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莉    播/张莉

爱上晚八点,爱上深阅读

大家好,这里是八点引读

我是引读教师 张莉

今天我为大家带来的是

一部有点儿自传性质的故事

《烟囱下的孩子》

这本书主要写了凡雨声儿时的一段在大烟囱下度过的童年时光。童年的记忆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在《烟囱下的孩子》这本书中,主人公凡雨声的童年也是难忘的。

他有两个朋友,一个砖头,一个力子,他们爱叫雨声苞米。三个男孩喜欢聚在村里那挂满大喇叭的烟囱下玩,他们在漫长的冬日里,尽情地挥洒自己的忧伤、友爱、快乐和寂寞。冬天好玩的东西不多。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游戏,只有广播,所以,我们反对这个世界。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力子,一个是砖头。这个寒假,我们三个就像是浸在一个缸里的咸菜,天天泡在一起,泡尽青绿,泡掉漫长的冬天。我们十二岁的年龄,天天站在农场的广场上看着高高的烟囱发呆。

这座烟囱有多高?

我们认真猜过很多次了。

我说有二十五米。砖头骂我:“你什么眼睛啊?你长的是肚脐眼。这烟囱肯定有五十米!”力子看了一眼砖头,突然说道:“什么五十米?我看它有一百米!你的眼睛糊上鸡屎了?”力子是故意把烟囱的高度成倍地胡说,他是在灭砖头的霸道。

砖头不傻,完全听得出来:“你的眼睛没鸡屎,你说烟囱有多高?”

力子说:“我听烧锅炉的老油条讲,这烟囱是二十七米,听好了,二十七米!”

有证人,有准确数字,很有说服力。我嘿嘿笑起来。

砖头一见我笑,就有气:“老油条怎么能知道这烟囱有二十七米?”

力子说:“老油条爬上烟囱,用绳子量过!”

大烟囱很牛。我觉得有一天我会爬上去,在高处朝南一望,肯定能看见北京,再使劲一望,就能看见非洲了。

大烟囱除了它最高以外,它的腮帮子和脸蛋上,凡是属于它的五官范围内,挂满了珍珠一样的大喇叭,它的声音像夏天的雨冬天的雪一样飘下来,钻进人的耳朵里。

我从大喇叭里知道了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正在修铁路,是我们国家支援他们的。我们几个还议论,咱们给他们修铁路,他们给咱们热带水果,都是什么水果呢?为什么我们吃不到看不到呢?

力子说:“能运到北京就不错了,如果从那么远的地方运到我们这儿,还不都凉了?”

有一次,突然从大喇叭里传来一个广播找人的通知:“请十六队的队长洪献礼注意!请十六队的队长洪献礼注意!你马上火速赶回十六队!你马上火速赶回十六队!你队的仓库失火了!你队的仓库失火了!”

砖头的兴致来了,捏着女播音员的腔调说道:“请力子注意,请力子注意,你听到广播后,你马上像狗一样窜回家去!你马上像狗一样窜回家去!你家的大炕着火了,你家的大炕着火了,你家的被子在烧着,你家的猪圈也开始烧起来了,再不回家救火,你就是一个穷光蛋了,你就是一个穷光蛋了!”

于是,力子用更高的女嗓门儿播音,播出的消息更狠,砖头家的大火不仅烧光了房子,连他家人的头发眉毛都烧光了,都烧成了恐龙蛋化石。两个人一直到播音播得口干舌燥才肯住嘴罢休。

哈哈,故事读到这里,小朋友们有没有想象到几个小伙伴之间玩耍时的样子呢?有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到你们自己调皮捣蛋的影子呢?童年的时光多么美好啊,我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是我们成长中一段宝贵的记忆。

八点引读的朋友们

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

让我们相约明晚八点

继续收听《烟囱下的孩子》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