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厨房的变化,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从老柴灶到省柴灶,再到今天各式各样的煤气灶;从用大铁锅做饭炒菜到五花八门的电炒锅电饭煲;从汤瓶钵头到各种电炖锅,人们的日常生活变得越来越方便,室内环境也越来越整洁。

锅灶,是厨房的核心,是炊具之首,历来被认为是圣洁的地方。家乡有一传统习俗,砌新灶的时候,无论是怎样拮据的家庭,早餐最少都得给砌灶师傅煮三个鸡蛋,俗称吃“利事鸡子”,是贵客的待遇。家庭主妇更是对灶台爱护有加,使用时倍加小心,如有小孩拿着烧火的丫叉在灶孔门上捅进捅出,大人会立刻呵斥制止:“别弄了,再弄惹得‘灶司菩萨’生气,你会肚子疼的”。过年了,会像在大门框上一样,也恭恭敬敬地给锅台贴上“利事纸”。

老式的厨房只一个字便可概括,那就是“黑”,这都是那口老柴灶惹的。以前的柴火灶是没有烟囱的,做饭炒菜的时候,灶膛里的火直往外燎。但主人不会白白浪费能源,便在灶额头挂一把铜壶,利用外燎的火把水烧开。后来社会进步了,柴火灶也有了改革,改成有烟囱了,但这水怎么烧呢?便把铜壶挂在灶边上的灰缸里烧水。那时候农村绝大部分家庭没有热水瓶,家里来客人了,便在灰缸里临时烧水泡茶,有时候没有干燥的柴火,点火不易,客人往往会等很长时间才有茶水喝。

老柴火灶的灶膛很大,乡亲们戏称像祠堂,做饭烧菜很费柴火。但也有好处,家乡有用笊篱“撩米饭”的习俗,早饭做好后只要在灶膛里留一点余火,把撩出来的米饭放在钵头里,炖在锅里,余热会把饭慢慢闷透。冬天则把炒好的菜盛在汤瓶或钵头里,往灶膛两边的弯弯里一塞,便可保温。也可把风干肉、鱼干或干菜加水加调料放在汤瓶或钵头里,塞进灶膛,然后把灶膛门一闭,中午干活回家不用烧饭烧菜,便有热气腾腾的饭菜可吃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后,国家推行省柴灶,节省了大量的能源,山林得到了极大的保护。但一开始还是有很多人不习惯,虽然省柴了,但灶膛里留不住火,不能炖饭炖菜,冬天没有余火添火炉添火熜。直到现在,时不时还会有人说老柴灶烧的饭菜香,这话也有些许道理,譬如说我父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人就都喜欢吃大锅里闷的大块肉和大饭甑里的“吹饭”。其实这本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用惯了现在的炊具,再重新去拾起那些老一套便嫌麻烦了。所以只是在每年过年我们兄弟姐妹大团聚的日子才复又烧起了大锅,用大锅闷起了大块肉,用大饭甑“吹”起了白米饭。想不到曾经的日常生活,变成了如今的奢侈和享受。看来,古典与现代结合、传统与时尚并存,才是多姿多彩的生活,才是人们所向往的生活。

版权归淳安发布所有,转载须告知!

作者:余书旗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千岛湖传媒中心淳安发布编辑部编发

责任编辑:朱倩

坚决破旧立新,坚持两高发展,以全新姿态拥抱发展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