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暑假期间,我曾在乡间小住,和隔壁的孩子常在一块玩。那家有一天来了个亲戚,是四川人。那人是隔壁孩子的堂伯父,那孩子叫他“巧伯”,我也跟着他一块儿叫。

有一天,我和隔壁的孩子聊起了水浒李逵吃人的事。那孩子觉得心目中的英雄遭到了玷污,大叫不可能,正在争执,巧伯过来问为什么吵架。隔壁孩子说我造谣李逵吃过人肉,巧伯却叹了口气,道:“真有这事,我还碰到过。”

原来这是20年前的事了。当时巧伯才50多,在四川某个村子里当生产队长。当时全国发生了大饥荒,饿殍遍地,苦不堪言。

巧伯虽然饿得眼睛都绿了,但他仍然很敬业,每天早晚都要去粮仓巡视。有一天晚上,他因为饿了一整天,醒来时天已很晚了。巧伯想起还没巡视过,就拿了个糠团子一边啃一边走。到粮仓边忽然看到粮仓的气窗里塞着半截身子,原来是个人正在往里钻。粮仓虽已空了大半,但还存着明年的粮种,这人定是想偷种粮去吃。

巧伯气恼非常,将那人一把拖了下来,原来那是村里一个不上进的混混,还是巧伯的远房侄子。

巧伯大为恼怒,当即将他一顿臭骂,可是那混混明明做了混账事,却还是理直气壮,说道:“巧伯,我吃种粮还是小事,你知不知道村里都有人在吃死人了?”

发生灾荒以来,村子里也有几个年老体弱之人饿死了。那时还没有实行火葬,因此都埋在了田头。虽然也传说外面有某个地方饿疯了吃死人肉,但一直当成天方夜谭,巧伯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在自己村里,顾不得再去斥骂那混混,只是问道:“这是真的?是谁?”混混说:“是村西的郁道诚。”

这个郁道诚是个村民,家里有一个老母,还有妻子儿子。他生得很是魁梧,手大脚大,虽然面相很凶恶,却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对老母极其孝顺,在村中口碑也很好。

巧伯不太相信他会干出这种疯狂的事来,惊道:“你可别瞎说,这种事不能用来诬赖人的。”

混混叫屈道:“巧伯,我也是饿得没办法了才来偷种粮,不然我怎么干得出这事来?郁道诚家有老有小,可他家里深更半夜的正在开火,你也不想想他在烧什么!”

巧伯见他说得理直气壮,抬眼望去,隐隐见郁道诚家的烟囱里果然在冒烟。但就算他半夜里开火也并不是罪状,巧伯犹豫道:“说不定郁道诚家里还存着什么吃的吧。”那混混道:“唉,巧伯,你也太老实了!”

原来这混混白天没吃的,喝了一肚子水后,到了半夜里被尿憋醒。他出去撒尿时,突然看到郁道诚家的后院里有掘土的声音。

他心想难道郁道诚在家里偷偷种了番薯?马上就起了偷几个的心思。于是,他偷偷爬到郁道诚家的后院山墙上一看,却见郁道诚正拿着把锄头在后院里刨土,挖了一个坑后,郁道诚放下锄头,却拿起了一把菜刀往地里割了一块下来,再把土重新埋上了回到门里。

他大为好奇,又见郁道诚家的烟囱突然冒出了烟,居然在生火。半夜生火,实在诡异,混混越发好奇,便绕到厨房边扒着窗缝偷看,却见郁道诚一家子都围坐在锅子前,手上都端着碗。

过了一会儿,郁道诚掀开锅盖拿铲子试了试,突然从锅里拎了一大块肉出来,放砧板上切开了,一家四口围着灶台吃了起来。

闻着肉香时有时无地飘出来,混混正馋涎欲滴,忽然郁道诚的儿子道:“爸爸,我还要一块死人肉。”郁道诚一下变了脸色,捂住儿子的嘴,仿佛听到了什么可怕之极的事。

混混在窗外也吓得遍体生凉,心想他到底是从哪里搞来了这么大一块肉,居然还埋在土里,吃的时候又如此诡异。他不敢再看,回来时越想越怕,心想郁道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那自己去偷种粮来吃也不算什么,这才一狠心来偷种粮。

听混混说了这事,巧伯也有点发蒙,说道:“过去看看!”他叫上队里的民兵队一同赶了过去。郁道诚开门出来一见这么多人,就有点神情异样。巧伯问他在吃什么,他支支吾吾就是不说。巧伯越发生疑,就带着人直闯厨房,见郁道诚一家人还坐在桌前,手上碗都没放下,锅里只剩了点肉汤。巧伯厉声道:“你们吃的到底是什么肉?”

郁道诚的妻子和老母也吓得变了脸色,却不说话,郁道诚的儿子更是吓得大哭起来。巧伯连声追问,郁道诚儿子才道:“爸爸说,这是死人肉。”一听这话,几个人吓得脸都白了。巧伯马上到后院,照混混说的地方一掘,果然发现泥土里埋着一块肉,已经吃得只剩一小块了。

见人赃并获,民兵队长马上叫队里的民兵将郁道诚绑了起来,连那块肉一块儿连夜送到了大队里。

后来听大队里的人说,郁道诚开始不肯说出肉是从哪里来的,拷问之下才说了出来,说这是日本人轰炸重庆那年他爷爷告诉他的。

当时正值兵荒马乱,也是饿得受不了。他爷爷心疼孙子,有一天偷偷给了他一块煮熟的肉吃。郁道诚问爷爷这是哪来的,爷爷一开始不肯说,后来郁道诚追问得急了,他才道:“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死人肉。”

原来郁家代代相传,说自家后院的树下有一块死人肉,是从雷公身上割下来的。这块肉割了仍能长出来,永远都吃不完,但吃的时候绝对不能开口,否则雷公知道了会大祸临头,而割时也不能割完,一定要留一点儿做种。

说着,郁道诚叹道:“那年我还小,没把爷爷的话当回事,有一天吃肉时说了一句话,爷爷就在那一天被日本人炸死了。这回准是儿子吃肉时开了口,才有这场大祸。”

大队里的人哪会相信,说他不老实,定是挖出尸首来吃,把他批斗了好几回。等一放出来,郁道诚就带着家人不知了去向。而那块死人肉被当成罪状搁了几天,成了硬邦邦的肉干,有人看了觉得恶心,便往野地里一扔。

听巧伯说了这件事,我有点毛骨悚然,那一天回家正好吃红烧肉,我一想起巧伯的故事就死活吃不进,后来还当奇闻讲给别人听过。

直到上了中学,有一天读《山海经》,在《海外南经》中有一条郭璞注说:“聚肉形如牛肝,有两目也。食之无尽,寻复更生如故。”这个东西就是“太岁”,也叫“视肉”。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郁道诚根本没有说谎,他说的“死人肉”其实应该是“视肉”,只不过没有文化,才讹传成此名。

(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下面,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