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永远带着光

“周末去东郊记忆耍一下嘛”

“还去啥子东郊记忆哦,那都是外地人去的地方,现在要耍都选U37、梵木还有1906创意工厂之类的了。”

这是上周发生在两个成都本地人之间的对话,让我不禁去想:现在的东郊记忆难道就不受人“待见”了吗?

东郊记忆是在2012年11月1日正式更名的,在此之前这里被称为“东区音乐公园”,2011年正式开园,比现在的许多文创园区都要早。

在“宽窄巷子”、“武侯祠”之于成都的知名度还被称之为“著名景点”时,东郊记忆是我对“网红拍照地”这五个字的最初认识。

前身是国营红光电子管厂这是大家都熟知的,“修旧如旧,旧房新用”成了东郊记忆建筑的主要特色,比如多层厂房和充满工业味道的烟囱管道、当时苏联援建的办公楼、随处可见的计划经济时代的工业标语.....

这个成华区的初代“网红”把工业美学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下来,跟随它保留下来的还有一个时代的文明与纷乱。

四川第一批蒸汽火车头是工业时代重要印记,对FT-5歼击教练机和B43测高雷达的触碰更像是在探寻社会发展的“伟大和隐秘”。

因为这些鲜明的工业特色,让东郊记忆成了成都的“网红打卡地”,但随着“网红”文化的滥用以及被大多数人唾弃的“庸俗化”的呈现,导致“东郊记忆”这样一个最不该被贴上“网红效应”标签的地方,被许多反感网红景点的人本能抗拒。

但对于这个成都的初代“网红”,我们真的有好好看过它吗?

东郊记忆从开园到现在举办过许多大大小小的展览、演出等活动,最令人惊讶的应该就是CHANEL在2017年在这里的举办的2018早春度假系列走秀。

这场秀虽然是17年5月在巴黎皇宫曲线长廊的复刻秀,但对于至今为止只在中国办过3场走秀的CHANEL,从某种程度上说,成都这个时尚之都早已备受国际关注了。

而东郊记忆能撑起成为CHANEL巴黎大秀复刻版的原因就在于它或许不够精致和工整,而这正是它之于成都的美的体现——文化的包容是跨越时空维度,最后仍保持着那份可贵的纯粹和真实。

在2018年,东郊记忆给我印象最深的王府井百货首次对外开放的2018中国设计新锐力量启幕秀以及刚过去的1月初在演艺中心举办的霹雳舞复古派对。

这两场活动让我在心里打破以前对东郊记忆的刻板认知,之于表面的网红拍照打卡地,它的内里却是一个重视艺术和创造力,为人们搭起了构建富足的文娱生活的精神房子。

▲王府井2018中国设计新锐力量启幕秀

无论是潮流时尚的设计先锋还是年轻人偏爱的复古浪潮元素甚至是生于地下长于地下的亚文化,这里就像一个没有棱角也不存在区别对待的理想园,完整地裹挟着这股多元文化势力,往前走。

我第一次去东郊记忆是在2013年一个夏天的夜晚,当晚刚好有音乐节,原本静谧的东郊摇身一变成了青年人的狂欢圣地,酒吧一条街也人气爆棚,民谣、轻摇滚还有现场乐队驻唱表演成了这里的最平常的风景。

走完整条街,就像免费听了一场演唱会,这里有唱歌最好听的驻唱歌手,有不仅关心蔬菜还关心社会的理想青年。

就像音乐节上,民谣歌手李志在舞台上喊出:这个世界还会好吗?底下那群扛着自由之旗的躁动青年同时也在向这个世界发问。

在这里,人和人突然消弭了距离,非常存在主义地,我们坐着谈论关于宇宙万物、命运共同体以及爱的题目。

契诃夫曾说,市民如果没有高尚的趣味,过着糊涂的、没有意义的生活,就只能用暴虐、粗鄙的放荡伪善来使生活有点变化。

文化聚集地和社会整体氛围息息相关,而东郊记忆这样一个以音乐为共同载体的文化聚集地,更能代表一个城市的文化生命力,为不同的人提供自由空间。

因为音乐,这里也聚集了一群热爱音乐,想要以此为职业的年轻人。

在东郊记忆的中央大道上常年有许多拿着吉他的歌手,他们唱着自己的故事哼着自己的悲欢,他们附着在这里自由生长,没有人会拿猎奇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存在,都自然地认可他们就是东郊记忆的一部分。

和那些大道上不需要场地的歌手一样,这里也有很多唱歌特别好听的驻唱歌手,几乎每个酒吧都会有。

上周末又去了趟东郊记忆,因为还在新年期间,周六的东郊夜晚没有想象中的热闹,但酒吧里依旧热闹非凡,而真正吸引我跟朋友走进酒吧的是一位驻唱歌手动听的歌声。

歌手叫郑大尘,2017年毕业于成都大学音乐表演系,在这边当驻唱歌手前后差不多快6年了。对于他来说,东郊记忆给了他在坚持热爱面前该有的体面。

他也曾在九眼桥的酒吧一条街去应聘过,但因为那边较之多一点的浮躁和荷尔蒙,对于男歌手的条件比较高,如果在圈子里没有名气就没有市场。

▲驻唱歌手郑大尘

而东郊记忆这边就要“温和”很多,他可以在这里串场表演,从一个酒吧到另一个酒吧,站在那一方小舞台,努力用自己热爱的音乐来养活自己,养活梦想。

在采访尾声,郑大尘说从今年开始他要逐渐在音乐平台上开直播和发作品了,而这些对未来的规划就是他每晚站在这儿唱歌,那些陌生的酒客和听众给的。

▲郑大尘表演现场

因为即使逃不过被当作背景音乐的宿命,但他们每一次的鼓掌和点头认可的微笑,对他来说都是温暖的存在。

晚上11点,我走出西大门,回过头再看看这个依旧未眠的东郊,音乐是它的流动元素,沉浸式的工业美学空间构造,还有自由和包容的隐形旗帜。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至少在这里,答案是肯定的。

#今日话题互动#

东郊记忆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欢迎在评论区来说说~

成都潮生活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