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yoyo坐在一个巨大的烟囱上方,风的呼啸声大得像要把我们推入背后的深渊。

“这云好近,我能摘来吃吗?希望是甜的。”

“如果你的意志足够强大,什么都可以。”

“从这里跳下去也可以吗?”

“可以。”

我们又陷入了沉默,重新俯瞰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城市楼房。夜幕降临,那一个个点状的楼房变成了星光,仿佛他们在天上,我们在地下。

这只是美好的愿望,愿望总是偏离现实。再过几个小时,如果我们还不能回到地上,就会在这里冻成冰雕。

但我们是怎么上来的呢?这个烟囱顶部就是一个圆环,唯一通往地下的通道就是中心的无底深渊。我的上一段记忆是穿过一条光亮的隧道,但无论怎么看,隧道跟烟囱都难以衔接。

这不是世界第一次展示神迹,我曾见过会飞的人和操纵物体的术士。有人说,意志足够强大就可以改变世界运行的规则。

“神是在启发我们吗?”

“又或者是杀死我们吧。”

“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跳下去吧,这景看腻了,手也越来越冷。”

yoyo的旁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你们是从时间缝隙来到这里的吧?”那人问。

“你说什么?”

“你们拿着这个降落伞下去吧。”

到达地面的时候,我回头看向烟囱,但它和那个人已经消失得没有踪影。

“刚刚那个人,很像一个人”yoyo说。

“谁?”

“怪盗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