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东北常见的一种建筑物。

工厂里面的这座普通的烟囱是多年前那场惨烈战争的幸存者,如今,上面还依稀可见斑驳的印记。

国民党军队的占领,打破了新站小镇短暂的宁静。动荡中,人与物都显得异常的脆弱,厂房变成一片残垣断壁,机器设备也不复存在。

拉新战役在历史的必然中打响,工厂里的一座烟囱,这动荡中的幸存者,同样没有逃过炮火的侵袭,印记斑斑。

它与这个山区小镇一起度过了历史上最漫长的三天,三天的炮火连天,三天的硝烟弥漫,最后都成为落定的尘埃。

硝烟散去

胜利的喜悦变得异常清晰,欢呼声取代了隆隆的枪炮声。烟囱在摇摇欲坠中与地下酒窖中的橡木桶一起逃过了战火。断壁残垣也跟着庆功的山葡萄酒狂喜、振奋起来。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长白山酒业集团《酒道》一书

图片来源,长白山酒业集团金斗宫葡萄种植基地冬季清晨;烟囱照片来自百度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