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北纬40度的西北地区,早上八点钟醒来,拉开窗帘,外面是阴天,没有阳光,不远处的一个烟囱冒着柱柱白烟,北方萧索的冬天几乎没有绿色,走出去就是走进一个纯工业风的大厂间。我盘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景象与此刻自己的心情,这样的搭配似乎10个月前就出现过…

以为逃脱了大都市生活焦虑的我,拉着一个大号行李箱回到家乡,兴致勃勃地准备开启我轻松自在的小日子,把房子租在工作单位附近,楼下就是城市著名景点----将军衙署,上下班走路即到。工作内容不单调,工作氛围友好,中午食堂六菜一汤,饭后还可以回家睡个小觉。周末谈谈恋爱,看看父母,惬意吗?很惬意。但生活的鸡毛总不会放过你,不是突然出现了鸡毛,而是你不知道鸡毛的存在,它的突然出现会吓你一跳,让你一时间不知所措。工作了近半年,马上就过了试用期,谁知临近过年时领导开完会回来通知我,要把我调到二级平台去锻炼,这个回马枪杀得我措手不及,当时心跳加快,愣怔了半天,回过神来问领导,锻炼多久,答曰不知道,再问我工作中是不是犯了错,答曰没有,挺好。三轮问答结束,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答案。回到家后,哭着回忆了半年来我在单位的工作与言行举止,自觉确有毛病,与下一层级沟通时,由于业务的不懂不熟练,导致解答坎坷,甚至出现了抱怨的声音;出去吃饭时,作为新人,本应在举杯换盏间游刃有余,扛起酒桌的一半天,却因体质问题,一杯即醉,狂吐不止;党性问题上,还发表过一次谬论。如此这般,怎能不需要锻炼?就判你锻炼无期限。转眼间,要过年了,白色情人节那天,我收拾打扮一番,提着给爸妈带的吃的,准备回家,路上在想,我的情人节礼物怎么还没收到呢,心里有些忐忑,但转念一想,肯定是他想给我一个惊喜,等着吧。晚上吃完饭后,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微信写到:我们分手吧,我很渣,我会带着爱祝福你之类……由于一时难以接受,我说了一些狠话。半年来分分合合,我本应该理性的认识到,我们之间的问题难以解决,而且一直存在,甚至我自己也知道,但总带着一丝幻想与不甘,相信他可以做到,可以更爱我,能够有勇气及智慧解决他父母的偏见,能够来到我的城市,因为我多么的赤诚与可爱啊。但是,我太理想主义了,我忽视了在那个环境成长下的他本身就对我的家庭存在看法,更别提去说服别人了,更让我难过的事实是,归根结底,不够爱我。因此,我们越不过这不到两百公里的距离,越不过心里那一丝丝偏见,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灰色的天,碰上灰色心情的我,再穿上灰色的外套,让我们来一场灰色的约会吧,说不定转角处就会出现灰色的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