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湖公园(今跃马湖公园)旁有一根红砖砌成的烟囱矗立在华天佳苑小区和众安居家居广场之间,上面有几个水泥大字,上书吉林市电视机厂,还有建设年代1985。这便是吉林市电视机厂(以下简称市电视机厂)的遗迹,一个上世纪“飞鹿”腾飞的地方。

一台电视一个放映厅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计划经济时代,物资相对匮乏,家里的家用电器除了手电筒,就是收音机了,每天抱着收音机听着固定的节目,消遣时光。至于电视机,那可是稀奇玩意儿。那时候的电视机销售量少,老百姓也没有钱买,如果说有一台电视机就赶上电影院放电影一样了。

40岁的周先生对笔者说:“小时候,看电视是一种奢侈。邻居家有一台31厘米飞鹿牌的黑白电视机,经常有雪花点,图像也不是很清晰,但是每到播放电视剧的时候,小伙伴们围着电视机就像放映厅一样。记得那时候播放《霍元甲》,是少有的香港片,黄元申、梁小龙、米雪联袂饰演。小伙伴们每天晚上,我们都早早赶去看电视,有时候,去的太早,人家在吃晚饭,电视也没有开,小伙伴们就提前拿着小板凳站好地方,看着灰色的荧光屏,满脸的期待。有一次来看电视的人太多了,吵吵嚷嚷的,邻居就不高兴了,指桑骂槐的说一些不好的话,甚至直接就关了电视把大家撵出去,小伙伴们不得不一步三回头满怀留恋地悻悻地出来。小伙伴大辉却和人家吵起来了,还打破了人家的窗子玻璃。邻居生气了,一度不招待我们这些小孩子,《霍元甲》也就看不成了。每到播放《霍元甲》的时候,邻居从屋里把门插上了,任凭我们各种央求各种喊,邻居故意将音量调大,装作没听见。我们就蹲在窗子下听声,《霍元甲》后期的几集都是这样听完的。”

结婚三大件之一

每个时代结婚都有所谓的三大件,代表着时代特色。上世纪60年代,按老一辈人的话说,得凑够“72条腿”或“36条腿”,也就是去木匠铺订做个大木床、大衣柜、桌子、椅子等木制家具。六把椅子24条腿,一张桌子4条腿、一张木床4条腿,一个大衣柜4条腿,就算凑够了36条腿。上世纪70年代结婚流行“三转一响”, 即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加上收音机,而且也还要有牌子自行车要永久牌的、手表要上海牌的、缝纫机要蝴蝶牌的,如果有一块瑞士手表,比现在的劳力士还要风光。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电视机进入了结婚三大件的范畴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是1988年,那时候结婚三大件是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我一个月只有几十块的收入,买不起太好的家用电器,媳妇娘家还要求有三大件,不然不和我结婚。”徐先生回忆当年满脸带笑,“还好我们在吉林市,这三样我们这都生产。亲戚求亲戚,花了好几年的积蓄,总算凑齐了。吉林市电冰箱厂生产的吉诺尔牌电冰箱、吉林市电视机厂生产的飞鹿牌电视机、吉林市松源洗衣机厂生产的松源牌的洗衣机,整个像一个吉林市电器展销。最后,媳妇娘家算是同意了,这不孩子都这么大了。”时光流逝,结婚三大件已经改变了好多次。前不久,即将结婚的马小姐笑称结婚房子、车子、票子一样都不能少,想必就算是现在的结婚三大件吧。

工厂变商场

市电视机厂原址在德胜路202号,很多人都还记得它的存在。家住乐园小区的张先生回忆说:“当年,市电视机厂风光一时,我家的电视机就是市电视机厂生产的,飞鹿牌,黑白的。市电视机厂早就黄了,原址就在落马湖畔,今华天佳苑小区与众安居家居广场之间,一片红砖建筑,高大的烟囱还矗立在众安居家居广场楼后。”张先生的老伴李女士,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市电视机厂机关工作,十五年后调岗离开。她给笔者讲了市电视机厂的历史:“市电视机厂始建于1973年,刚开始叫吉林市广播器材厂,直到1980年才改成现在这个名字。现在我家里还有几份电视机说明书,上面还印着吉林市广播器材厂字样,有时间找出来给你看看啊。我刚到电视机厂的时候生产的是黑白电视机,按照计划经济分配销售。1986年,我们厂子还与上海电视机厂联牌生产,这时候生产的电视机贴上了金星牌的商标。现在看,属于代为生产,只是在生产厂家有吉林市电视机厂的名字而已。当时生产的是比较小主要是35厘米和44厘米的电视机,连电脑的显示器都比它大。”

相关资料显示,市电视机厂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厂区面积达到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2个生产车间、2个补助车间,1个分厂1个公司。主要生产设备有年产15万台黑白电视机、18万台彩色电视机的生产线各一条。而后进入新世纪,市电视机厂开始没落,厂址改建商场,众安居家居广场越建范围越大,形成了新的商业圈子。

如今,书写吉林市电视机厂字样的红砖烟囱依然矗立在落马湖(今跃马湖)畔,诉说着过去的故事。(图/文 张海川,稿于2015年)

作者简介:

张海川,1979年生于吉林市,吉林本土文化推广人、城市记录者,系吉林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吉林市图书馆松花江文化讲坛公益讲座客座研究员、吉林地方文化主题微信平台曼陀罗文化创始人、原吉林日报报业集团房地产报主任记者。

撰写的吉林老地名、吉林老建筑、吉林市山川地理文化、消失的企业与学校等系列文章在各媒体发表,本人曾被《江城日报》、《新文化报》、《东亚经贸新闻》、《江城晚报》、吉林市电视台、吉林市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撰稿发表。

写过的关于吉林市的名胜古迹、山川地理都是其实地走访、照片拍摄的,与二战史专家戈叔亚有共同的原则“有些人是用笔来写东西,有些人是用心来写东西,我是用脚来写东西,就是每一个我研究的地方,一定要用脚步走到”。

2015年9月18日,金鸡百花电影节百花之夜颁奖典礼,笔者采访第1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演员王铁成。

大吉林,大东北,

聚焦乡梓历史,传播吉林人物语;

大文化,大生活,

助力文化交流,弘扬慢生活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