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三厂大烟囱见证了三滩这几十年来的变化,从闭塞贫穷落后到生活小康……从担井水到自来水等等,无不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

辉煌九〇三大烟囱

辉煌九〇三大烟

在白银市靖远县工业园区有座大型稀土企业一一甘肃稀土集团。该企业是由原甘肃稀土公司依法改制的国有独资公司,主要生产稀土及相关化工产品,是我国稀土行业唯一的国家一级企业,1993年被国家计委、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认定为大型一档企业,始建于1959年10月,是为保证国家“493”重点国防工程建设需要而建的三线企业,曾定名为西北铍厂,靖远有色金属冶炼厂,1973年更名为甘肃第一冶炼厂,又称903厂,直至现在人们称903厂,建厂期初主要生产金属铍和铍铜合金,1975年转产氯化稀土,1981年10月改为甘肃稀土公司,该公司是我国稀土工业的奠基型企业之一,是亚洲最大稀土生产能力的产、供、销,内外贸独立经营企业。

该集团生产的"熊猫牌"稀土系列产品,是甘肃省首批授予的16个"陇货精品"之一,产品畅销国内600多家用户和日、美、法等20多个国家或地区。生产的农用稀土在农业生产中广泛应用,经使用的蔬果口感香甜,抗逆性好、耐贮藏,增产效果十分明显。

该集团有个闻名遐迩的景观,就是903大烟囱,纵穿公司的国道109线过往来客均为该烟囱雄伟惊叹!该烟囱据公司退休老员工松鹰说,高度135米,有句顺口溜"九〇三,九〇三,烟囱修了一百三"。曾为我国稀有金属及国防建设立了汗马功劳,现虽不再使用,仍保存完好,已成地理标志及企业的象征!

该集团在三滩乡政府西八公里处,其厂区、生活区及用水泵站所建设用地均属三滩的原旱沙地、沟坝地,因此与三滩有不解之缘。该厂建设初期,为穷乡僻壤、十分闭塞的三滩带来了活力。三滩六七十年代的生活用电线路,均是该厂免费引线安装,家户照明用电费用象征性收取,全年大约才二元左右。由黄河到该厂的十多公里用水管道,沿途有意开小缝隙十多处,供在山沟种地劳作的人畜及野生动物饮用,并与三滩人民共同修通三滩到903厂简易沙路等。三滩人民购紧俏的火柴食盐、以及寄信均在903厂生活区,有时也在厂里捡拾生产车间的炉渣烧火取暖等。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前,三滩人民经历了战乱、饥荒、地震、水患等,虽然在黄河边,却大都是盐碱地,主要靠附近山沟里的旱沙地、沟坝地,或是在别的地方插花地养活着,人民生活非常贫困,交通也非常艰难,上了岁数的人极少出过远门,有则很有趣的故事,可以反映出建国初期三滩的落后,903厂工人来到三滩,架设电路栽杆拉线时,有辆拉满水泥杆解放牌汽车与绿色吉普车停在三滩时,许多从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的乡亲围观看热闹,有位老人从没见过汽车,看到载重量大,速度快,不用人推,也不用牲畜牵引,而且鸣号声音大响亮,人还能进到车里面,不知这庞然大物是什么,感觉很是神奇,心想是除牛、驴、马、骡、骆驼而外,可能是没见过的大型驯服动物吧,便懦懦地问一位戴眼镜穿工作服,手上有手套的工人,"你这是啥牲口,到哪捉哈滴,多少个月这大滴可以下个小滴(意思是多长时间大卡车生产个小吉普车)?",那位工人不知是听不懂这位老人方言,还是没听明白意思,被问的是一头雾水。

在文革时期该厂曾派有知识的年轻工人给三滩农民当夜校老师,给学生当美术、武术体育教练,在重大节日或举行庆祝活动,表演文艺节目,唱革命样板戏等,每次活动人山人海,非常拥挤,那时家庭板凳少,会场除借用学校的凳子而外,大多村民自带土坯、小木桩等以做凳子用,每次会场有手臂佩带红袖带,专门维持秩序的至少有二十人,即使这样会场后面及周围站着的人为了看的清,往前硬挤,有时一挤,好象风吹麦浪一样,一大片人就会挤的倾斜,但不会发生踩踏事件,人们便会嘻嘻哈哈一笑了之,随即保持安静继续观看,可过一会,另一处也会发生同样的"挤揉揉″的壮观事,这种情景在七十年代不论是看样板戏还是电影却实是独特滴,这大约是人们渴求文化,渴求交际,爱热闹,极度缺乏精神食粮的表现吧。许多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到当时舞台下红火热闹,其乐融融的景象,现在每每各地放电影、唱大戏,看到人们安静或稀稀拉拉、寥寥几人,感觉这变化太大了!

七十年代初该厂曾响应“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党的号召,数百名知青插队在三滩,与农民一起垦荒劳动,与当地农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时至今日还有知青与村民互访,有的老知青不论在903厂还是已在别的地方安家的,如果听到三滩或靖远口音,分外热情,有时碰到三滩农民卖苹果、大米等农产品,即使家里有,也要再买点。

去年有两位不是本省的外地友友,几次三番要加入我创建的三滩新农业群,后得知是原三滩老知青,看到全国各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三滩这第二故乡变化了没,想了解三滩现状,想打听三滩变化,说白了想念第二故乡,留恋青春岁月,去年金秋时节,有六位相约共同来到了三滩,我带他们参观了学校、稻田、果园、黄河风情线、以及过去所住的知青宿舍旧址等,他们不时用相机、手机摄下一片又一片靓丽风景和一个又一个动人瞬间,回忆叙述过去的人和事,仿佛回到了当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虽然我比他们年龄小许多,没有他们上山下乡经历,但从他们那种溢于言表激动之情,感受出他们的澎湃心潮,能体会出他们对绿油油庄稼地的向往,呼吸农村新鲜空气时的心旷神怡之感,能感受出他们经历的许多酸甜苦辣峥嵘岁月;知青生活是艰苦的,又是单调的,每天伴随着东方升起的太阳,起床、洗漱、吃饭、下地,辛勤劳作一天之后,便又目送落山的夕阳,嘻戏玩耍,入梦休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苦苦熬过寒暑,又度过春秋,那时没有电、更没有电视、无线网,有的仅是煤油灯下玩手影,书籍都相当少,了解信息仅靠广播,人们通讯是信件。那个时候,谁能收到一份在外的亲友信,就感觉如同现在与中央领导有亲戚一样,是非常骄傲的事。试想那些没经过锻炼劳动的细皮肉嫩的书生,从灯火通明的繁华的生活区,来到这不仅要干脏苦累的农活,更要经受蚊虫叮咬,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的苦僧生活,其心理是怎样的痛苦,直至一九七八年恢复高考后,有的升学走了,有的光荣入伍参军,其余大多被招工安排厂里,后又部分调走他乡。

那时知青之间、知青和农村、知青和老乡、干部之间结下了最真挚、最纯洁的友谊。当我带他们到知青曾经居住宿舍旧址时,他们异常激动,就和几位老村民紧紧握手,互相问候,声语未尽却已眼睛潮润。

回首过去,风雨历程,903厂大烟囱见证了三滩这几十年来的变化,从闭塞贫穷落后,到生活小康,从崎岖不平沟路到国道109线、G6京藏高速横穿境内,从煤油灯到街道上有太阳能路灯,从漆黑的土坯小屋到宽敞明亮的平板房,从担井水到自来水等等,无不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何璞瑜,男,靖远三滩人,农业高级技师,曾多次荣获省市县有关农业科技奖励,喜爱写作、摄影,其诗词、散文、新闻稿,摄影作品时有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