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里冒出的诗

北岛《给孩子的诗》与王小妮《给孩子们的诗》,这两本我推荐的诗集,宣仪正在读。周三清晨,宣仪捧着两本诗集来到我面前:“顾老师,这两本诗集我都好喜欢,《给孩子的诗》这一本更深奥一点。”

“是的,这两本诗集我也都读了,我也很喜欢。这一本诗集中的诗,的确是难懂一点。”我指了指《给孩子的诗》。

“这首《烟囱》我特别喜欢,你喜欢吗?”宣仪又打开了她的诗歌摘抄本。

“这首诗很好呢!”

“顾老师,那您就把这首诗抄在黑板上吧!”

从一年级开始,清晨到校,我都会给抄写一首诗在黑板上。起初,诗都是我选的;渐渐的,孩子们手边的诗集也越来越多,陶孜、依霖、若宁、嘉琳她们都曾经把自己喜欢的诗,让我抄写在黑板上,让全班孩子们一起朗读。

阅读这件事,本就是相互影响的;师生间相互分享好书美文,在我看来,真的是特别美好的事……

烟囱犹如平地耸立起来的巨人,

望着布满灯火的大地,

不断地吸着烟卷,

思索着一种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1968年9月 十二岁北京西直门

“喜欢《烟囱》这首诗吗?如果喜欢,请说说理由。”

“把烟囱比作巨人,让我想起烟囱又高又大的样子。”

“诗人从烟囱想到巨人,又从烟囱冒烟想到巨人吸着烟卷,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想到我的爷爷,他抽烟时,总是沉思的表情。”

“我爸爸在厂里遇到烦心事的时候,他就会不停地抽烟。”

“这首诗在选入《给孩子们的诗》这本诗集时,最后一句是‘思索着一件谁也不知道的事情’,可是原作中是‘思索着一种谁也不知道的事情’,你更喜欢哪一种呢?请说说为什么。”

“一种可能不止一件事,我觉得用一种更好。“

赏析完了这首诗,我又请孩子们读读诗句下面的一行小字:“1968年9月 十二岁北京西直门”。

“这首诗是顾城十二岁那年在北京西直门写的,写于1968年9月。你们写诗的时候,也可以把写诗的时间、地点写上哦!”

“读了《烟囱》这首诗,请你也以一种物品为题,写一首小诗。先想一想,你准备写什么?”

“栏杆”“大桥”“河流”“楼房”“窗户”……

“当你选定了写诗的内容以后,请想一想它有什么特点,再根据它的特点展开想象,或许就会写出一首很棒的诗呢!还可以为你的小诗配上图画哦!”

房子是一个巨人

每当雨婆婆给它洗澡的时候

它都会闭上自己的眼睛

定杰的《窗户》着实让我惊叹,多么形象的一首小诗,窗户是房子的眼睛;下雨时关上窗户,就是洗澡时闭上了眼睛。定杰一定是想到自己洗澡时闭上眼睛的情形的吧?

好像一个爱吃球的孩子

每次小朋友球投进去

她都会掉“米粒”

2018年11月  9岁

“我喜欢陶孜的这首诗,很可爱!”宣仪说。是呀,多么可爱的小诗,小作者在写掉米粒时,想到的是谁呢?自己?还是吃饭总是掉米粒的同学?

栏杆这个大力士

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如果不小心撞到栏杆

请不要生气

谢谢栏杆

你会掉下去

栏杆保护我们

让调皮的孩子

站在上面看风景

栏杆从不让你说“谢谢”

读到这首诗的末句时,我感动极了!是呀,栏杆从不让你说谢谢。超越的诗和画里有我们静静的生活,下课时,孩子们喜欢站在栏杆边看风景,我总是担心孩子们会掉下去,可调皮的男孩子,依旧脚踩在栏杆的缝隙里,看着楼下的风景……

只有有着一颗柔软的心的孩子,才会写出如此温暖的小诗。超越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被同学的跳绳抽痛了,却不告诉班主任华老师是谁,只说没看清,因为他担心犯错的同学被批评。多么可贵的童心,多么可贵的诗心!

时钟是一个大操场,

时针、分针、秒针,

时时刻刻在赛跑,

你们什么时候停下来,

歇歇呢?

又是一首温暖又柔软的小诗,时针、分针和秒针,你们跑个不停,你们累不累呢?

是学柔道的同学

这一下腰呀

就是几百年

这首诗真是妙极了,只要儿童才能有如此奇妙的想象,拱桥是在下腰,一下就是几百年!

星星犹如黑暗中的一丛丛灯火

在漆黑的夜空中静静地闪烁着

不与灿烂的太阳比光明

它自有它的璀璨

语晗的这首诗让我不由想起金子美玲的一首诗《小鸟、铃铛和我》,这首诗中有这样一句:我们不一样,我们都很棒!

是一个大嘴巴

等别人喂它

永远不会饱

“顾老师,我这次的画,是我画得最好的一次。”家乐把诗配画交给我时,对我说。

“是呀,画得真好!”我向他竖起大拇指,细细一看,守门的男孩和家乐长得很像呢!

我把这首小诗读给孩子们听。

“为什么永远不会饱呢?”楚珩提出疑问,旋即,又自己作出了解答:“哦,我知道了,进了一个球,还想再进下一个,再进下一个,就好像永远吃不饱一样。”

楚珩为自己读出了这首小诗的妙处感到高兴,一边笑着一边连连点头,好一番若有所悟的模样。

是调皮的大山爷爷

吐出来的

那一定是

太阳公公给它

讲了一个

大大的笑话

是匹永远也织不完的

挂在蓝天的顶上

垂落到山前

沿着地面向远方

拉开这白色的门帘

看看山洞里

住着的老神仙

“若宁,这首诗的一二节可以作为一首诗,三四小节可以作为一首诗,这样就成了《瀑布二首》,你觉得可以吗?”我问若宁。

“可以的。”若宁笑着冲我点点头。

读到最后一句时,我告诉若宁,我也和她一样,想看看住在山洞里的老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