯兰绿松石”。这座亲清真寺颇具拜占庭风格,周身闪烁着幽蓝的光芒。它的外墙贴满了小块小块的蓝色釉砖,无论阳光从哪个角度照射,总有钻石般的光耀闪烁。

蓝色清真寺

蓝色清真寺曾在1779年的地震中遭受了严重的破坏,只遗留了当时的入口,后来在伊朗文化部的监督下,与1973年重建。就建筑本身而言依旧能感觉到那股被历史潮流冲刷的痕迹。

伊朗的城市路面多用石砖碎石铺成,严谨细密,不得不感叹其历史文化的渊源流长。要知道在铺成这样整齐的地面不仅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还需要极为精细的计算。

但对比伊朗寺庙里的璀璨穹顶,这地面上下的功夫多少被顶上的光环掩盖。

身披黑袍的妇女

伊朗的交通并不怎么好,但道路很干净,你很难在道路上发现垃圾什么的,连垃圾桶都很难找到。

在伊朗是可以露脸的

很多人的注意力可能被伊朗与伊拉克之间的关系吸引,并在媒体的宣传下,对伊朗的印象停留在战争、石油、核武等等乱七八糟的概括下,让人们对伊朗这个文明古国非常陌生。

但提起曾经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领土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波斯帝国,瞬间就让人有种冒着惊叹号的感叹。

伊朗的珠宝首饰店

对于现在的伊朗,被美国各种制裁之后,生活娱乐并不怎么多姿多彩,但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打击,好像只需要《古兰经》和哈菲兹的诗歌,人们就能生活愉悦。

在伊朗,穆斯林妇女离家在外,除了脸颊、双手、双脚可以露出外,其他部位都不可以。

之后去了伊朗别的城市

发现大不里士还是比较严格的

这点对于游客来说同样如此,在入住的酒店,我只是把头纱摘下来几分钟,就有男人过来很郑重的告知我:“Madam,plese take your scarf!"

在接下来的几天,只要天气不是非常的炎热,你会忘记头纱的存在,忘记那些规定,在看到街上每个人都如此打扮之后,你也会慢慢接受,甚至不需要别人提醒你,你会开始熟悉这种被包裹住的感觉。

我想,这可能就是文化的魔力,在这里约束自己,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下期预告:伊朗首都德黑兰)

——关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