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打造一流文学微平台

刊名题写:王成勋

散文·随笔

我所经历的40年交通巨变

● 施宗灿

对于我这个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年逾八旬的老者来说,几十年来,亲身经历了祖国方方面面的巨大变化,常常会独自感慨,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这一代,是具有独特经历的一代,是尝尽酸甜苦辣、先苦后甜的一代。上溯,解放前,我们的前几辈,短短的一辈子,生活环境,生活方式,衣食住行,基本是几十年一贯制,没有多大变化,没有多少新意,永远是那么贫穷落后,潜意识里,似乎世界就是这样,生活本该如此;下溯,我们的下一代,不知道旧社会是个什么破破烂烂的样儿;再下一代或是下几代,不知道建国以来的前三十年和后几十年的变化,他们一生下来就泡在蜜糖罐里,住的是宽敞漂亮的房子,吃的是变着花样的鸡鸭鱼肉,穿的更是随心所欲,哪知道前辈们曾经的艰辛,哪知道生活的苦与乐的巨大反差。

我们这一代是幸运的一代,尝过了黄连的苦滋味,更懂得珍惜蜜糖的可贵。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别的不谈,只说说我亲历的交通方面的巨大变化吧。

1952年我初中毕业离开家乡到昆明上学。当时一般县城没有客车,是用货车当客车,名之曰:代客车(我在工作后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也常坐这种车)。乘这种车上下很不方便,得蹬着梯子从后面往上爬,车上没有座位,只能把自己的行李当座。因当时没有汽油而改装为烧木炭,靠蒸汽作动力。路况又特不好:曲里拐弯的盘山道,土路,坎坷不平,一路颠簸得让人东歪西倒的,有时甚至将屁股都颠的离开座位。车后扬起的尘土像一条黄龙直往车厢里扑,人人脸上身上都积满了灰尘,像是从土里钻出来似的。由于木炭车动力小,爬较陡的坡时,车上乘客都得下来帮助往上推,真是名副其实的“老爷车”啊。300公里的路程却走了两天,在途中还住了一夜。尽管旅途如此艰苦,但初次乘坐汽车的好奇心和离家求学的兴奋感使这种艰苦变为了一种快乐。

1955年我中专毕业被分到了河南。从昆明到郑州走了整整十一天:一天,云南境内的窄轨火车;六天,从云南经过贵州到广西的汽车,每天晚上还要在脏兮兮的路边“旅馆”住上一夜;四天,从广西到郑州的火车。那时火车速度很慢,武汉长江大桥也没建好,火车还得用轮渡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运过江去。大家都是硬座,没什么卧铺。困了就在座位上打个盹。到了郑州,河南省工业厅一位负责接待我们的干部说:“同学们长途跋涉,辛苦了!”我却在心里说:一路都是坐着,沿途看看风景多好玩啊,有什么辛苦的。确实,那时血气方刚,满腔热情,辛苦不辛苦,心情说了算。

1972年,我和爱人带着两个孩子回云南省亲。那时卧铺少而且相对于工资也很贵,一般人舍不得买。我和爱人在现在已绝迹的木条椅——名副其实的硬座上坐了三天三夜,困了就在座位上打个盹;两个孩子晚上则睡在用报纸铺垫的座位下。那时,火车不仅速度慢而且车次少。列车上常常是人满为患,过道上挤得水泻不通。上个卫生间都很困难。火车头大多是烧煤的蒸汽机车,夏天不开窗吧,因没有空调闷热的要命;开窗吧,火车头烟囱冒出来的带着煤灰的黑烟直往车厢里钻,不仅气味难闻,脸上、脖子上、身上还要经受烟灰的“洗礼”,落一身煤灰。那个时候,乘火车用“受罪”来形容,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1980年,我从河南调来北京。单位接送职工的班车还是那种从后面搭个铁梯子往上爬的代客车。出差、探亲坐的火车大多还是那种冒着黑烟的蒸汽机车。

改革开放童话般地迅速改变着祖国的面貌。代客车很快被淘汰;宽阔平坦的柏油路和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从我们老家会泽县到昆明,只需三个小时。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取代了烧煤的蒸汽机车,火车司机再也不用汗流浃背、一铲一铲地往锅炉里加煤了;车厢开窗也不会受到烟灰的骚扰;买票不再难,到处是代售点,一个电话或者是用电脑、手机在自己家就可以把车票搞定;长途旅程乘坐卧铺已是平常事,从北京至昆明只需30多个小时;近年开通的高铁、动车把车速更是大大提高,从北京到昆明当天即可到达。车厢干净整洁还有电视可看,再也不是那样拥挤肮脏了;车厢内有空调,冬暖夏凉;乘火车再也不是“受罪”,而是一种享受了。

坐飞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是普通百姓不敢奢望的事。如今,已成为大众出差、旅游的平常交通工具。给出行者带来了快速、舒适和愉悦。

几十年过去了,往事却是历历在目。只有亲历世事的沧桑变化,才能真正领略其中的甘苦。其间发生的巨变,使我恍若隔世。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从前的贫穷落后,更觉今天的富裕幸福来之不易。尝过苦的人更会珍惜甜的滋味儿。

编辑:蔡竹良

作者简介:施宗灿,网名白云,男,1938年生于云南。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业余写作爱好者。数百篇通讯、散文、诗歌见于全国各报刊。著有中国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的院士传记《多彩的人生》。喜欢唱歌、跳舞、旅游、交友。

新长江文学欢迎您来稿

投稿邮箱:

投稿须知:

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它公众号平台(纸质报刊除外)发表过的原创首发作品。

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报告文学、杂文、文学评论等均欢迎。如提供适合文章的配图更佳。

投稿时请附2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1-3幅作者生活照。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文章发表7天内“赞赏”金额暂由编辑部代收,1/2为作者稿酬,1/2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低于10元不发稿酬。后续赞赏不再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