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往事之火葬场的方烟囱和文革太平间

一、火葬场离奇事件

1989年下半年我上初中一年级,那时候刚学会骑自行车,一有空就伙同几个男生骑着我爸那辆永久,绕世界摸奔子(撒欢儿)。

一个午后和两个同学,骑车来到位于209国道1.5公里处的第二造纸厂附近,我们发现造纸厂对面500米处,耸立着一个四十多米高的方形大烟囱。那时候在我们的认知当中,工厂的烟囱都应该是圆形的。望着这个神秘的方形烟囱,着实好奇不已… …

为了一探究竟,我们沿着第二造纸厂对面的一条小油路走了进去。走了大概三百米左右,来到了油路的尽头。南侧是一片树林,北侧貌似是一家工厂,铁栅栏大门挂在灰绿色的水泥结构门垛上。左侧的门垛上有一个白漆的木质长条牌匾,上面用黑油漆写着“呼和浩特市火葬场”。大门里面是一条路,通往连接那个神秘方形烟囱的建筑。整个场区显得特别干净整洁,我们除了有点诧异外,并没有感到一丝怯意。相反觉得对面的小树林风景不错,时值深秋季节黄叶满地,伴随着一群群喜鹊的鸣叫,还颇有点诗情画意,几个人便在树林边玩耍… …

不多时一辆挂着黑挽帐的中巴车开进了场区,停在那个方烟囱下的建筑门前,车上下来几个身着孝服的人,打开车后门抬出来一个盖着黄色被子的担架,一行人哭哭擦擦进了里面。不多时哭声提高了八度,紧接着就是鼓风机的轰鸣,那方烟囱飘出一缕灰蓝色的烟雾,持续了能有十来分钟,鼓风机停了以后烟雾也随之淡了下来。又是一阵哭声响起,半个小时以后那些穿着孝服的人,捧着一个黑色的木匣子心情沉重的走了出来… …我想,这应该就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走完最后一断路的全过程吧!

一个同学说:“城里面每天都有臭味飘进来,管保就是火葬场烧死人的味道… …”

回家以后我和家人说起此事,父亲说:“以后不要往那儿瞎颠儿(跑),烧死人的地方你去作甚?不好家!”我又问烟囱为啥是方的,父亲说:“不清楚为啥采用这种设计,不过盖这个烟囱的时候离奇的死过一个人。”… …

据父亲说,建造火葬场的时候,焚化炉安装好以后,才开始修建烟囱。接近完工的时候,两个勾缝儿工在顶端作业,休息期间甲某打算掏支烟抽,由于有安全带卡着手伸不进衣兜,就解开安全带拿出烟来,自己点上一支又分给对面的乙某一支。两人边抽烟边闲聊,甲说:“挺尸柜、焚化炉也调试结束了,两三天咱们完了工,火葬场就正式启动啦,这第一炉也不知道烧谁呢……”乙开玩笑说:“肯定烧你呀哇!”甲回嘴道:“烧你妈呀,小个泡(杂种)… …”乙某这时候有点恼怒道:“爷说的不对?那天调试焚化炉的时候,你还躺进去试验过的呀!”说着将手中的烟头朝甲某弹了过去,甲某看见带着火星的烟头飞过来下意识的躲避,就忘了这是四十米的高空,自己也没系安全带,一下没收住身体重心,一头就栽了下去……甲某的尸体在停尸柜存留了没多久,火葬场正是落成的那一天,他就成了那个开炉的第一“人”……

后来我又问父亲,每天城里面飘进来的臭气,是不是烧死人的味儿。他说那是第二造纸厂排放的,遇上南风天就会飘到城里,跟火葬场没关系。九十年代末,第二造纸厂停止生产以后,城里面就再没有那种臭味了。现如今二造纸和原火葬场都没有了,全部盖起了住宅楼。

我也百度科普了下烟囱的形状,在网上没找到相关方烟囱的资料,都说烟囱建成圆形比方形横截面更大、风阻更小、更结实、更省料。所以至今不解,为啥当时呼市火葬场的烟囱是方形的,难道和排放标准有关系… …

二、太平房有鬼

我上小学的时候,听同学的父亲讲过一件文革时期,发生在呼和浩特的奇事儿。

1969年呼和浩特某医院食堂成立了革委会,推选原食堂负责人为革委会主人。开始把挖内人党、批斗反动学术权威、打、砸、抢“事业”弄得如火如荼。医院的各领导已经全部下课,由食堂厨师们接管… …

那一年冬天,开始谣传医院的太平间闹鬼。太平间在医院后院,是孤零零的一排平房,平时最多能放十来具尸体。由于文革动乱,好多病患者得不到治疗,以及被整的人自杀,导致死亡率骤增,整个医疗殡葬体系就乱了套啦。因此医院太平间比平时多了二十来具尸体,好在是深秋天气变冷,多出来的这些尸体就盖着白单子,直接停放在地上。

可每到半夜,医院的人隐隐约约都能听到太平间有,立正、稍息、齐步走之类的口令声传出,有人说这是鬼魂作祟… …本来正值乱世,搞的人心惶惶的。

革委会主任出身贫下中农出身,虽然五大三粗但是心思缜密,做事很有魄力。听说此事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大发雷霆,决定亲自出马,把这个“反革命鬼”揪出来… …

立冬那天午夜一点,主任和了两个拿着步枪的民兵,悄悄摸到了太平间的门口偷听动静。天寒地冻北风呼啸,两个民兵本不情愿,彼时已被吓得体若筛糠。过了一会儿,果然听到立正、稍息、齐步走的喊声从太平间内传来。主任对民兵说:“我们冲进去先把灯打开,反革命鬼如果敢反抗就拿枪打个泡,格杀无论。”          说罢一脚把门踢开,三人冲了进去拉着灯,借着昏黄的灯光看见大约二十具尸体都静寂的躺着,覆盖着白被单。但是最里面的墙下,赫然靠着站立着五具尸体排着队。别看肢体僵硬,还颇有点气势。

五具尸体一动不动,革委会主任拿不准着些是死人还是活人。他叫了个民兵去医院科室拿了个听诊器来,他要从心跳来辨别死活。听的第一个是个女人,估计是跳楼死的,脑袋都摔漏了,不过收拾得干干净净,皮肤很白身材不错,生前一定很漂亮,主任仔细听了确定是个死人,没心跳。

第二个是个病死的老人,消耗性疾病把他虐得只剩皮包骨头,形似一具骷髅,穿着普通的寿衣,一脸愁苦之色,听了听也没有心跳。

第三具尸体是个年轻人,卧轨自杀的,被火车压成三截儿,虽然被缝合了,但是连接处都用木条固定着,断口凝结着暗红色的血块儿,它面带痛苦,脸上好象还带有生前绝望的泪痕。主任粗略听了一下,实在也不像是有心跳的… …

这时候电压有点不稳定,灯光忽明忽暗的,四周鬼影重重,白布下的尸体好象随时都可能恢复心跳,爬起来似的,吓得两个民兵,端起枪随时准备射击。只有革委会主任还沉着冷静地给每个尸体听着心跳… …

第四个看上去很诡异,大约40岁的知识分子装扮,没有任何伤痕,只是眼、耳、口、鼻都挂着丝缕血迹,它面孔青黑,还带着凄惨诡异的笑容,仿佛在另一个世界嘲笑着跟前的三人……主任命令两个民兵把枪对准他,这个最象是装死的,可听了又听,还是没有心跳。这下主任撑不住了,但是现在不能扯呼(走人),否则革委会主任脸面何在?于是他决定听完第五个就走,明天多带点人来… …

第五个像个军人,身材高大壮实,满脸是血圪痂子,穿着满是油污的军装,向上反着两个白眼儿闭不上,好像死不瞑目一般。走近便能闻到一股恶臭,两个民兵被熏得不禁退后了几步,主任心想,大冬天的尸体都能臭他妈的成这样,天知道停了多长时间了,虽然厌恶,不过还是把听诊器放了上去,不曾想那尸体一声嚎叫,一把抱住革委会主任。两个民兵见状惊叫一声,转身就跑,那里还在乎主任的死活… …

等两个民兵找齐人马,再次杀回太平房已经是天亮的事儿啦,第五具尸体不见了。革委会主任躺倒在地,早死多时啦。后来经过法医检验认定,死于因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导致心脏不能承受负荷,俗话说就是吓死啦… …

此案件没过几天被公安机关破获,原来是一个神经病所为。据说这家伙自小精神失常,长大以后父母年迈也管不住他。文革期间此人看见红卫兵身着军装,队列整齐,很是威风,便捡了一身破军装穿戴起来,整天混迹于闹市之中。由于医院疏于管理,夜间便跑到太平房指挥军队……总之神经病的内心世界我们正常人理解不了……

一首意大利语歌曲送给夜读的看官们

原创不易点红框给作者打赏零钱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