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微刊总第211期

杨凤金(云南)

面对大地(组诗)

用诗歌记录一次日出

有些事情,你需要等待 就比如此刻,我用一首诗 准备迎接一个太阳 她已经犹豫了一个晚上 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出山 或者用什么手法临摹一次出场 她此刻一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 为了不同往常的加冕 她已把睫毛悄悄戴上 风开始动摇了一些欲望 它们都是那种随意感染的种子 只要我的诗念出发,她和它们 都将成为我的一万个子民

对着一片大地呼吸

趁太阳没有反应过来,我在一片大地 面前,偷偷把空气填满我的心腹…… 昨夜的一些影子,已经变成鸟语 田径上那对蟋蟀,开始他们的沉默 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被自己的欲望 感动。土地上那样新鲜的感觉 给云朵悄悄掬走。留着烧过的痕迹 我一直处于一种被饥饿状态…… 天空开始圆满的时候 我蹲下我的头颅。一支摇曳的无名花 趁机把自己,举过山麓……

一种方式活着的剑麻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我有爱 她直指天空的头颅 像一种骄傲。我被自己压抑得 没有更多的语言 在这个称为“小寨”的小寨 我来过不及一次 以前我肯定忽视了什么 她这样高傲的举起头颅 一定是告诉我曾经拥有过 一些事情。比如:天空 比如忘记了的名字 她其实就在这 只是我一直没有在意过这些 我突然勇敢面对 那卸下的石头,都在脚下 我摸摸她的叶子 摸摸她的皮肤 这是一种没有过的恋爱感觉……

柔软的麦子

万物都是一些空洞的虚无 我也是。在这个时有时无的白云下 我将一把火烧到左家沟 风顺势摧折那些麦子,顺势把一些 柔软的骨头压下水边 我必须学会顺服自己,必须学会哑默 众多的糠草穿过我的眼睛,穿过 我安然自得的腹部 他们曾经也一样拥有青春和美丽 一样爱过大地 我把头埋在一片黄得发慌的麦穗下 就只想等一个沉默的农人,顺势也把我 一起收割……

火命的黄昏

你的生辰,我不是太清楚 可我知道,一定怀有火命的影子 乡里的农人,已经用浓浓的烟雾 告诉了我你的八字 其实我觉得,命中带火不一定不好 火可以成灰,可以兆意 我曾经就把爱比作火把落日当水 让他们不相干的融化一起 我还把希望为梦把毅力揉情 给一堆堆隆起的土胚有升起的欲望 太阳很疲倦的偷偷躲在山涧 黄昏该从何说起?我没有确定的 依据。或许是五点,或许是 农人收拾他的旋耕机开始 我悄悄解开山的第一颗纽扣 那片白洁的肌肤,已经把我拴在 一头回家的牛角尖上……

如果你用瓢,轻舀它三刀水 叮铃铃的马铃声,就会从不远的洞里 传来。像山涧里来的客人,准备着 一次莫名的遇见…… 它的声音,必须有讲究的!就似你 必须与她有三世的缘分,必须与她 有心灵的惺惺相惜。我从遥远的地方来 从别人的故事中来,我想听一次她的歌声 听一次她扑在我肩膀的呜咽。她静静的 躺在山里,已经几十年了 同去的李支书说,他村里的春叔就听见一次 那是很安静的一个秋天。一支红军路过 春叔在那次的夜晚……被这口响鼓洞的水 迷住,也被悄悄带走……

顽强的树

他的一半,已经向你敞开 留下的另外一半,把骨头举过头顶 他把自己留在这个山谷 把自己的影子压住冰冷的石块 让叶子抚顺河边的流人 许多的岁月,只是一种沉默 凸起的半点骨节 是一种无力的宣扬 风吹向山谷 雨捋下一群臃肿的泥土 我和风只算一种过客……

情迷古林箐

我走过许多的山,趟过许多的 水,看见过许多的云,以及听过 许多的风声。可没有一点 让我能这样的疼痛和落魄 山车的山,木厂的木 金厂的金,以及仁和的人 都没有这古林箐的林吸引我 静静的听,会有有一些拔节的声音 像是每一次的出生 把流淌着的绿,灌入每一片叶子中 细细的看,一种感染的种子 似一次的重生,把孤独或绝望 折磨得如此的淋漓尽致 就在刚才,我步入一次茶马的古道 差点,就把自己忘记在 那一片熙熙攘攘的绿叶之上!

蜜蜂飞过田野

太阳刚刚启程 一只蜜蜂,从红晕的桃林中飞来 穿过灰尘和孤独 来到这个早晨 上升的一些花香 都慢慢推来 阳光离我那么的近 我一伸手 就可触摸蜜蜂的翅膀 不再是当年的旧场景 梨花已经下落,只有这满地的桃人 远远的,那个赶马的人 就要到山外运粮草 蜜蜂,它不知道这些 它只需要:花儿开得更缓 开得更艳更丽!

马塘,偶遇一株桃花

在去往马塘的路上,我遇到了一簇 热闹开放着的桃花,像广场上的 集会,每朵都灿烂的一起鼓掌 她们中间,有小花小草一样的名字 或者,有小芳小英一样的爱情 还有,爱着她们的男人。在远方 我试着用眼睛,触摸她们心中的 那些小秘密。偷窥她们生活中 风姿的怒放,或零星的死亡 在这里,我也像她们一样开花 一样的结果,一样的孤独 也一样的默默沉沦

我把包裹埋在根部 一些雾从她的脚跟升起 那个属于我的亲戚 坐在拖鞋上 他说他想起去年的一次大雨 也在这片田野上 他背着一只飞过的鸟儿 就要穿越这片海 母亲叫过他 牛也跟着捻了一下 他把自己忘记在一棵稻草上 就像今晨 面对如此美丽的婚姻 却不知道对她们如何下手

一只麻雀被我捣了飞窜起来的时候 那些黄色的种子开始心慌 开始意乱情迷般动摇…… 我在晨起的时候看她们是一个样子 在中午看她们的时候又是一个样子 傍晚从农户家里的烟囱冒回来的时候 她们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她们被一个人埋没,被一个名字盗了号 我想尽量的还原一切……还原她们 还在母亲怀里的样子,或者农户双手 捧起的样子……可我,还是当初 没有遇见你时那个懵懂的无知

从早晨开始

一树的叶子落下,渐渐附了来时的 路。许多的影子,开始晃动 那群蚂蚁,密密麻麻的围着我的眼睛 他们已经开始了对我的入侵…… 我们常常害怕黑夜会撕咬我们的思维 害怕许多的诱惑或沉默,会压住我们的 生活,一些明亮的事物失去它的光彩 孤独寂寞的吼声,唤醒不了梦见的椅子 我安静的睡在乡下的一个小屋 我把自己想象到的和自己控制不住了的 都安插到一座空下来的山上。我就知道 每个黑夜都将会是一个期待的早晨开始

无法隐去的傍晚

一只流浪许久的鸟儿 带泪的翅膀 把天空的心口划伤 鲜红的血液 涨痛了每片停泊的云彩 飞翔的思念 却徘徊在去年五月的海边 被血染透了的太阳 在孤独中慢慢隐去 流水的音乐 也在余晖中渐渐隐去 潮湿了的爱情故事 同样在退汐的岸边悄悄隐去 而此时我的忧郁 是否也在你流泪的眼里 暗暗隐去 隐去的太阳隐去了我的阳光 隐去的潮水隐去了我无法停止的思念 隐去不了的语言 却还在心底深处 强烈的反抗,翻滚,涌动!

穿过夜幕的大雨

在这个世上 我相信和平 却不得不面对恐惧 一些人来,一些人走 像天空中下着的雨 他们有他们的目标 他们有他们的样子 亿万朵洁净的花为我而舞 亿万支箭又无情的射向大地 我在享受欢乐的同时 也必须承受伤害的痛楚 在他们面前 我毫无所措。一滴细微的声响 都像千军万马般奔腾 撕裂着我的头发 孤立着我的眼睛 撞击着我的内心。可我 有我的想法,我只愿 天亮之前抵达……

杨凤金,男,苗族,生于文山马关。现在马关县文联工作,任秘书长,负责《逢春》杂志文学编辑。2008年开始学习写诗歌,喜爱把自己的感情融到作品里,近年来,作品散见《中国诗影响》《中国草根诗人》《云南日报》《文山日报》《七都晚刊》《含笑花》等媒体。发表诗歌百余首。鲁迅学院29班少数民族班学员。

主办:《中国诗人》编辑部

编委会成员

张二棍  魔头贝贝  湖北青蛙

商略  莲叶 王瑞斌  刘郎

容者  陶代伦 石也 李立 瓦刀

胭脂茉莉  中海  笑逐颜开

姜 群  木易  刘德学 毕 志

责任编辑

王瑞斌  魔头贝贝

湖北青蛙 莲叶 刘郎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编辑:瑞斌

《中国诗人》微刊

现已开启,打赏功能。微刊稿酬由读者打赏决定,按三七分成,作者七,平台三。稿费以红包形式在第七日发放(打赏不足10元不发)。由于时间精力有限,稿费发放后产生的打赏不再补发。

《中国诗人》微刊每周推送3次,周一、四常规推送,周五推送重点栏目“中国实力诗人”。《中国诗人》已开设“中诗微刊”栏目,将择优发表微刊上推送的优秀诗歌作品。

《中国诗人》微刊

投稿须知:

未在其他微刊发表过的原创诗歌, 现代诗80行左右+百字简介+照片一张。

加入《中国诗人》微刊

请关注我们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作者:安房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