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击 上 方  “成都方志” 关 注 我 们

说起成都东郊,每个成都人都会提到东郊记忆。是不是觉得工业园区风的打卡地很是新鲜?其实,成都东郊,曾经也是老成都工业发展的一段缩影,在时间的流逝中,他留给我们的还剩那些工业文明的印记。

成都“东郊”,既是一个方位,更是一段流淌在历史中的诗歌。上个世纪50年代,成都东郊在新中国的曙光中向着现代工业文明起航。“一五”时期建设起的东郊大厂,是当时中国西南地区的工业脊梁,建设者们在这里奉献了他们的青春与激情,谱写了人生的壮丽诗篇。经历了改革开放前期的阵痛之后,东郊工业完成了华丽转身,延续着东郊的荣耀。

△如今的成都东郊记忆

(一)传统了数千年的消费型城市

半个世纪前,苏联城市规划专家莫辛就对成都作出了这样的描述,他说成都这座城市得天独厚、历史悠久、文化昌盛、气候温和、物产丰饶、风光美丽,城内有两河相拥,城周有风景名胜和森林簇拥,远郊有许多的旅游胜地,这是最适宜人居的地方,是世界上少有的自然条件好的城市。

灵动、温柔、包容、富饶,成都浓厚的历史底蕴滋养着这座城市所独具的魅力。成都的历史可谓庞大,可谓悠久,可谓源远流长。然而老成都的繁荣里面鲜有工业的元素,工业这个词汇对于成都而言,陌生得太久。成都,只能是一座四处流淌诗辞歌赋的城市,至于工业,在成都历史的记忆中是一个生词。

直至民国时期,成都的工业仅有“三根半烟囱”,这是很成都的一张时代标签。第一根烟囱是启明电灯公司的,据说该公司从1906年筹建,于1909年建成,仅有一台蒸气锅炉和一个直流发电机,发电量仅7.5千瓦,后于1912年扩建,发电量增加到200千瓦。或许这是几组引人发笑的数字,但在当时却是成都电业的第一抹曙光。第二和第三根烟囱分别是裕华、申新纱厂的。1943年,日本侵华战争的狼烟席卷中国,沦陷区的轻纺企业纷纷内迁四川,重庆裕华和宝鸡申新相继在成都三官堂一带投资兴建裕华纱厂和申新纱厂,两厂各建起一根高大烟囱,以锅炉蒸气机为动力,共有纱锭近万枚,拥有半自动织布机百余台。同年,民康染厂在成都南门外建厂,因其烟囱高度仅50英尺而被戏称为“半根烟囱”。当时的成都除了“三根半烟囱”外,实在寻不到能够拿上台面的工业企业了。所以工业对于民国时的成都而言,依旧遥远。

(二)向现代化工业城市转变

新中国成立以后,成都开始真正意思上从传统消费型城市向现代工业城市转变,一座城市的命运以及这座城市所承载的厚重历史也因此而嬗变。

△50年代东郊企业厂区

1949年,一个足够崇高的信仰被鲜艳的五星红旗飘扬得淋漓尽致,这座城市的文明史册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当年冬,成都点燃了工业的火种。为了把成都这样一个传统了几千年的消费型城市向现代工业城市转变,成都市人民政府清理整修废置残破的机器设备,改善具有开工能力的工厂,按照“公私合营、集体、国营”的模式整改建立新工业企业。“工业调整三原则”成为成都城市史上划时代的决策,一座城市的格局由此转折。

于是,一个个深埋在历史尘埃中的名字被抠出来,一段段几乎忘却的回忆变得益发清晰起来。“工业调整三原则”出台后,市政府接管中瑞烟厂,兼并泰和、富群、华中、华胜、杰伦、永祥、国光、联合等烟厂,成立了国营成都烟厂;原本就规模较大的新生和培根火柴厂兼并其余四家私营火柴生产企业,开始生产红磷火柴,次年与公私合营后的大同火柴厂组建国营成都火柴厂;1950年,利民麻织厂开始仿印度麻袋生产粮食包装,结束了四川粮食外包装由省外调配的历史,后来更名为成都麻袋厂;1951年,川西、宝星、大经、大昌等小规模纱厂走公私合营道路,合并成立成都纺织厂;1952年,启明公司经过增加麻柳湾电厂设备,提高发电量等一系列前期工作后,与川西电业公司合并成立成都市电业公司;建厂于1936年的清华女子织巾厂与其他小型工厂合并组建成都毛巾床单厂。食品、化工、制革、造纸、砖瓦、制药……各行业先后以公私合营的方式整顿改造,成都迎着曙光向现代工业文明起航。

△50年代东郊企业职工宿舍

根据城市总体规划方案,成都先后对东北郊、东郊、西郊黄田坝和西北郊铁路工人住宅新村等工人住宅区进行大面积的规划建设,市民们给建设规模较大的铁路工人新村取了个形象的名字叫“铁半城”。对于那个年代建起来的“干打垒”房屋,我们至今还记忆犹新,有的地方甚至还能够觅到它们的身影。于是,“干打垒”房子也就成了那个时代的特征之一,一度还是那样的透着“洋气”,那是“工人老大哥”才有资格居住的。

从“三根半烟囱”到“工业调整三原则”,那是一段与时俱进的伟大历程,更是一次思想的变革。思路决定出路,这样的改变对于一座没有工业底蕴的城市而言,无疑是命运的转折,乾坤的扭转。如果说沃野千里曾是成都平原享誉千载的资本,那么现代工业必将成为成都现代化进程的脊梁。

(三)在共和国曙光中诞生

“东郊”对于成都而言,既是一个方位,更是一段历史。它就象一首传唱经年的史歌,沿时空的山谷飘扬而至,音韵流转间已是岁月沧桑数十年。

△50年代东郊企业办幼儿园

1953年,是国家“一五计划”实施的头一年。这一年,中央作出了“以重工业为中心,集中力量进行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和我国自己安排的限额以上694个建设项目,以建立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础”的重要决策,成都也因此被确定为全国八个重点建设城市之一,由此开始了工业化的思考。1954年,中共中央西南局在重庆召开公私合营和改造改组工作会议,成都启动全行业公私合营与经济改组。1955年,国务院正式批准成都在东北郊、东南郊、西北郊各设置一个工业发展区,成都东郊被确为全国三大电子工业基地之一,以实施国家重点工程项目为核心的成都东郊工业建设由此启动,一个集重工、轻工,电子、机械,中央军工、地方工业于一体的工业集群即将诞生。

△1958年3月5日毛泽东视察刃具厂

为了配合东郊工业区建设,成都确定了“把农灌天然河道扩建为工业区供水专渠”的治理方案,启动了沙河整治工程,谱写了十万大军治沙河的壮丽诗篇。这个继御河整治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河道建设工程得到了成都各界人士的拥护和支持,先后近十万人不计报酬、不辞劳苦,无怨无悔地奉献着自己那份力量,他们中有机关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普通群众。这一群人,肩挑背扛,共淘挖土方230余万立方米,这个在简陋工具之下产生的数字让我们读懂了“东郊精神”,这是后来人从感性的角度为成都历史勾画的一个句号,是对一个时代最理想的诠释。水是生命之源,“十万大军治沙河”是老东郊人对生命的热爱。时代需要东郊工业,而东郊工业需要强大的电力支撑,电力能源建设离不开水的支持,这是一个逻辑关系,看似简单却是建设者们用行动讲述过的最朴素的语言。

△50年代东郊企业的厂长室

成都大工业时代的厚重帷幕徐徐拉开,东郊工业区成为这座城市深刻变革的着眼点。一曲强大得举世瞩目的精神之歌在这一刻唱响,成都这座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城市在晨曦中走向现代工业时代。(未完)

成 都 地 方 志

修志问道,直笔著史

与我们一起

览成都丨志成都丨品成都

成都方志原创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