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界艺术教育

Conquer your own Destiny

with ArtScope.

教堂,是离神最近的地方。

城市里有各种极尽华丽的大教堂,但在旷野、在海边、在天际,散布着不知名的小教堂。

《圣经》马太福音七章里说: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建筑师、旅行家、摄影师,

还有虔诚的信徒们,

跋山涉水只为寻找到

这颗星球上最孤独的小教堂。

墨西哥的旅游圣地“阿卡普尔科”

位于北纬16度51分

每一年会有两次,

太阳能正好直射到这座城市。

©Google Map

但它是墨西哥谋杀率最高的城市。

2012年,这一数字上升至0.142%,

(每10万人里有142个人被谋杀)。

两年后,降至0.104%。

2013年,美国的谋杀率仅为0.046‰。

海滩上的守卫警察

城市的正面是蓝天碧海,

它的背面却是笼罩着的血色恐怖。

死亡,是这座城市的悲凉底色。

为了悼念亲人的逝去,

业主希望在山中建造一座日落教堂。

如果精心计算好角度,

太阳就能恰好落在十字架的背后。

由于大树和巨石会遮挡落日,

为了看到落日景象,

地基为此抬高了五米以上,

远远看去像是一块不规则的巨石。

事务所BNKR Arquitectura说:

“玻璃与水泥,透明与固实,

轻盈与沉重,短暂与恒久。”

建筑中表达了对生命的思索。

夕阳落下,黑夜来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它最后也将成为一颗岩石,

或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

跟墨西哥相反,

冰岛却是全世界谋杀率最低的国家,

因为对生命怀抱敬畏之心。

去年,20岁的少女伯纳遭遇不测,

人们在冰岛最大教堂Hallgrímskirkja

为她举办了葬礼。

冰岛八分之一被冰川覆盖,

有人觉得这里一年只有「冬季」。

每年8月到第二年4月,

是邂逅极光最好的时期。

©Google Map

全境约有350座教堂,

而冰岛总人口大约为33万,

这就意味着:

每1000个冰岛人就有一座教堂。

它们在小镇或村庄静静伫立。

©Guðjón Ottó Bjarnason

©Arni Tryggvason

©Guðjón Ottó Bjarnason

Buðakirkja黑教堂,

它是冰岛最古老的木教堂之一,

最早历史记载可追溯到1703年,

那时正是清康熙四十二年。

©seumas326

©Achim Pfennig

教堂坐落在海滩附近,

周围没有别的建筑,

就这样静静熬过了300多年。

现在看到的黑教堂,

是上世纪80年代翻新主体后的样子。

©lauramarthaphotography

跟其它五彩缤纷的教堂不同,

除了门窗外,

它几乎是是深黑色的,

基地旁边就是教区的墓地。

因为寒冷、地广、人稀,

教堂的使用率并不高,

人们两三个月才会去一次。

《孤独星球》却说:

这是冰岛最受欢迎的地方,

一年有100场婚礼在这里举行。

教堂,也是终结孤单的地方。

©Donald Stull

©Jonathan Gregson

©selvaggiaroberta

在星球另一端黎巴嫩,

也有一座全黑的临时性教堂。

它只有5㎡,

也许是世界上最小的教堂。

教堂的建造技巧,

采用了日本的烧杉板技艺。

即把三块木板绑在烟囱上,

然后在烟囱底部生火。

“一半是水,一半是火”。

它在临海的悬崖上,

跟水天一色的背景形成对比。

设计师Kieran Donnellan说:

“小教堂的作用是作为一个

非教派空间来表达。

进入展馆后,

游客可以坐在那里,

欣赏到令人惊叹的海景。”

在黎巴嫩几千公里外,

则伫立着一座白色教堂:

一面对着万家灯。

一面对着海岸线,

在它几百米外,

还有一座「最孤独的图书馆」,

它们被塑造成几何形状,

成了海滩上的守望者。

设计师设想,

教堂在涨潮时会被淹没时,

会浮现出漂流船的形象。

为了保持统一连续的外观,

窗户都隐藏在墙间的缝隙中,

小教堂唯一大窗在东面,

以避免室内光线过多的干扰。

2017年一项数据显示,

奥地利的森林覆盖率约47%,

就算在首都维也纳,

也有大片的森林供市民活动。

大教堂多是砖石结构,

而小教堂以木为结构或装饰非常普遍。

木材易于采集和加工,

变化出完全不同的气质。

在半山腰环绕的丛林中,

藏匿着一座小小的木教堂,

木材身体与石材基座结合,

像是一个神秘的符号。

教堂具有历史和传统的特点,

它的外形参考了一座200年的老教堂,

当人走上石阶进入教堂后,

就开始了一段大自然之旅。

雪之教堂由混凝土和玻璃建造,

像在大地上的白色雕塑,

远远看去只有白色轮廓。

为了增加空间的照明,

在屋脊下设置了半透明照明灯,

在黎明和夜晚里,

教堂会弥散出来温暖的光。

从室内望出去,

黑色的十字架占据视觉中心,

给人希望和光明。

当雪天过去,

白色的建筑在绿色中非常醒目,

洁白而神秘。

在城市中的人们,

在工作中一晃就是一天,

岁月在喧嚣中很快流逝。

而在广阔的麦田里,

你能感觉到一分一秒在脸上划过,

田野时光总是过得很慢。

在茫茫的麦田中,

突显着一座充满灵性的教堂。

它的形状与当地烟草烘干仓有关,

建筑结构采用了对角支撑形式。

麦田教堂能建成全靠“百家饭”,

木材由布亨市政府提供,

工人是一批学生志愿者,

不同的团体共创了一个建筑良品。

一个四人的祈祷空间,

是新现代精神对神圣的重新诠释。

现代人与人的心灵距离越来越远,

在这么小的空间里,

再远的心灵也能相遇在此。

教堂由混凝土和木材建造,

外墙安置了木质的排水沟。

无平开窗的祈祷空间,

使室内墙壁有了延续性。

在室内过滤的光线,

是教堂唯一的装饰品。

一座厚重而精巧的教堂,

像田野上的一个时光守护者,

时间在这里刻下了烙印。

当阳光洒下的时候,

整个建筑呈现出日晷的模样。

建筑的开口向太阳敞开,

室内会将日落捕捉进来。

每天阳光洒在室内的横竖两条阴影,

它们沿着曲墙滑动,

像日晷般记录着世界的时间。

实际上这是模拟耶稣的受难过程,

受难是随着横竖两极的重聚而完成,

十字架阴影每天聚合又分离,

成为祈祷仪式性的象征。

虚实变化的砖制小教堂,

巧妙地融进了大草地里。

教堂建筑选址在森林中,

一块相对空旷的干地上。

从森林中向教堂的方向看,

只能看到灰色的屋顶在地平线附近起伏,

体现着一个躁动却甘于孤僻的场景。

安藤将教堂设置在一个深坑当中,

营造出一种宗教式的沉寂体验。

除了玻璃和混凝土构成的双重建筑结构外,

是使用当地石头砌成的通风井的墙壁,

水流会顺着外墙流进水槽,

呈现瀑布的景象。

正面玻璃窗可以打开,

以保证祈祷空间与大自然连通。

标志性的十字结构,

再次成为视觉焦点。

安藤建筑的十字架跟结构总是紧密结合,

这是安藤让建筑赋予神圣气氛的奥义。

安藤还设计了一座图书馆和画廊,

图书馆面对一个水塘,

也充当了游客的休憩站。

安藤忠雄希望这座建筑能退却冷峻气息,

最终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在前往教堂的道路旁有一个画廊,

这个空间既可以用作艺术品展示,

也能用作温室。

安藤忠雄说:

“人心是很难居住在这个数字时代的。

我想建造的是能让人心扎根的地方。”

喧闹之外是孤独,

而教堂,就是这样的地方。

*更多艺界干货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