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狐朋狗友

罗思义小的时候有过几个狐朋狗友,一个个都是个性鲜明的主。他清楚的记得一个叫黄明的小胖子,嘴角时常伴着深深的酒窝,说话舌头都捋不直。可他却是几个孩子中最有主意的,当年小区街坊里流行的物件,多半是这个胖子带起来的。

记不得是几年级了,天热的正酣,罗思义嘴角有些干燥,他抬头望了望二楼的窗户,想起口袋里有5角钱,打算起身去便利店看看。便利店是小区一楼的住房改造的,主人将前后的墙都打通,不走单元门,顾客可自行在这个长走廊里鱼贯而行。罗思义和黄明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个狭长的走道里,黄明的怀里揣着一盒piaji,手里吃着大舌头,第一句便问罗思义:“瘦子,玩不玩piaji”。

于是,罗思义走进了黄明的团队,团队的主要目标是给漫长无聊的小学时光找些乐子。当时piaji整个小区都在玩,是一种圆形的纸片,吸引小学生注意的是圆形纸片上印的动漫角色,玩法是一人一回合,用自己的piaji去扇对手的piaji,如果能够把对方的piaji扇翻面,则可收纳对手的piaji。这种玩法即增进了交流,锻炼了技术,满足了动漫瘾,还顺带满足了收集的欲望。

但黄明显然是迈出第一步的人,他不满足于单纯的用技术赢取别人的收藏。胖子采用了一种策略,思考如何才能让自己的piaji变得沉重,或者说,如何使对方扇不动自己的piaji。这样,诸如做旧新piaji,用油浸透piaji,两张piaji沾在一起等花式玩法相继出炉。

罗思义非常喜欢做旧piaji,他常常花钱从便利店中买来新的piaji,然后寻找一处合适的地面,开始用piaji摩擦地面,直到纸片上的动漫人物有了不同程度的摩擦划痕,这时罗思义才承认,这些做过旧的piaji才是他得力的战将。

但即使如罗思义和黄明如何在纸片上做文章,遇到杨奇却总是赢不了,罗思义为此输了他最喜爱的超级赛亚人做旧二层油piaji。打的多了,罗思义才发现,杨奇这小子是个纯粹的技术派,他有许多战术,比如,手腕的发力方式就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点,杨奇有的时候可以直接把对手的piaji崴翻面,就像用勺子一样。或者利用地形,将对手引诱到地形高差处,轻轻一扇,就结果了对手。

三个人打纸牌打的多了,发现三个人在一起玩耍时,才能发掘出最大的快乐。

时间流逝,这种玩乐的风潮也在变 。悠悠球,玻璃球,四驱车,罗思义一直投资着这些爱好。可有的时候手头也会紧,罗思义也知趣的就此打住,遇到伙伴们,便吹牛:“这算什么,我在玩更有意思的东西”。黄明忍不住问他玩什么,罗思义一时语塞,便糊口说了句:“我最近痴迷模型玩具”。说完,罗思义意识到,过两天,小区街坊中不会真的开始流行插具模型吧?

黄明是个行动派,他马上沉浸在汽车模型玩具的领域中。罗思义等着黄胖子分享他的心得,可一连等了一周,也不见黄胖子的影子。罗思义耐不得寂寞和好奇,登上六楼,探头望去,看见黄胖子摆弄着一排汽车模型,一看就是好货。罗思义好奇模型的来历,但黄明只说过几天一起参加一个秘密行动。

“上批玩具是从这家家乐福里弄的,这回我们去给你弄点”大伙兴奋的说道。罗思义知道他将要去偷东西,准确的说是帮同伙望风,摄像头和保安等概念混杂在记忆里,等出来后,罗思义突然觉得这个临时的谎言让他心慌,便将模型送给了伙伴。

记忆又突然模糊了起来。罗思义只记得之后黄胖子又去家乐福搞了一批货。不幸的是,这第三次被抓了。

第三次罗思义没有去,第二次之后不久罗思义开始补习起了英语。在小卖部遇到了杨奇,说到黄明和其他战友被抓,被父母教育了好一阵子。

不久之后,黄明消失了,胖子随家人去了新加坡。望着略显空旷的小区,罗思义觉得一个时代偷偷的消失了。

小学的高年级,大家觉得电脑是个值得流行的东西。似乎一夜之间,大家家里都有了台式电脑。没有电脑的小朋友便开始去到别人的家里看一些动漫啊,玩一些游戏啊。街头文化消失了。

罗思义的家里有电脑,但他一般不在家里玩,也不邀请朋友来,他一般都是去杨奇家。杨奇在游戏方面是个大萝卜,什么都玩,诸如口袋妖怪,塞尔达等。

大部分情况下,罗思义都要很晚才和杨奇告别。由于杨奇搬到了隔壁的新小区,和旧校区相隔的是崎岖不平的石子路,更没有什么路灯。每晚,罗思义都要走上一遍这条黑暗小道,大概十分钟左右,每次都是一场煎熬。罗思义走的飞快,在这条黑路上,他总会想起不愉快的过往,想起黄明,和一些尴尬的经历。

罗思义觉得,每一次他穿过这条黑暗小径,旧世界就愈发的破碎。

直到上了初中,旧世界终于被新世界取代了。罗思义怀旧,每次从小卖部后门出来后,他总要站在后面的锅炉房旁边,抬头仰望大烟囱。

这次,罗思义低下头,想起黄明妈妈对黄明的教诲:“儿子,无论做人做事,再一再二,你可千万不要再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