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对河两岸有两根大烟囱,远远望去还以为是宝塔,走近看才知道是过去磺厂、铁厂遗留下来的废烟囱。经常看到有雀鸟在里面筑巢翻飞,周边是一大圈废弃的旧厂址。看规模当年肯定是红火热闹。

望着掩埋的荒草废墟,穿越尘封地岁月,遥想着当年的繁荣火热场面,思绪之船浮现大脑印像板,仿佛还在昨天历历在目!

水边岩寨地练铁开厂历史要追溯到解放前赵瑞林赵广他们那一代人了。当地有一顺口溜:“赵观赵广开杆铁厂,瑞林海云竞是炼些铁狗儿"。现在还可以在铁厂坡大量坡大路边看到很多当年遗留下来的废铁渣。

由于水边岩寨物产资源丰富,解放后首先兴办磺厂,就地取材,硫磺质量成色好,大量运出满足国防军工需要。

钢铁大跃进后,周边山林砍伐贻尽,荒山野草,杂木丛生,后来三年粮食饥荒后,百废待兴。

七十年代又办铁厂,岔河滩煤厂分厂搬过来釆煤练铁。一九七五年将水边桥头文壁拆除修烟囱,因此烟囱的上半截是砖块,下半截是石头。

当时水边可是热闹非凡,热火朝天,一派工业繁荣的景象。但最让周围群众记忆犹新的不完全是去背矿籽,挖煤,而是十天半月一回的放电影。那个时侯文化娱乐传媒匮乏,能看场电影是不得了的事情了,一听到要放电影,那简直是兴奋得不得了,比今朝看明星追星还开心。一到黄昏,周边十里八乡群众各家各户早早地就吃了饭,大人小孩成群结队走水边河底下大坝子去看电影。记得那个大坝子外围还有陈旧地木门厢房,里面的大坝子是当年赵家人的老屋基,看电影的人之多,多得无法形容,反正是挤满了,站满的话最少几千人,那热闹场面可想而知了。电影开幕之前一片嘈杂,但只要一放映立刻就清风哑静了,中途换片时,"哇!哇!……",呼声四起,呼儿唤女,叫兄喊弟,彼此起伏,互相寻找同伴。几段电影放完后大家相互拥挤,鱼贯而出,四散而去,顿时可见对河两岸大路上灯笼火把。马灯亮杆,像一条长龙跳耀延伸到顶上而去,那场景至今想起还激动不已。

当然,随后几天大家都是对电影内容津津乐道,相互讨论,甚而还偶有花边新闻传出,大概就是青年男女借望电影之机谈情说爱之类的吧。在那个封闭的年代,这可是背后的特大绯闻啦!

过了几年,水边铁厂拆回岔河滩去了,水边又重归沉寂多年。一直到改革开放后地方镇办企业兴起,又在水边开铁厂氿厂,水电站,媒厂,又重新热闹了几年,最后全部倒闭关门。河对面下水边的磺厂也是停了又开,大约在80年代完全关闭, 当年只看到磺烟在高烟囱上直冒,已看不到过去童子打桐子,桐子落,童子乐的情景。周围草木鄢败,满目荒夷。关停后退耕还林,绿色植被重生覆盖,现在已是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山青水秀,鸟语花香。

据说古郎洞景区将延伸打造九溪河峡谷旅游景观。届时水边八龄桥龙门峡谷石刻碑文,将与观众面对面直观交流!大家又可以重新陶醉在新环境的绿水青山里,在文物古迹中欢快畅游!心旷神怡!留连忘返……

作者:小庸

2018年10月

推荐阅读:

二郎微生活法律顾问由四川朝旭律师事务所提供

地址:古蔺镇迎宾大道帝景银都(酒街加油站旁)2栋2单元5楼

特邀 杜雄友 律师

戳开下面 广告,就是对小编最大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