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像所有人一样谦卑, 忙碌与分别, 走出家里,走在日复一日的大街。”

某天我醒来,有些东西就这样在生命里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融进了空气里,被西北风狠狠地吹散。

某天执着于是非,善恶的小孩,已经从心里被处决了。

某天我开始觉得,外面的世界怎么样,请不要和我有太大的关系,不要影响到我吃午饭。

可以很悲观地讲,我的十八岁,可能是我将来最不愿意回忆起的时间段。

我翻六月份之前写下的日记,实在像精神病人的自语。

一事无成,又神经脆弱。弱者失意。我再也不愿意回想起这个人了。

只是在写证明题的时候发现,我在青春期幻想过的可能性,最终都归档于零。我似乎与世界线性无关。

还好,我的十八岁,终于要过去了。

留下什么,我就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这句话是我从《蓝色大门》里偷来的。

某天朋友让我帮她想自我介绍。我有点惭愧,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机会好好介绍自己。我最喜欢的自我介绍模版,十七岁的张士豪对孟克柔大喊: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喔。没有太多强加的光环,今天人类只在乎你是什么奖项的得主。

好多人问过我,为什么叫惨绿青年。这是我第一次看concertYY,第一次听《亲爱的玛嘉烈》,听到的词。后来了解发现,它其实是一个成语,形容衣着平实,难掩其翩翩风度的人。也就是我一直置顶的那篇文言文。觉得自己被误解过深。其实它从来不是形容孤独自闭的青年。

“此人全别,定是有名卿相。”以及歌词的末句,“诚心祝福你,挨得到新天地。”是我对自己的祝福。希望惨绿青年早日翻过地平线。

“为了你,我吃过不少苦,这些都不提。我太清楚存在于我们之间的困难,遂不敢有所等待,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我也偶尔会想起我拥有过的青春。

如果昨天下了一场小雪,第二天走在路上你根本察觉不到下过雪的痕迹。昨天淋得一身雪花,第二天醒来发现外面春光明媚。就算经验丰富的北方人也很难辨认昨天是否下过雪。这不是一场酝酿好的大雪。听说,真正的大雪,需要靠三四天来融化,融化的时候极冷。你有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百年一遇的大雪,撒多少盐都难以消去。你只好等,等春天慷慨解囊。

我怕说爱,“爱”这个词过于沉重,太认真了。我是那种会说“我是爱你的,你可不要当真啊。”这种轻浮语句的人。love you 可以for a while 不可以forever。我害怕一段感情复杂的关系,想起来我好像断送了所有这样的关系。一个人可以拮据度日,两个人就会互生怨恨。

某日认真听过hins的《春秋》,阅读歌词以后。仿佛被人识破痛觉神经感受器所在,不停刺激。春秋只记载要事,而我爱你欠意义,哪配得上为你伤春悲秋,死后也不配被载入痴情司薄。憾事和心事本不该有。其实一个人要是被爱过恨过,被对方用文字记载。时而爱意横流,时而咬牙切齿,挺好的。可是,记录者才是痛苦的。有时觉得夕爷的词总流露出一点惨死情场的壮烈,听了令人悲悯痛哭到失声。夕爷的词很多都离不开东京,毕竟和爱人共度过的仅有好时光,怎么能不蝉联往复的重现在自己的笔下。可能是我听的量还不够,客观评价是难做到的,一些个人观点,仅仅局限于我听过的。所以我觉得我浅薄一点,我爱歪门多一点,当然,只是因为我了解他更多一点。我觉得歪门的词里爱恨很分明,适合我这个年纪的人听。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个衣着光鲜奇异,嬉皮笑脸的胖子,漫不经心走过你身边,会一刀插入你心。

我是一个失败的文字记录者,凭借草稿箱里的只言片语,本想拼凑起来,再添油加醋一点。后来发现,现在再写,也是情感不真挚的语句,企图模仿十七岁的心情去写。不像,都太不像了。不是当下产生的感情,日后我重新临摹,全是造假。

我常在微博里轻描淡写或者写得佶屈聱牙,只是我想说,但是我不想被人关心的打听。

相逢畏相失的下一句是并著木兰舟。但我喜欢第一句。我在《四月裂帛》里理解了一套湖水理论,套上去可以通解。大概是,遇见一位令人欣喜的朋友。你应该庆幸与对方相遇于同一湖域。不要贪心于同舟与否,因为舟迟早会倾覆。不如望着对方随余波消失,若你遇到可喜的人,我定当祈福祝祷。我会在WeChat看你一生转变,看你和朋友合照,看你发生一些很好很好的事情,我也会及时送上祝福。若你需要人分忧,随时可以打给我呼救。

我决心学习墨镜的新美学处理方式,“遇上过就灿烂过。”

一个胡子拉碴的硬核大叔唱过一句:人生来不着边际的烂塘,你像不切实际的春水。总之,谢谢你经过我。其实我想告诉你,无知的我,爱你很多。这句是真话。

我的世界曾经向你倾斜,「我曾经眼里只有你。」

你永远成了一幅画,就这样挂在我心间。所以港人常说的“挂住你”是否有这个意思呢。

如果你是一幅画,那我只是背着手站在警戒线外的观赏者。我知道我很欣赏,可是我不能挂回家。

“世界要你努力去考取功名,但是真诚才是最大本领。”

十八岁活得稀巴烂的,六月份之前的事情就不想再谈了。之后莫名其妙被命运一脚踢到太原,我到现在也还是很失望。梦想从繁华大都市掉落到一个工业化过度的旧城。真正意识到高考考砸,不是这个学校名头是什么,是我意识到周围都不是我想认识的人,不是能open my eyes的人。加了广播站,每个星期给稿子配配乐,不用露面社交,还有学分拿,非常知足了。我的大学生活没什么意思,想吃好的就一个人骑电动出去。交朋友对我来说耗费时间精力,你我互不相吸,那就拉倒吧。一个人吃饭挺好的,我不用在吃饭过程中听人谈论我不感兴趣的事情。如果不走到食堂窗口前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会吃什么,和别人共餐,路途中就要商量好,没劲。消极地想,反正四年后我就滚了,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回来,机票那么贵。

太原目前下过两场雪。初时见雪的天真南方人,举着相机整个校园游走,拍了一百张照片,能看的只有十张。po出去换来南方好友的likes。“羡慕”的评论很多,其实我不太喜欢这,当年志愿出来的时候,我几乎崩溃了,和爸妈争执了很久,最后被我妈磨了很久,她选择在早晨九点钟我在睡梦中来磨我,讲了一堆,我以为我在做梦,说好好好。最后填的时候放弃了青岛和重庆,她请我高高兴兴地吃火锅去了。过了几天才觉得不对劲。果然,上天待我真狠,前两个以为肯定稳一个的,最后都差了一点。最后只好提了一大一小两个箱子,跨越了祖国一半的山川湖海。比我高三幻想的目的地乘了一倍的公里数。我妈临走时不好意思地抱了抱我,用惭愧地语气说她不该把我一个人扔这么远。还好这个城市会降雪,削弱了我对它的厌弃。

我靠看贾科长的片子,试图了解这个地方。北方的冬天没有颜色,天气摇摆在阴晴,阴得时候什么也看不到,晴得时候几十公里外的烟囱吐出的烟连续而醒目,常有景观壮丽的落日时分,衬得理工大金碧辉煌。黄昏下常有好故事在发生,我也常常怀念,那些没有发生的事。

国庆和福建老乡出游。选了王家大院,晋中晋商院子很多,怕人多,挑了个大而不知名的。结果逛了一圈,从后面穿过长长的小吃街出来的时候恍然大悟,操,我们要是从这进去,还买什么票啊。周围不像一般景点的周围,人群聚集,商业发达。

最后决定打车去县城里的万达广场吃顿火锅,结果对着导航走来走去都没找到,最后站在一座正在建设的框架异口同声说了一句我操。眼里看到的街景,仿佛就是孕育在科长镜头里。贾樟柯曾在许知远的《十三邀》节目里说道:“实际上,我在重新拉开我跟城市和世界的一个距离,我回到我出发的地方,寻找建构一个新的角度去理解生活,理解我自己。”

“过去我离开故乡,是因为我需要有一种经验,我需要去看世界。现在回到故乡,是因为我需要获得我所需要的角度,我们对实体生活的感受是越来越弱的。”

冬至和老乡们去滑一次雪,虽然一开始要摔五次才能顺利地滑下来去。最后会控制方向以后,从两百米雪道俯身冲下来,觉得自己光芒万丈,天下无敌。

其实北方的冬天,也没这么差劲。我试着背弃亚热带,朝着沙砾大雪起舞。可是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城市,百般适应还是不适应,用力开心还是不开心。

所以说,人最好的时候,都是不自知的。虽然整个高三郁郁寡欢,如今却觉得如果我还可以过成千上百个那样的日子我也甘之如饴。因为我可以每个傍晚饮小冰,不用喝廉价奶茶粉泡出来的的液体,我可以在失落的傍晚call朋友一起晚餐。

此地不宜久留。

假如你高抬贵手地放过我 我将半梦半醒地过完余生

多希望在我的浪漫情愫消亡,变成一个彻底反浪漫主义的成年人之前,我能遇上一个躯体,装下我所有的浪漫幻想。我们彼此看见,只剩喜悦。同我一起温书逛街,听歌看海。我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你下药,在你点的东西里加两颗相思红豆。我要你暂时为我所困,痴缠我,最后憎我,离别我。这样我才有可能,被你咬牙切齿地记录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会去香港,会去看富士山,将来还会游历欧洲,什么希腊,波兰,芬兰,冰岛,都可以。我以前听过人说,他要在29岁之前游遍欧洲,最后去芬兰冻死。北欧是一个合适的死亡终站。不知地球尽处的冰岛到底有没有避世小镇,不知雷克雅未克会不会有蓝鲸。我知北极里有一束光,将来你陪我去望,我现在如觉得绝望,想到那束光我也会全部释放。

我会为你写一封露骨的情书,抛向泪光闪闪的世道。

我彻底爱上消极的浪漫主义,阿p今年说,他已有爱人,香港无他嘅事。我没见过结冰河面。晚自习完我特意走到南门走在冰面上。宇宙浩大,而我的眼里只有燃起的微弱星火陪伴我。为何人间绝色始终只能装饰于我身外。我站在珍惜生命的警示牌下,东区有人跳了楼,家乡发生惨烈事故,几百公里外发生了一起爆炸。今晚我会梦到自己困于湖底,游到冰下拍打求救。太阳照常升起,光线射到冰面折射几次,我会觉得外面的世界模糊而伟岸。

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昏昏沉沉地看完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听到马小军最后冲着米兰喊了句京味十足的“有劲儿”。我也觉得自己有劲了,一跃而起,沿着操场跑了两圈就倒地不起。我想,我已经不在是动物凶猛的年纪了。

我要十九岁了。这是我二十岁之前的最后一年。并且希望今后可以挺起胸膛好好生活。

一八年的最后一天跑去烫头,遇到一个很nice的Tony老师。

人值得命中减少几秒,去烫一次头。虽然平常看黄金眼的理发店诈骗看得很多,但还是忍不住办了张卡。因为我喜欢固定下来一个习惯,比如我会尝遍食堂所有窗口,奶茶的所有口味,最后只去一个窗口吃饭,只喝一种口味的奶茶。所以我临离龙岩时去找高师傅剪头发。他说他第一次给我剪发的时候,我还念初一。我很懒,只喜欢按同一种模式生活。

我站在镜子前,不知道人一岁一岁的增长到底如何体现。我不太爱正经地照相,所以留下的影像很少,我不知道我的面容将被如何改写。单眼皮使我的眼睛藏不住深情密码,我天生不可用眼睛爱人,若我心中有意,只好告知你。

仍然情迷广东歌,粤语长片,想躲进墨镜的镜头里过夜。最近幻想对象是Rooney Mara,觉得古老的英格兰很美。想去玄武湖划船。回龙岩的第一件事,要给爸妈一个拥抱,去吃曹溪清汤粉,现在脆弱到会因为一碗排骨汤泪流满面。

一八年要多谢Mla,令我的歌单看起来不太毒。

我要谢谢我的朋友们,对我的照顾。让我可以成为一个,一直一直活在青春期里的人。可以被当作小孩疼爱,在最难过的时候永远有对话框可以打开,节日有礼物收。但是,我更希望做个大人,保护我爱的人们。我知道自己算是一个情绪不太稳定的人,老觉得我骨子里有恨意,可是它也没有具体的轮廓,但是谈到爱和快乐,你们的脸都很清晰。总之,我喜欢和幽默相对生活,身怀邪气的红男绿女们交友,大家骨子里都是流氓,互说骚话泻火,也没人会当真。

如果我一生中好友数量截至至此,我都不会感到遗憾。

总之,要快意余生。我要,你们也要。

新的一年,新的一岁,更多的钱,更多的书,更多的电影,更少的人,更透的自己。

今年我有了一些听众,谢谢你们的鼓励。其实我写的都是废话,这篇几乎都是我一些记在我备忘录的话,算是下半年的日记合集。写这个公众号本来想变成一个无情的商人,虽然到现在我也搞不懂怎么赚钱,但还是想谢谢你们。

“很感激背後五六七八九,推動我飛上月球。”

Viva Cugat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第三次取名失败以后耳机里放的音乐。

这算是我2018年的年终总结。

附上安溥的一句话“这一年我们可以不用更好,可是要值得。”

晚安我的听众朋友,晚是全世界的晚,安是你的安。

祝我生日快乐,祝新的一年,各位龙马精神。

“后来,不是未来,而是从此,现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