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人的书画作品,大多使用黑色,源于华夏民族的尚黑意识

墨源于黑。中国古代人的书画作品,几乎都是黑色的它与西方书写绘画用蓝、赭绿色的习惯不同。这种情况与我们华夏民族的尚黑意识有关,这种意识可以一直追溯到遥远的新石器时代。那时我们的祖先就已经知道利用黑色来装饰器物。中国历史博物馆陈列的新石器时代的鱼纹彩陶盆上,画着三条鱼,都是黑色的;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彩陶盆上的纹饰,也用黑色颜料绘就。显然,尚黑是华夏民族先祖们的一个重要的审美内容。这种尚黑意识不仅在器物上反映出来,同时也体现在当时一些重大的社会活动和宗教仪式上。今天,小编带大家详细了解一下。

据《韩非子》记载:“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流漆墨其上。”“舜禅天下而传之禹,禹作祭器,墨染其外,朱画其内。”《礼记》中也说:“夏后氏尚黑。”上古时期,古人出行、狩猎、祭祀或发动战事,他们都“先以墨画龟,然后灼之,兆顺食墨乃吉。”(《文房四谱·墨谱》)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字有用墨线勾画的痕迹就是一个实证例子。“食墨乃吉”并不是说祭祀、占卜时,由于墨的消失(食)表示出一种吉兆,而是指用墨表示的文字内容即占卜、祭天的意愿,被神灵采纳了。这种场合,为什么不用朱色而一定采纳黑色,原因何在?

除了黑色更能使文字、图案清晰地表现出来,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缘由呢?据考,“黑”的上半部意为缺角的兽形,“鬼”字头即由此转化而来;“黑”的下半部分是一种装饰,这个字反映远古先民的一种歌舞活动,或是图腾崇拜或是宗教仪式。那么,“黑”的最原始的本义,究竟是指远古时期先民们的一种仪式,而黑色仅仅是从该活动中抽象出来的一种色彩意义呢,还是先有黑彩的意识,进而环绕这种意识,展开了那种歌舞仪式?由于没有更多的史料可以佐证,这里就不妄加揣测了。

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的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已经运用黑色颜料,这是不争的事实。1980年在距今五千多年的临潼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一块石砚,砚旁有黑色的颜料。有人以为那黑色颜料就是最初的墨锭。其实,经过化验,那是矿物氧化锰。与我们这里要讨论的墨,还不是一回事。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解释说:“黑,火所熏之色也。凡黑之属,皆从黑。”按照许慎的意思去理解,“黑”是可以从火熏时的烟囱里冒出来的。事实上,许慎所处的东汉时期,已经有烟墨生产了。

最早的烟墨,大约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我们可以从《尚书》《仪礼》中得到证实,前者记载了周代施行的“墨刑”,后者记录了墨绳。所谓“墨刑”,就是在罪犯的面额上,用墨刺上罪刑,使其终身不能脱落,亦即后世所称的“黥面”。“墨线”是建筑房屋时,用以确定曲直的工具。墨刑、墨线所用的黑颜料,就是烟墨所为,这也许就是烟囱里取下来的墨胭脂(炭黑)。烟墨是人工墨,而墨胭脂则是天然的墨粉。根据文献记载,我们的祖先最早所用的墨,都是从天然的植物、矿物中得到的。

如前面提到的新石器时代的氧化锰矿物,《韩非子》中所说的“漆墨其上”的漆树树脂(漆树脂氧化后即变黑),以及汉代一度流行的“石墨”(实为作燃料用的煤),都属此类。人造墨,最早出现于西周。据《述古书法纂》记载,“邢夷始制墨,字从黑土,煤烟所成,土之类也。”明代罗颀在《物原》中则进一步指出:“邢夷作松烟墨。”又说:“邢夷作墨,史籀始墨书于帛。”有人认为,在我国古代文献记载中,煤最早出现于战国时的《山海经》中,故对西周煤烟制墨之说存疑。

其实,邢夷墨恰恰是将松木烧成烟灰后而制成的,是没有形制的松烟墨。安徽歙县、休宁一带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说:有一天,邢夷在溪边洗手,看见水中漂浮着块松炭,无意中随手捡起,手中染上了黑色,很是诧异。接着,就取之回家,捣碎成灰,先用水和之,想把它做成墨,但是,它干后并不凝结,后来,邢夷用粥饭之类的粘性物拌和,效果很好,从此就用手将它搓成扁形或圆形的块状。这就是邢夷制墨的开始。邢夷制墨也就是人工墨的开始。人工墨的出现,从它的质量、使用价值,以及审美观等等方面看,都大大地超过了天然墨。

嗣后,天然墨便渐渐地被淘汰。随着社会的发展和需要,人工墨逐渐形成了各种形式,直至用墨模制成各种形状,其间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晁氏墨经》曰:“古用松烟、石墨二种,石墨自晋以后无闻,松烟之制尚矣。”这是说晋代以前的用墨情况。1975年12月从湖北云梦睡虎地秦墓中出土的秦墨,可能是目前已知的最早的烟墨实物。秦烟墨呈圆柱状粒粗糙,但墨色纯黑。墨旁还有三支带有竹套的毛笔。同年,湖北江陵风凰山汉墓中,也出土了墨块、石砚、毛笔和木牍等西汉实物。1978年9月山东临沂金雀山西汉墓中出土的墨,则是芝藤大小的墨丸。

从这些秦汉墨实物可以看出,当时的人工墨—松烟墨、尚无固定形制,一般都捏作小圆团或短小的圆柱,文献上称之为“墨丸”。这种墨丸,当然不能直接拿着在砚上研磨,而必须用研杵压住研磨。所以,出土的秦代及西汉砚台,都附有研杵。东汉时,纸的发明、毛笔的改进,以及书画艺术的发展,促使墨的质量和形制都有了很大的改进。其中最明显的是墨模的发明;墨模使墨的式样趋于规整。到了三国时代,陕西长安的韦诞(仲将)总结前人制墨的经验,终于制出了被人们评为“一点如漆”的好墨。

这时的墨形为圆形、螺形,后又有“挺形”(即直长形),两者统称为“握子”。因为制墨时,经过最初的捣杵之后,还必须用力以手团攥,或单手攥成天然握子形状,或双手团成两头尖细、中间略粗的握子形状,即“挺形”。而且,韦诞造墨时,已使用珍珠、麝香两种贵重药物,首开用药于墨的先例。在造墨工艺史上,“以胶和墨”有重大意义;这意味着可以把墨制成较大的块体,使用时只需持着在砚台上研磨,而无需借助于研杵。看完看完文章后,大家有什么看法可以积极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