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故宫紫禁城,先后有明清两代,二十四个皇帝,诸多后妃、皇子、公主等皇族,以及无数宫女、太监居住。

这里地处北方,冬日寒冷而漫长。

清朝时期,北京城寒冷天气多达一百五十余日,最冷时,气温可达摄氏零下二三十度。这么冷的天儿,皇帝和后妃这些贵族,没有空调屋,没有暖气设备、也没有羽绒服、电热毯等保暖衣物,他们是如何度过冬天的呢?

到过故宫的游客都知道,紫禁城没有烟囱,这让人们感到很疑惑,紫禁城难道不生火取暖吗?

当然不是,皇宫取暖、做饭用的都是没有浓烟的木炭,因此不必专门设置烟囱。

冬季取暖的时候,聪明的古代能工巧匠修建宫殿墙壁,匠心独运,在墙壁中留有空心的夹墙,作为烟火的通道,北方俗称火墙。

大殿外廊檐下设有填加木炭的炉灶,燃料释放的热能通过火墙,传输到大殿之中,火墙的尽头——大殿台基留有气孔,便于排放有毒的烟气。

火墙式火炕内部构造

热浪通过火道进入火墙、火炕,使得大殿内的“暖阁”温暖如春。

明清两代都设有专门机构——“惜薪司”,为皇宫供暖提供木炭,烧火炕的人也是专职的。

紫禁城有数量庞大的群体,冬季对优质木炭的需求量很大,除了皇帝办公、休息的地方,其他后妃、皇子、公主也都需要木炭取暖,但是标准不一样。

清朝乾隆年间,皇宫每天供应木炭的标准是:

“皇太后一百二十斤、皇后一百一十斤、皇贵妃九十斤、贵妃七十五斤、公主三十斤、皇子二十斤,皇孙十斤。”

数九寒冬天儿,乾隆帝在暖阁里过着“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日子,十分惬意,忍不住吟诵道:“人苦冬日短,我爱冬夜长……”

真够没心没肺的,普通百姓连好一点的柴火都烧不起,赶上暴雪天气,城外的柴禾运不进来,就得燃烧那些潮湿多烟的柴草,忍受烟熏和寒冷。

清朝末年,皇宫的很多规矩遭到破坏,一些制度形同虚设,就连给皇帝烧炭的太监也偷懒,没有及时排出有毒气体一氧化碳,差点没把皇帝毒死。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记载:“宣统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晴。夜一时许,即被呼醒,觉甚不适。及下地,方知已受煤毒。二人扶余以行,至前室已晕去。卧于榻上,少顷即醒,又越数时乃愈。而在余寝室之二太监,亦晕倒,今日方知煤之当紧戒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