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高唐县第一中学 王梓楷

指导老师 姜玉华

又是一年大暑。

吹着空调,抱着西瓜的我,不知怎的,想到了很多东西:凉粉,酸梅汁,绿豆汤……于是决定随手记录下来。

当下,我们的物质生活是多么丰富!冬可啖荔枝,夏可饮冰茶;春可食青蟹,秋可品茗荈。烈日炎炎,亦往冰城赏雪;寒风瑟瑟,却到琼州赏荷。

而当我翻开历史的书卷,会发现,每一段文明史,都是一段食物史。黄河边上的粟和芥菜,养活了华夏先辈,孕育了仰韶文化,为五千年的中华历史长河注入了第一股清泉。

时光卷席着我,逆流而上的奔驰着,把我带回到千年以前……

春秋,齐国。

我着一身麻衣,足蹬草鞋,走在路上。此时虽然处在本国气候史上的温暖期,但仍然比后世凉爽不少。远看,绿水青山取代了“烟囱树林”;近闻,嘈嘈的鸣笛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鸟雀鸣声的悦耳动听。我走过一户农家,把一把刀币放到主人粗糙的大手上,一会儿,主人便送来了一盘李子和一碗水煮秋葵——在这个年代,这些东西是除了肉类以外最好的待客食物了。

我席地而坐,剥开一个李子,细细的咀嚼着,李子很酸,那种类似山楂的酸性让如今的人们已经很少再品尝她了,而“桃李满天下”在21世纪也真正已经变成了一个名词,少有人知道这个名词的来历。我又品尝了一口秋葵汤——很浓稠,但无大味。盐是官府的垄断品,十分昂贵;辣椒在此时还没有传入东方,而酿造酱醋的方法人们还未掌握。

主人家在一旁友好热情的向我说着什么,但我只能报以微笑——无他,两千多年过去,我已经听不懂这种充满俄语式鼻音的古汉语了。

喝完汤,再次向主人致以微笑后,我向下一站走去。

西汉,平原郡。

我在大街上兜售着自来水笔,路人啧啧称奇。这时过来两位衣着华丽的人,将我带到了一处豪华的府院前。

主人是刘氏宗族,在午宴上盛情款待我。那时还没有发明椅子,所以我和刘君跪坐在桌前。看着一道道熟悉的菜品端上前来——胡萝卜炒肉,哈密瓜果盘,葡萄果盘……我知道,这些都是那位叫张骞的伟大人物开辟丝绸之路后从西域流传过来的。尤其是西域传来的芝麻,被用来榨制油类,也让中国菜的经典烹饪方法——炒制走上了历史舞台。

在给刘君留下了十几支自来水笔后,我离开了府邸,马不停蹄的驶向下一站。

大唐,博平郡。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盛唐,的确是古代中国的一个无可逾越的顶峰。东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我掏出几个铜板,买了两块胡饼——就是如今的芝麻烧饼,在路上边走边吃。

不时有身穿长袍的文人,手拿酒壶,醉醺醺的、但是快乐的吟诵着什么。那时候的酒,是用纯粮制作的发酵酒,因为不采用蒸馏法,所以酒的度数就像如今的水果酒一样,所以每当我看到诗人们饮酒表示以“斗”来论量时,也并不稀奇。

“葡萄美酒夜光杯”,唐朝,也是一个开放的王朝,饮食文化的“胡汉交融”也是一大特点。看着酒馆里的一瓶瓶上好美酒,我只能“啧啧”两声:囊中羞涩,怕是不能给家人带一瓶回去了。无奈,只能买一瓶在当时还不算流行的牛奶,大口喝着,假装自己是诗仙李白。

下一站,宋朝,南海。

我坐在船上,看着船员们嬉闹。船头摆放着好几个指南针,舱室里则放着许多用火药做成的“火箭”。这艘船要去往东南亚,用船上的瓷器丝绸换取珍贵木材。船员们吆喝着,从海里拉起一张网来——他们捕捉到了很多海鱼。只见船员们简单处理了一下那些鱼,然后边用匕——一种古代的餐具,是一种极其锋利的小刀,在鱼身上削下一片片鱼肉,蘸一蘸佐料放入口中。这就是宋代版生鱼片,叫做“脍”。陆游就是生鱼片的发烧友,“野鱼可脍菰可烹”就出自他口。

之后,我又在明朝品尝了南京盐水鸭,在清朝北京的胡同里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喝了一碗那个时期的“新鲜品”:玉米糁粥。

“吱吱吱……”知了的叫声把我的思绪收回。我想,这窗外的知了也是在笑我这“夏日狂想曲”呢!

总编辑:骆圣宏

特邀编辑:王美萍

中学生作文投稿须知

稿件要求:年级不限,题材不限,长短不限。

投稿方法:作文标题下注明作者的学校、班级、姓名和指导老师名字,并留有老师或家长的微信号,同时附作者近期照片一张。

关于稿费:文章发布后七天内的读者赞赏金一半给予作者做稿费。文章发布后,十天内没有领到稿费的请主动与总编联系。

关注方法:点击本页眉头上“人民作家”四个蓝字,加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即可转发作品、关注作品动态。转发的人越多,形成的点击量越大。

如果您认为文章还可以,欢迎在文章后点赞和留言,以示鼓励!留言评论最多的作文可参评“《人民作家》年度优秀作文奖”,结集出版时并优先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