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闵行报专访时,区环保局局长余梅表示: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环保工作“生生不息、环环相扣”,希望全社会一起努力,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守护好闵行的碧水、蓝天和净土,朝着蓝天白云、繁星闪烁、清水绿岸、鱼翔浅底、吃得放心、住得安心的目标不断迈进……

余梅(右二)现场检查环保治理设施

公众体验,要比环保数据更重要

闵行报:近年来,环保热词频出:PM2.5、清洁能源、固废处理、河道整治、黄标车淘汰……感觉“水陆空三军”都有涉及。

余梅:“生态宜居”是闵行发展的主基调,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最近几周,微信朋友圈被“水晶天”刷屏了,有人还惊喜地在莘庄看到了位于陆家嘴的上海中心。公众的幸福“刷屏”,正说明了生态环境的高关注度和重要性。

闵行报:环境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常被人认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您怎么看?

余梅:正如李强书记在全市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生态环境是全球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的关键要素之一,生态环境与社会经济发展,相辅相成。

以制造业闻名的闵行,也因不断优化的生态环境而广为人知。闵行坚持实施“生态立区”战略,将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促进全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有效载体,通过滚动实施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和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区、生态区、生态文明试点区等创建,初步走出了一条工业城区建设特色生态文明的“闵行之路”。

摄影 陶颂华

2017年,闵行GDP同比增长6.5%,总量位居全市各区第二。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优良天数281天,比上海市优良天数多6天,PM2.5浓度41微克/立方米,较2016年同期下降14.6%……可见,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并未因环境治理而放慢节奏,保持了平稳健康发展的良好态势。

如今,闵行正在积极践行市委、市政府提出的“英雄论”:以亩产论英雄、以效益论英雄、以能耗论英雄、以环境论英雄。

闵行报:从数据来看,闵行的环保成绩单不错啊。

余梅:保卫蓝天、碧水、净土,数据有一定说服力,但不能仅仅靠数据说了算,我们更关注公众的感受度。比如水质改善,简单拿测试数据,百姓还不一定认可,他们要通过亲身体验,闻闻有没有味道,看看有没有鱼。

在全市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李强书记特地幽了一默:“不是哪个局长能下去游泳就行了。老百姓要看到河里的鱼能不能吃,河里的鱼能吃了,那水质就好了。”

闵行报:现在闵行河道里钓上来的鱼,能吃吗?

余梅:目前,闵行河道的生态环境已得到一定恢复,但还比较脆弱,尚未全面消除劣Ⅴ类水体。

河道里的鱼,是河流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钓出后河道正在形成的生物圈就还会有一定的破坏。所以我个人建议,大家还是“口下留情”,让鱼翔浅底吧。

闵行报:闵行是人口和产业大区,最让您揪心的环境问题是什么?

余梅:在闵行受理的“12345”市民热线及群众来信来访中,环境类问题约占20%。分析2017年受理的近2000件环境信访,32.6%反映废气;29.4%为餐饮,26.5%为噪声。

对于这些群众感受颇高的环境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治理标准,加大区域性整治力度,以更有力的污染治理成效,切实让群众满意。

“水、气、土”,治污三大主战场

闵行报:进入7月,频繁造访的台风带来了“蓝天白云”福利,你们相对轻松些了吧?

余梅:所谓“同呼吸共命运”,相比于水和土,公众更为关注空气质量。但其受天气影响较大,常处于“靠天帮忙”的阶段。

我们业内有句话,叫做“人努力、天帮忙”。今年1月,有段时间雾霾比较严重,就是因为本地排放、外来输入和静稳天气三个因素都碰上了。业内还有一句话叫“天不帮忙,人更要努力”,后来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尽可能控制减排。到现在为止,闵行平均空气质量PM2.5的指数要优于去年同期。

闵行报:“蓝天”“碧水”“净土”三场保卫战已打响,今年开始的第七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有什么特点?

余梅:这是个“加强版”,紧盯水、气、土、固废物的强化治理,包括9大方面73项工作任务,更加契合民生需求,目前项目启动率已达60%。

其中,根据新一轮清洁空气行动计划,本年度工业企业挥发性有机物治理已全部启动,还在推进汽修、餐饮等社会服务业的废气治理,目的就是为了让空气更加清洁,还老百姓蓝天白云、繁星闪烁。

闵行报:感觉空气污染主要在冬春季,夏天没什么问题吧?

余梅:空气污染指数的6个表征指标中,近年来SO2、PM2.5数值持续下降。但在夏日,阳光直射后,空气里臭氧浓度会有升高,臭氧污染开始显现。

2017年,闵行共有84天空气污染,其中首要污染物为臭氧的达47天(7月最多、共15天),细颗粒物(PM2.5)有26天。全年,10月份的空气质量达标率为100%。

在新一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当中,我们重点关注了PM2.5和臭氧的协同治理。由于工业锅炉燃烧产生的氮氧化物会形成臭氧,目前已先期启动了120台锅炉的低氮燃烧改造工作。

闵行报:在马桥有闵行的饮用水源保护区,现况如何?

余梅:全市实施水源地调整后,闵行已没有饮用水取水口,但仍有一级、二级水源保护区以及水源保护缓冲区。其中,一级保护区面积0.1平方公里,已建设围栏并实施封闭式管理;二级保护区面积3.0平方公里,尚需进一步完成企业及仓储单位清拆整治工作。

此外,闵行还有饮用水源保护缓冲区,部分工业地块位于缓冲区内,需要进一步加大对缓冲区内企业的环境管控力度,降低环境风险。

闵行报:谈到土壤污染,很多人会想到吴泾工业区。这片进入上海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报告的“战略留白区”,未来会怎么样?

余梅:近年来随着吴泾工业区环境综合整治的推进,吴泾工业区结构性调整的力度持续加大,环境质量有了一定改善。未来,通过产业调整、污染地块整治等措施,届时这里将凤凰涅槃,重获新生。

闵行报:在吴泾地区,有两根巨大的烟囱常年冒“白烟”。很多人担心有污染。

余梅:吴泾电厂两根最粗壮的“大烟囱”实际上是冷却塔,它的作用是保证电厂余热不排入黄浦江而对水生态产生影响,冒出的实际上是水蒸气,没有污染。其余几个烟囱排放的烟气,是按照国家的标准规定,经除尘、脱硫、脱硝环保治理后达标排放的烟气。由于脱硫过程中需要大量喷入石灰浆(水),会带出水蒸气形成“白烟”,但烟气都经过实时在线监测系统予以监控。请大家放心。

“多兵团作战”,构筑大环保格局

闵行报:在不少人印象中,“环保就是环保部门的事”。

余梅:污染防治攻坚战,绝不能只靠环保部门的“单打独斗”。比如,大气污染治理就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涉及到产业和交通等多个领域,需要统筹能源、建设等各行业、各街镇,问题多、难度大、政策性强,必须形成全社会的合力。

闵行报:这么说,你们正“拉着”街镇和相关委办局一起做环保,现在集结了多少“兵力”?

余梅:目前全区所有街镇(工业区)及33个委办局,都是我们的“战友”,闵行正在加快推动形成“区环保委员会统一领导、部门分工协作、区镇分级负责、各方共同参与”的大环保工作格局,走向大生态的监管时代。

我们出台了相关的制度,将责任和任务厘清压实。比如,各街镇已出台环保三年行动计划;为严格环境准入,还建立了“三线一单”环评硬约束机制(“三线”: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一单”:环境准入负面清单)。

目前,闵行已将生态文明纳入基层党政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内容,比重占到了13%,并制定出台了《闵行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责任追究暂行办法》。

闵行报:从“单兵作战”到“大兵团作战”,你们现在有哪些“战术”?

余梅:环保工作,曾经是“政府管,企业动;政府不管,企业不动”。如今,我们在内部监管上启动实施了“五严衔接”闭环监管机制,从严格的环境底线、严谨的排污许可、严密的三监联动、严肃的环境执法、严实的风险防控入手推动环境监管提质增效;同时还探索建立了一个绿色共同体,构建“1+2+X”环保社会共治模式。

具体来说,就是搭建区环保局、属地政府、园区、企业的“四位一体”互动平台,共守环保法律法规、共商环保管理重点、共治环境污染问题、共享绿色发展成果,主要从8个方面,开展22个主要项目的共建。

今年,我们已相继建立了“闵行开发区绿色共建联盟”和“吴泾绿色共建联盟”,并把推动绿色共同体建设作为优化营商环境十条措施在全区推广。

闵行报:前几天,朋友圈里不少人在转一条“红色党建引领绿色环保共治”的微信。

余梅:7月10日,闵行区召开了2018年区域化党建助力环保工作会议,按下区域化党建“快捷键”、跑出绿色共治的“加速度”,着力打造生态文明闵行。

闵行将以“党建引领绿色共治”为主题,构建“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生态环境保护社会行动体系,推动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环保社会共治局面。

在区域化党建引领下,党员、党组织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和战斗堡垒作用,今后环保社会共治的格局会做得更好、更实。

闵行报:闵行那么多排污源,环保局怎么管得过来、管得好?

余梅:多年来,受机构、编制等因素的影响,区级层面的监管人力不足,而镇、村级层面监管人员的专业化程度又不够,导致了污染源监管的有效性难以保证。

2017年起,闵行探索从政府外部第三方市场挖掘专业服务资源潜力,引进了第三方市场化环保技术服务机构,作为政府污染源监管工作的补充和辅助力量,协助政府加强污染源监管。一年来,促进了一大批环境问题隐患得到及时发现和治理,提升了企业环保守法意识和自主管理水平,压实了基层政府污染源属地化监管责任,也推动了政府环境管理向专业化、精细化转变。

人人是“污染源”,旁观者变参与者

闵行报:近几年,市民环保意识逐步提高,春节鞭炮燃放量大幅减少就是例证。

余梅:公众环保意识提升和理念的转变有个过程。解放初,温饱远重于环保。那时,烟囱是工业的标志,繁荣的象征。1961年,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登上闵行饭店,即兴赋诗《游闵行》,其中有一句是“万家居舍接霄汉,四野工厂冒远烟”。

后来,大家逐步有了环保意识,但主要是“手电筒照人家”,以维权为主,自己主动的环保行动不多。如今,环保正在从理念变为自身行动。

前些日子,李强书记特地要求研究新业态带来的新挑战。比如,破解快递包装泛滥的问题:“包装用的胶带纸,全是不可降解的材料。一个包装盒子平均要用0.8米胶带纸”。

闵行报:环保不仅要投钱,更要培养市民的环保意识,“源头”更为重要。

余梅:我们一直在培育绿色文化,推广绿色行动。计划开展百场生态文明宣讲活动以及“绿色家庭”“绿色学校”“绿色社区”创建行动,搭建公众参与生态文明建设平台,通过政府引导,让简约适度、绿色低碳变成公众的生活方式。

我们统计过,在闵行PM2.5污染物的数值来源中,企业污染、扬尘和外来输送、汽车尾气各做出了1/3的“贡献”。现在私家车越来越普及,方便了大家的出行,但为了保护共同的环境,请大家尽量绿色出行。

人人都是“污染源”,环保其实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减少一些快递,或者把快递包装循环利用,就是为环保在做贡献。垃圾分类、减少使用一次性餐具、节水、使用环保包装袋等等,从身边小事做起,都是在践行环保理念。

闵行报:环保是一场“人民战争”,市民发现环境污染问题,有何反映或投诉的渠道?

余梅:欢迎公众参与、社会监督。发现环境违法行为,可拨打12369、投诉电话,也可直接致电我局的环保热线电话64923510,24小时有人值班。

对于环境污染问题的举报,环保部门会严格地按照相关规定依法依规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