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的腊月二十三临近,不禁想起儿时的腊月二十三。那时候只要一入冬就翘首期盼,天天缠着奶奶问“奶奶,腊月二十三咋还不到来呀?它到底啥时候才能来到,我们啥时候才能吃凉拌鸡呀?"

奶奶慢条斯理地磕掉烟锅里的烟灰说”过了二十三,过年还有整七天。”边收起烟锅奶奶边说“俗话说,二十三献灶王,二十四大扫除,二十五洗被褥,二十六发酵头,二十七蒸馒头,二十八捏饺子,二十九喝黄酒啃骨头,三十后晌把秧歌扭。”每年腊月二十三对我们家来说都尤为重要,日子过得再穷再艰难必须得有煮鸡凉拌干豇豆、粉条子,作为主菜。灶干粮更是必不可少的主食。

腊月二十三一到,清晨,父母亲天不亮就起床,早早吃过早饭,收拾利落所有杂活,母亲烧开水焯干豇豆、粉条子。烧开水烫鸡毛。兑发面、搋发面。炒芝麻或是胡麻<因为那时芝麻极缺,胡麻当时当地连队里有种的>为烙灶干粮做准备。父亲喂好猪、羊、鸡。抓过来一只最大、毛色最鲜亮光滑的大公鸡宰了<据奶奶说老祖辈传下来的,二十三敬献灶王爷的鸡,必须是公鸡,公鸡代表着整个社会以及整个家族乃至全家人的诚意。母鸡是不能享受这种权利的。当时,听奶奶这么说,我很不服气。现在看来,十分理解老祖辈们的苦心。那是因为当时社会男人无论你强你弱都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是家里的一片天,公鸡象征着男人。女人是无权享受撑起一片天的权利的,无论你强你弱你只是一个主妇仅此而已。所以母鸡咋能上得了厅堂?>。煮鸡也是很有讲究的,鸡不能剃碎了煮,要把一只鸡整个爬在锅里整煮。 等鸡煮透了,母亲手中香喷喷的灶干粮也已经出锅。烙灶干粮也是不能马虎的,母亲总是头一天就把已经放干掉的发面“引头”泡上,攥了一遍又一遍,把泡软的干发面攥成泥状后,澄清再箅出上面的清水,重复几次才能兑干面粉,等面自然发了再兑一次干面,搋进清油、兑发面所用的水必须是父亲用当地灰蒿烧制成的灰化成的灰水,用滚烫的开水快速浇到灰上烫开不停地搅拌,澄清用这样的灰水兑发面,烙出来的干粮特别松脆爽口。母亲的灶干粮薄厚均匀,大小一致。个个都有标准的碗口那么大。一层一层卷着香味十足<滚烫的清油泼在炒熟研碎的芝麻或是胡麻上面立刻香味扑鼻>的胡麻做成的陷,锅盖一掀一个个灶干粮金黄灿灿、香、酥、脆可口。看得我们垂涎三尺,但是,奶奶却不许我们触碰。生怕我们的小手把干粮给弄脏了、或者一不小心把口水掉到上面了。

奶奶捞出整个鸡放在家中最好也是最漂亮的大盘子里,另一个盘子里放上十五个灶干粮。恭恭敬敬地把两个盘子敬献在灶台正中间的灶火门上方。奶奶十分虔诚地跪在灶膛正中央,父亲跪在奶奶稍左后一些。奶奶的长孙跪在父亲稍左后,我们则跪在奶奶长孙<我的弟弟>的身后。这一切进行的十分严肃认真,气氛庄严肃穆,没有一丝嬉笑,就连弟妹们鼻涕流下来都不敢吸溜。全家人都跟奶奶一样虔诚。

奶奶点燃香,嗑过头。起身把手里正在燃烧的香在盘子里的鸡和灶干粮上方转一圈后,跪回原位嘴里一直像是在述说,大意是这样“灶王爷请收下我们全家老小的一点点心意,您一年四季辛苦操劳,为确保我们一家老小一日三餐辛勤劳作。我们一家真心地感谢您。”祷告完毕。奶奶起身撕下一片鸡肉、拧下一块灶干粮轻轻放进灶膛里的火中。然后对我们说“都起来吧,现在灶王爷已经吃过了,剩下的就该我们一家人尽情地高高兴兴地吃了”。

这时,母亲已经把皮芽子切碎、撒上花椒面、红辣椒面子,清油烧得滚烫泼好葱花子。拌入提前焯好的豇豆干和粉条中、只等鸡一敬献过赶紧撕成小条拌均匀。一大盆色香味俱全的凉拌鸡肉总算可以吃了。

母亲的灶干粮我们家一直流传至今,为了让儿孙能够记住祖传的灶干粮、以及凉拌鸡。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我们家都要按照从前的做法。做一顿凉拌鸡。烙一锅灶干粮。虽然没有向奶奶那样跪拜,但是,奶奶那种敬仰万物的精神值得我们传承。奶奶秉承一颗善良的心,跪拜一年四季为我们提供烟火的灶台<奶奶称它为灶神>,虽然,当时我觉得奶奶的行为滑稽可笑,明明是自己骗自己呢。可是,奶奶却做的那么虔诚,非要笃定这个灶王爷是存在的,我问奶奶“我咋看不见灶王爷来吃鸡肉?咋也摸不见灶王爷呢?”奶奶倏地堵上我的嘴说“可不敢瞎说,看到烟囱里冒出来的火花没?那些红的、绿的、黄的、蓝的、紫的、白的、橙黄色的各种颜色。多么妖娆好看呀,据老辈人说,那可是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娶媳妇,村里人们为迎接灶王奶奶,家家户户不管多忙多累都要把锅灶收拾的干干净净。村民们的行动感到了新媳妇。灶王奶奶看到灶王爷爷忙得起五更睡半夜,不顾自己是个女人,更不顾及自己是个新媳妇、不顾所有人们的反对<当时,新媳妇按规矩是不得抛头露面,外出干活的>拿上家什,硬是跟随灶王爷走家串户,为家家户户捅烟囱、扒烟灰。使得家家户户在过年期间烟囱都能利利索索冒烟、痛痛快快着火烧饭。来年日子过得风调雨顺红红火火。因为当时她是个新媳妇就能有新衣裳穿,她穿着鲜艳的各种绸缎衣裤,爬上高高的烟囱,烟囱里的烟从此就变成了各种好看的颜色。人们为了纪念她每年腊月二十三这天都要敬献一只整鸡、一盘灶干粮。这个习俗由来已久。

不管世上有没有灶王爷,不管奶奶跪拜的神灵是否存在,至少奶奶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待世间的一切事物。仅凭这一点我就非常地敬佩奶奶。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了,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真心希望奶奶和父亲在地下也能感知到凉拌鸡的味道,能够感知到灶干粮的味道。但愿我们芳草湖人家从古到今的凉拌鸡、灶干粮能够永永久久流传下去,世代相传。

大家好!

我是杨福华,喜欢写作,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腊月二十三了,今天心情异常激动,回想起儿时有奶奶和父亲陪伴的每一个腊月二十三,禁不住写下此文,如有不周万望谅解。

真诚地祝福所有人们腊月二十三开心快乐。家人安康如意,一切安好!

谢谢大家耐心阅读和鼓励,期盼得到大家的赐教和点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