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我从您门前轻轻走过

我都想驻足把您深情凝望

心中涌动着爱的情愫,千言万语诉汇成一句话:我爱您——耀中!您是无数耀中学子浓浓的牵挂,您是万千耀中学子成长的摇篮,您是无数人梦想启航的地方,您是耀州人民心中最神圣的殿堂。您像一位饱经沧桑、聪明睿智的老者,静观世事风云变化,兀自岿然不动!您又像一棵古老的参天大树,历经百年风雨洗礼,更加枝繁叶茂,昂扬向上。

每当我从您门前走过,看到青春洋溢的学弟学妹们,思绪就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一九七九年的秋天,乘着一九七八年全国科学大会的东风,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我和闺蜜一起身背行囊,走了十几里路,来到梦寐以求的耀中校园,在这里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

那时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解放思想,开展实事求是大讨论,重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各行各业鼓足干劲,学科学用科学,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我们风华正茂,理想的风帆在心中高高扬起。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是我们的座右铭。带上耀中的校徽,走在耀州街头,看到别人羡慕的目光,我们很自豪,也感到肩上责任的重大,不辜负父母、老师的期望,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不虚度光阴,努力学习、追求理想!

那时候,耀中的条件十分简陋,我们住着二三十人的大通铺,喝水用大铁锅烧,吃饭是从家里背的馍,用开水泡了就咸菜,或者夹渣渣辣子。偶尔吃灶上的饭,要排很长很长的队伍,有时排到跟前,饭菜没有了,就胡乱凑合一下。灶上的早餐是稀饭馒头,下午最多的是烩面和玉米面饸饹,其它饭做的很少。玉米面饸饹,俗称“钢丝绳”,不知是不是因为正长身体的原因,肚子饿的快,所以吃起来特别香。我们通常一个礼拜回家背一次馍,大多是步行,有时候吃的快,三天就得回家一次。来回跑的腿疼不说,遇上下雨下雪,路上就更艰难了。

那时学校的大门还是两扇简陋的天蓝色铁门,左右各两间门房,西边门房后还是一家民房,民房院子很长,在校园里延伸着,再西边就是教育局,所以校园不规整。所有的房子都是土坯房,没有一栋大楼。进大门往西走,在中间两排教室的前面是一个杨树林,再往西是两个小操场,操场南面有小门通到西大操场。男生宿舍在校园西边,一排排坐北朝南,旁边也有教职工宿舍,最西边是菜地,分给各班勤工俭学种菜,我们就在那里种过白萝卜。那里还有校办工厂,再后面就是城墙,城墙上有小窑洞,供学生住宿,中间就是用土坯盖的两排教室,教室后面是学校的实验室、会议室、水房、食堂和管理后勤的职工宿舍。女生宿舍在校园的东面,前面几排是教师宿舍,隔成一小间一小间,房子后面各家建有厨房。后面三排是女生宿舍,一排有两大间,西边再隔有一小间得是教师的宿舍,看样子都是以前的旧教室改的。宿舍最后面往里走,靠近部队的地方,建有女生厕所。宿舍一排排都建有月亮门,院子里是高大的梧桐树和槐树。宿舍出来的小路旁,有一个水龙头,供同学们洗碗洗衣服。那么多住宿的女生只有一个水龙头,所以就训练了我们吃饭的速度,那时学习紧张,都怕浪费了时间,早吃完早洗碗,不用等。跨过宿舍旁的小路,就是东边教室,教室后面是图书室,图书室后面紧靠部队二层楼房,还有一排排砖箍的窑洞。教室前面是教导处,教导处就是大门正对的那个古色古香的大房子,飞檐翘角、青石台阶,门窗都是用黑色的木头雕刻成的花格子,还有木制的黑色高门槛,据说这里以前是一个庙,而这正是庙的大殿。教导处后面是一个高台,上面有个小房子,是学校的广播室。

学校的生活紧张忙碌、单调枯燥、纪律又很严。对我这个第一次离开家,在农村野惯了的孩子来说,就像是牢笼,很不适应。但我心里却一直跃动着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万丈豪情。那时候刚改革开放,社会急剧变革,急需要有一种精神鼓舞和引领。中国女排频频传来捷报,姑娘们勇夺世界冠军电视实况转播时,学校饭堂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后边的同学看不见,就站在高凳子上看。女排姑娘绝地反击、顽强不屈的拼搏精神,让我们热血沸腾、扬眉吐气。女排三连冠夺冠后的那天晚上,师生们难抑激动的心情,敲锣打鼓、上街庆祝,大家激情澎湃地喊着口号,可以说体育精神鼓舞了全国人民,郎平成了家喻户晓的体育明星。同时,全社会崇尚科学的风气,因为徐迟的一篇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引向高潮,华罗庚、陈景润、竺可桢等科学家追求科学的刻苦钻研精神,深深的感染着我们,鼓舞我们勤奋学习,勇攀高峰,流行一句话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当时全社会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开展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为改革开放铺平了道路。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记得那年,年轻的男老师们,开始穿西服系领带,街道上开始流行喇叭裤、牛仔裤、蝙蝠衫。录像厅、歌舞厅慢慢露头。个体户在国家政策扶植下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万元户像英雄一样,披红带花,受到政府表彰。整个社会以全新的姿态在我们面前展开。

改革初期,各种思潮冲击着社会,年轻人对飞速变化的社会开始感到迷茫、困惑、不适应,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和目标。以前是按部就班,现在突然开放搞活,引入竞争机制,人们无所适从。于是有个叫潘晓的年轻人就写了一篇《人生的路怎么越走越窄》的文章,引起了全国关于人生观的大讨论。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思想解放!学校组织学生进行讨论,然后写出自己的人生观和理想。记得那次我的作文,是星期天回家劳动之余,趴在木柜上写成的,就像挤牙膏一样,一点点挤出来,没有时间打草稿,可没想到还被老师当成范文来读,这也让我对写政论文有了信心。我那时爱阅读,学校里的报纸栏,是我常常驻足的地方,阅览室、书店也是我常去的地方。节省下的饭钱,就是为了买一本自己喜欢看的书或杂志,像《读者》、《中国青年》、《青年文摘》、《小说月报》、《故事会》等,都是我的最爱,它们是我的精神食粮,是营养心灵的鸡汤,是青春躁动期的心理抚慰剂。

我们住的宿舍是旧教室改的,墙皮脱、窗子透风,冬天阴暗潮湿,夏天酷热难耐了。那么大的房子,里面只有一只十五瓦的电灯泡,如萤火虫般。院子里的树很高大,树叶把房子里的太阳光都遮住了。每到秋雨绵绵的时候,院子里的积水就流不出去,我们就放几块砖便于出入,宿舍里的地面也是潮湿的。洗的衣服没有办法晾晒,就晾在绑在树上的绳子上,但也好长时间干不了。

有一次,我洗了鞋子,放在前面老师厨房的瓦沿边晾晒,不知道哪个人使坏,把鞋子扔到厨房的上面,没办法取下来。我就找同班的女同学帮忙,她家就住在紧挨部队的砖砌窑洞里,离我们很近。她很热心,找来了凳子、竹竿,还把她的弟妹们也都叫来,我站在凳子上,他们几个在下面帮我扶着凳子,我用竹竿挑,慢慢往下移动,好在厨房的房檐比较低,眼看鞋子快拨到屋檐边了,我心急,就用左手扳着厨房半截砖砌的烟囱,用右手拿,谁知道整个烟囱被我扳倒了!迎面和我一块掉了下来,砸在我们身上,几个人都躺倒地上,烟囱上的砖头四分五裂,滚的到处都是,里面的黑烟灰扑的我们几个满脸满身都是,幸好房子低烟囱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很害怕,心想鞋子事小,把老师的烟囱弄没了,这可咋办呀!我们脸都没有洗,硬着头皮就到前面的老师家里去道歉,等着老师的训斥。老师非常和蔼,没有批评我们,只是说:只要没有砸伤你们就好,没事,我让学校后勤修烟囱。你们赶紧去洗洗吧。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晒干的鞋子,也弄黑了,又得重洗,加上被烟囱砸的疼痛,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还连累到同学,让我内疚了好长时间。

单调枯燥的学习生活之余,也有开心快乐的时刻,那时国家重视体育,学校也非常重视,组建了女子篮球队、排球队、乒乓球队等等。体育组老师在我们高一全年级,挑选出了二三十个高个子女生,分成了篮球队和排球队,几乎每天训练。我被分到了篮球队,当其他同学去西大操场上早操时,我们就在学校西南角的小操场,训练打篮球,什么抢球、传球、三步上篮、投球,体育老师认真的给我们示范讲解,我们就在操场上跟着老师练习,甚至到自习课,我们也在操场抱着蓝球打。对于我来说,篮球仅仅是热爱,技术不怎么样。那时几乎每个星期下午都有篮球比赛,有各年级老师比赛,有各班同学比赛,甚至还有男女老师混合比赛,大家围在操场旁,为各自参赛的队伍鼓劲加油,呐喊声、助威声响彻校园,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最好看、好玩的是男女老师组队比赛,平时温文尔雅的女老师好像变了一个人,拼杀抢夺、不管不顾、勇敢顽强,当然男老师也会让着她们。比赛结果不重要,大家也不怎么关注,主要是看热闹。每排教室的门前都有乒乓球台,那是同学们最喜欢的课间娱乐活动,下课了,几个班的同学们在那里争抢,男女同学互不相让,有时上课还依依不舍。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离开耀中二十多年后,我因工作调动,又来到同在文庙巷的北街小学任教,离耀中不远,我又能时常目睹它的容颜,有时工作和自家孩子上学的原因,也会去校园里。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曾经的母校可谓日新月异,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有很大变化。我们念书时的旧房子没有了,新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宿舍区变成了塑胶操场。校园面积大了,环境美了,学生多了……在区委区政府的重视下,在学校领导的正确领导下,学校连年创佳绩,获得许多荣誉,成了省级重点名校,为国家培养了无数高素质人才,我们为母校高兴,也为母校骄傲。

2012年,北街小学搬迁,我又来到紧挨耀中西面的原柳公权中学,这离母校更近了,每天都从它门前走过,我亲眼目睹着它的变化,每年的高考都会传来捷报,带来惊喜,教师节时,区委区政府都会表彰奖励。就在前几年,为了母校更大发展,造福耀州人民,耀州五位民营企业家,情系家乡教育,给母校捐款,盖图书馆、体育馆、餐饮楼、大门楼。经过几年建设,如今各项工程陆续竣工,投入使用。现在从我们学校的小门就可以直接进到耀中的餐饮楼去吃饭,可以感受她的变化。校园里崭新的一座座大楼,雄伟壮观,气宇轩昂。弘文楼、行健楼、崇德楼、雅然居、涌泉楼、致远楼、理楼,设计美观、造型各异、井然有序。如同他们的名字一样,恰如其分,各司其职。平整开阔的校园如同美丽的公园,湖水碧波荡漾,花草树木繁茂,竹林青青摇曳,亭台楼阁间小桥流水,假山石径,曲径回廊,让同学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放松身心,陶冶情操。教室里窗明几净,冬有暖气,夏有空调。干净整洁的教职工食堂,饭菜丰富,营养卫生。

宿舍再不是我们念书时的旧模样,学生们住上了漂亮的学生公寓,几个同学住一间房,有厕所有阳台,采光通风很好。同学们在这里住的安全、舒心。有不愿意住宿的同学,也可以每天回家,有专门的校车接送,可以每天吃上爸妈做的饭菜。想锻炼的时候有校园塑胶操场、室内体育馆、西大操场。想看书有藏书很多的图书馆,十分方便。真是今非昔比,让我们无比羡慕,真想重新做一回学生。

时光如梭,飞驰而去。四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见证了国家的飞速发展,也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成果。同样也目睹了母校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洪流中,脱胎换骨,一步步发展壮大,走向辉煌灿烂。

今年教师节的时候,母校新门楼正式竣工,投入使用。它气势雄伟,威风凛凛,整个校园可以说是焕然一新。高大的门洞,厚重的砖墙,屋顶采用古代建筑模式,左右对称、飞檐翘角,大红斗、琉璃瓦片,庄重典雅、宏伟气派。门洞顶上最中央大红色牌匾上,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耀州中学,熠熠生辉,摄人心魄。整个门楼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壮观美丽,让人不由自主就想停下脚步,把母校最美的容颜留下,藏在手机里,放在心坎里。

席慕蓉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回想在耀中的日子,虽然时光短暂,生活清苦,但在这里,我们开阔了眼界,学到了知识,收获了友谊。我们为梦想奋斗过,我们的激情燃烧过。这里有我们成长的足迹、洒下的汗水和最美好的青春回忆。有痛苦,更有欢乐,岁月难忘,青春无悔。

致敬母校,致敬逝去的青春岁月!

宋文,原名宋栓荣,铜川市耀州区人,北街小学教师。陕西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一级语文教师。多年来一直从事中小学英语教学。热爱生活,爱好文学,善于用文字描写生活的酸甜苦辣,抒发内心的喜怒哀乐。喜欢用文字抚慰心灵,安暖岁月。有多篇诗文在多个网络公众号平台上发表。

编辑丨李宏岩

沮水微澜

遇见便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