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歪了

(小小说) 叶大春

柿坡乡政府新建了一座食堂,砌了一座十几米高的烟囱。

一天黄昏,乡政府大院看门老人邢老爹喝得七八成醉,踉踉跄跄去上厕所,透过厕所里的窗户望去,赫然发现新砌的烟囱歪斜得厉害。邢老爹跑到大院中间再定睛细看,烟囱的的确确歪了。邢老爹的酒被惊醒了一大半,心忖:烟囱歪了,得赶紧给领导反映,万一倒了砸着人,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呀!

这时,王副乡长剔着牙打着饱嗝从食堂里出来。邢老爹急忙拦住他:王乡长,你看这烟囱歪了!王副乡长一愣:莫瞎说!邢老爹说:不信,你仔细瞧瞧。王副乡长朝烟囱瞟了一眼,嘲讽道:我看烟囱没歪嘛!一定是你喝多了酒,要不就是老眼昏花了。邢老爹还想争辩,王副乡长已撇下他,哼着小调走了。

邢老爹也以为自己喝多了酒眼睛出了毛病,就没对别人声张了。第二天一早,邢老爹醒了酒,神清气爽耳聪目明,跑去观看烟囱。烟囱还是歪的!

邢老爹急忙跑到张副乡长的办公室里汇报:张乡长,我们食堂的烟囱歪了!张副乡长正在埋头写着什么,漫不经心地说:不会吧?怎么会歪呢?邢老爹说:真的歪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张副乡长皱了皱眉头,沉吟片刻:我没空去看。再说,这烟囱歪了的事不该我管,你去找谭副乡长反映吧!这修食堂烟囱的事是他亲手抓的,我去管,他会有

想法的……

邢老爹又去找谭副乡长。谭副乡长瓮声瓮气地说:邢老爹,你把大院门看好就行了,管那烟囱歪不歪干嘛?邢老爹委屈地嘟哝道:我也是一片好心,怕烟囱倒了砸着人……谭乡长阴鸷地说:你要想在乡政府继续看大门,就不要嚷嚷了,影响不好!邢老爹瞠目结舌:反映烟囱歪了的情况有什么影响不好?难道是我反映错了?

邢老爹几天里茶饭无心坐立不安,晚上尽做恶梦,梦见烟囱倒了,把食堂砸塌了,好多进餐的人被砸在里面,血肉狼藉,惨不忍睹。邢老爹憋不住了,给下乡归来的赵乡长说了烟囱歪了的事。

赵乡长微笑着问:邢老爹,你知道比萨斜塔吗?邢老爹摇头。赵乡长笑吟吟地说:这烟囱歪有歪的学问咧!你看这烟囱朝哪边歪?邢老爹答:朝南歪。赵乡长和蔼地解释:咱们这儿春夏秋三季刮南风厉害,山口又正对着这大院,要是烟囱砌得正,长年累月刮南风还不把它刮歪?现在把烟囱砌得朝南歪,南风刮久了就会把烟囱刮正的。邢老爹恍然大悟:嗨,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怎么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呢?还是领导肚子里有货呀!

邢老爹与乡政府办公室杨主任是一对忘年之交,常在闲暇时下棋。邢老爹把烟囱歪了的事和赵乡长的话给他讲了,杨主任在别人面前谨小慎微,可在邢老爹面前口无遮掩:你真信了赵乡长的话?邢老爹说:他讲得有道理,咋不信?杨主任朝地上吐了一口恶痰:呸!全是骗人的鬼话!谁不知道这烟囱是他发包给他侄儿的建筑队砌的,他从中捞了多少油水只有天知地知!杨主任举棋狠狠地往棋盘上一敲:将!邢老爹大惊失色:既为眼前的死棋,也为烟囱背后的勾当。

这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烟囱砰然倒塌了,将一辆正要出院门的吉普车砸扁了。吉普车里坐着的正是准备去赴宴的赵乡长。乡亲们暗地里拍手叫好:真是老天有眼,恶有恶报!被辞退回家的邢老爹听说烟囱倒了砸死了赵乡长,喃喃:烟囱歪了不可怕,就怕歪理、歪风、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