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认为,不论是一张人物相片,一件穿过的衣服,还是一次心跳,一具尸体,

都代表着一种缺席。’

‘人类’,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这次介绍的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两个展,

因为是卡地亚基金策展,资历丰富,展品成熟,不是时下那种为社交媒体而创作的装置艺术,很值得一看。

1-2层是Christian Boltanski的个人展 - 忆所,

3-4层是卡地亚基金策展的陌生风景。

整个4层看下来,真可谓是一日看尽长安花。

忆所,上海,2018年

Christian Boltanski是个人风格特别明显的一个艺术家,

明显到什么成程度呢,

在看到烟囱里的心脏这个装置艺术之后,

我对身旁的朋友说,

‘这个套路和丰岛的一个美术馆很像,那个美术馆专门用来听全世界人民的心跳声,还可以把自己的心跳声也存档起来。让我赶紧给你查一查那个艺术家。’

心跳档案馆,日本丰岛,2010年

然后一查,就他。

果然全世界对心跳声充满执念的,真的纠不出第二人。

心之档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但上海的这个心脏, 真的太妙。

本来工业风的烟囱就是博物馆最具生命力的标志,

烟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在这样看似显眼,实则隐秘又狭小的空间里,

烟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安置了一颗与Christian心脏轨迹一样的灯泡,伴随着心跳声模拟心脏的跳动,一闪一灭。

干燥的夏天,站在湿暗的烟囱内部听着心跳的回声,这种绝妙的搭配,恐怕很难在别的展馆复制。

心跳,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烟囱,2018年

Christian boltanski如此执着于心脏也是由于他的出生经历,生于二战末期,父亲又是犹太人,特殊的身份让他的作品一直充斥着对生与死的思考。

他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大型装置作品Personnes就是基于这样的中心思想。

也是这次个展最大的看点之一。

无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由一个机械抓随机地抓取衣物接着又抛下,伴随着一种荒诞的戏剧张力。

不过因为馆场地有限,我觉得上海这场看起来稍显拥挤,

不像巴黎大皇宫2010年的Monumenta展那么空阔,更显出人类蝼蚁般的生死不由我。

*monumenta是在巴黎大皇宫一年一展的大型装置艺术展,目前是LVMH基金会在协助策展。

无人,巴黎大皇宫,2016年

美的建筑和美的艺术品碰撞在一起,是一种吐气都自带尤加利气味的顺畅感。

今年Chanel ss的秀场也是设置在这里,横空出世了充满了存在感的透明帽子。

Chanel18ss,巴黎大皇宫,2018年

当天还有另外一件被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开过光的大型装置作品 - 这个夏天被大魔王选召的孩子(瞎起)。

机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威尼斯双年展是包括威尼斯电影节在内的每两年一次的业界标杆影响力的与各种艺术相关的展。

机遇,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除了这三件名声在外的展品,剩下的展品比较暗黑,整个2层都是无尽黑暗的长廊,到处是坟墓墓碑这样的暗喻。

忆所,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我其实还蛮不喜欢看阴暗的作品,性格比较敏感脆弱,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好在3-4楼的陌生风景的风格与忆所完全不同,都是生机勃勃的作品,一下子又看到了世界的美好。

进入3层最先看到的是北野武的展品,

非常喜欢这组花瓶。

北野武,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北野武算得是一个全面发展的三好艺术家,他导演的电影《菊次郎的夏天》是我现在都喜欢有事没事放一放的电影。

北野武,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这个系列的花瓶可爱又有趣味,

向日葵的花瓶在他的电影《花火》中出现过。

北野武,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横尾忠则

下面是横尾忠则画的参与过卡地亚基金展的艺术家们的肖像画。

之前去丰岛的时候,参观过这位平面设计大神的美术馆,这次偶然遇见他的作品,特别熟悉和亲切。

横尾忠则,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必须要说的是,

这些肖像画一定是他建立在自我风格基础上的有所收敛,他平时的画风可是无法无天冲出宇宙的那种脑回路。

横尾忠则画报,网络图片

不过这也是我的不负责任推测,毕竟他可是敢对三岛由纪夫say no的有种人士。

横尾忠则,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还遇见了我特别喜欢的Ron Mueck的作品,

Ron Mueck,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他擅长做巨型的超仿真雕塑。

能够把人一瞬间的情绪完全浓缩出来,给雕塑注入了灵魂。

Ron Mueck,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是在悉尼的national art gallery,

当时展出的是下面的这件作品,

真的是被迷住了,看了好久好久,好像折射出了自己被陌生目光扫视时的不安。

(注:我在讲坐着的那位兄台)

Ron Mueck,网络图片

还能看到蔡国强的作品‘白声’,

蔡国强被大众所了解是北京奥运会的时候设计了行走的脚印的烟火。

他的大部分创作都和烟火有关。

包括这次展出的巨幅白声,也是用火药创作。

白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白声’是根据大型装置作品‘遗产’进行的二次创作。

很想看‘遗产’,想亲眼看一下这种反常的感觉。

之前在Brisbane展过,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再展。

遗产,Brisbane art gallery,2018年

最后压轴的是我超级喜欢的一段影片,叫‘数学的快乐’。

这段影片请来了9位在各个领域有所成就的数学家,请大家聊一聊数学与艺术的话题。

印象深刻的有这位打扮特别fancy的小哥哥Cédric Villani。

Cédric Villani,网络图片,2018年

完完全全一个数学界的Icon-- 标志性的绸缎领结+蜘蛛胸针。

有力地在黑板上写着自己为什么喜欢最稳定的三角形,说的我也好喜欢三角形。

我觉得Gucci下一个季度不要再找模特拍视频了,就找数学家们穿一整套gucci在黑板上论证公式吧。太迷人了。

Cédric Villani,网络图片,2018年

还有视频压轴的Sir Michael Atiyah,说的一段话真的让人很有启发。

Sir Michael Atiyah,网络图片,2018年

他的一生都在追寻真理和美,在产生怀疑时,他选择美。

因为真理是我们追寻却从未企及过的东西,我们只是部分地接近了真理。

而美则和个人相关,当我们看到美,我们知道那是美的,并确定无疑。

美是闪耀的光芒,指引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

我希望通过对它一路的追寻,最终可以抵达自己的目标,但我们永远不会抵达终点。

我们在距离这条路的终点还很遥远的时候就会消失。

展真的很棒,但是本周末7.29号晚上9点结束,大家抓紧去看呀。

休息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休息区域有很多艺术家的画册,很有心。

休息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

cáfe有一个个隔开的带镜子的适合拍照的空间。

背景墙是最近特别火的全息渐变色,我好喜欢。

可以把看展和踩点拍照区别开来,展馆也算是不忘初心又与时俱进。

Cáfe,上海当代艺术美术馆,2018年

这次提到的卡地亚基金属于Richemont group,另外两大巨头Lvmh和Kering也有各自的基金会。

Lvmh和Richemont更注重艺术类的发展,Kering的基金会作为NGO更注重公益活动,像是16年发起的白丝带女性权益活动,为了打破针对女性暴力的沉默。

17年年底的时候,国外开始了很大范围的#metoo活动,大量女性发声声讨各个领域的性骚扰性侵犯事件。当时涉及到很多知名的艺术家,包括Harvey Weinstein的性丑闻,水原希子对峙荒木经惟,这让人联想到业界另一位大师毕加索。

尽管众多粉丝对艺术家的混乱私生活表示一定程度的认可甚至默许。

但是抛开这些个人成就来谈,任何丑闻都需要被更严肃的处理。

在这个社会,无论站在什么立场,假装沉默都是种残忍。

中国的#metoo应该有更多支持的声音,发声的女性应该得到更多的鼓励。

最后谢谢大家看完我写的东西,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