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祝大家

新春快乐

“猪”事顺利

现在过年寻找的就是那份年味!

小时候的阜宁农村过年,

你还记得吗?

小时候的农村过年

——王健

随着经济文化条件的越来越好,现在人们对春节过年的期盼,已越来越不如从前了。所以一谈到过年,我们这一代人常常想起的是自己青少年时代的景象。我对自己小时候阜宁农村过年的印象,四十多年后的今天仍很深刻,那些节点、那些程序、那些故事,至今难以忘怀。

农历腊月初八中午或晚上,各家都要吃腊八粥。其实受条件限制,我们小时候吃到的腊八粥多是一种“菜粥”。这种菜粥以青菜、玉米须为主要原料,里面掺入山芋干、胡萝卜干、黄豆、粘玉米仁子、蓬面(大麦面)疙瘩,有条件人家还放花生米。那时候食用油很紧张,所以我没吃过放油的菜粥和腊八粥。

做馒头是从前过年的一件大事,但那时候过年做馒头多数人家吃不到粮站里的“白干面”,只有把生产队分得的小麦中比较白的、饱满的精心筛选出来留着制作过年做馒头的面粉。

过年吃汤圆,是我们水稻种植区域的习俗。汤圆的原料是做熟吃起来很粘(与“年”音相近)的糯米粉、粘玉米粉或如树(高粱)粉,但我们这里习惯将这种做汤圆的粉称为“屑子”。

虽然从前农村的房屋都是泥墙草屋顶,但大家都还很讲究干净的,过年时都是认真扫尘的。不过,扫尘是一定要在“送灶”前完成。还有,很多人家在扫尘时还要扫一下锅烟囱,因为草灶的烟囱中积存了不少没有完全烧完的烟灰,既阻碍出烟又容易产生二次燃烧形成火患,所以春节长时间使用锅灶前必须上屋顶清扫一下烟囱。

小时候断断续续听老人们讲过送灶的事,串起来大概是这样的意思:上界派到各家各户一位“伙头君”,又叫“灶老爷”,掌管各家各户吃喝乃至生活起居,但每年年底“灶老爷”要奉命去上界述职,报告所在各家的情况。

豆腐、馒头、肉圆,是从前我们农村过年的“三大件”。我们小时候过年做豆腐,一般从腊月初十前后开始,在生产队队房里排次序做。一般十斤黄豆做一包豆腐,人口少的人家做一包就够,人口多的做两包或更多。

四五十年前的农村能吃到的荤菜主要是猪肉,但猪肉也只有在过年过节才能吃到,多数人家平时根本没钱买猪肉,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猪肉。那时一般农户一年能养肥一头猪就相当不错了。由于将自家养的肥猪卖给食品站不如自家宰杀卖肉合算,所以一般农户都希望将自家养成的肥猪直接宰杀。

进入腊月二十以后,各家各户就开始准备蒸馒头了。馒头馅与现在差不多,白萝卜丝的、胡萝卜丁的、马苋菜干的、红小豆的等等。一般是相邻几家联合起来一起包馒头、一起蒸。

从前农村连手摇的绞肉机也没有,炸肉圆都是用刀斩肉,一砧板一砧板斩肉,其余与现在差不多,只不过掺进的调料没有现在多。炸肉圆时一般是一个大人在炉灶后添草烧火,一个大人在油锅前制作。

四五十年前,我们农村的住房几乎全是泥墙柴草顶,但每家每户都要在墙上贴领袖像和各式各样的奖状、时令年画,实在买不起年画的,好多人家就在墙上糊贴一些旧报纸。每到过年,有条件的人家一般都要到街上的新华书店买几张年画。一个公社就一家新华书店,所以腊月二十五以后,尤其是除夕这一天上午,新华书店常常是挤满了买画人,想买到一张画是很不容易的。

直到今天,我夫人都五十出头的人了,一到过年,她总是唠叨着要买新衣过年穿。这是她小时候的习惯,我估计肯定会有很多同龄人会与她一样的习惯。四五十年前,农村人家都很穷,平时基本没钱,只有到年底将仅有的一头肥猪卖掉或宰杀卖肉才有几十元钱,还有强劳力多、生产队挣得工分多的人家年底要得余款有几十上百元,所以一般要等到过年才有可能买新衣或买布做新衣。

可以说,除夕的年夜饭,是我们小时候最期盼的一顿饭,不仅吃好的,而且可以放开肚子吃。但我们那里的年夜饭不是放除夕晚上,而是放在中午。除夕早上一般吃肉汤煮馒头,一吃过早饭大人们就开始准备中午的年夜饭,红烧猪肉、烧肉圆、红烧鱼、豆腐(此时讲“头富”)、藕、茨菇(此时称“如意”)以及平时吃不到的纯白米饭。

除夕中午的年夜饭过后,女人们一般洗刷好锅碗餐具就开始洗头梳妆打扮,还发现过邻居大妈们用细线清拉脸上的长汗毛。男人们用面粉制作浆糊贴对联、贴门头上的“挂浪”(现在网上正规叫“挂签”、“门签”)、贴年画。

三十晚上“守岁”究竟是什么意义,我小时候一直搞不明白,但老听大人们讲,三十晚上到正月初一转换的时刻,一般会有财神下凡送金银财宝,守岁就是等财神。后来,有一年暑假讲到守岁的问题,母亲说守岁就是为了这一夜少睡觉而不做坏梦以免不吉利,也是为了让会尿床的孩子这一晚不尿床。我们小时候不仅没电视,而且没电灯,一家人坐煤油灯下围着火盆守岁,条件特别好的人家会有一台半导体收音听听。

小时候农村过年放鞭炮,主要集中在正月初一、初五和十五的早上,很少看到有人家三十晚上放烟火花炮的,条件好的会放一些“高升”。每家正月初一早上都是由户主最先起床,放一挂开门鞭,然后用火盆中被点燃的芝麻秸秆烘火,祝福着新年“节节高”。随着全家人陆续起床洗漱,户主又要出门燃放爆竹。从前农村没有连在一起的震天雷式的爆竹,那时是要一个一个燃放的。等吃过早餐汤圆后,户主还要出门再燃放一挂长鞭。

北方人过年吃饺子,而我们这里过年盛行吃汤圆,暗示着“圆宝”、“团圆”。户主在屋外放鞭炮时,家里其他人就开始煮昨晚守岁时搓好的汤圆。汤圆一般都是实心的,蘸着糖吃。

磕头拜年,是过新年最盛行的相互祝福的方式,尤其是正月初一上午最盛行。利用这个万家欢乐的机会,亲戚朋友和邻居相互跑一跑,抽抽烟、喝喝茶、吃点瓜子,叙叙客套,很有正能量。

正月初二开始,村庄就有人家开始“请春酒”了。办一桌酒席,桌上多数是四个盘子冷菜:一盘变蛋咸鸭蛋放在上席,其他三面多数为煮黄豆、猪耳朵、猪肝什么的。热菜多数是六个菜加一个羹汤。热菜除了猪肉、肉圆、鱼必选外,还要再选粉丝、膘(煮炸猪皮)、牛肉、猪肚、煎豆腐、藕、茨菇中的三个,外加一个青菜豆腐汤。主食多为白米饭,也有吃馒头的。酒水多为散装8角7分一斤的“山芋干酒”。

我们小时候根本不理解元宵节是怎么回事,只是到正月十五的早上,大人会搓汤圆,但是没有正月初一吃汤圆那么严格。

农历二月初二,各家各户还是比较重视的。虽然过年的氛围早已消失,过年的肉圆、馒头、豆腐早已吃光,但不少人家早在过年蒸馒头时,就预留一点面粉在二月二时蒸一点馒头,并且二月二的早晨也要吃汤圆,春节时腌制的猪肉也可能舍不得吃留一点到二月二中午吃。二月二过后,这个一年中最大的“节日”——过年,就彻底过结束了,我们这些孩子又要眼巴巴地等下一个过年。

我们小时候正是文革期间,虽然过年演戏的风俗还在,但戏的内容几乎清一色的“革命样板戏”,什么《红灯记》、《白毛女》、《沙家浜》等。

这些风俗是不是勾起了

你小时候过年的回忆?

今年你回家过年么?

编辑:小君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公益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