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    囱

主播:零一

烟七岁时,遇到了一个失眠的鬼。

相遇的地点就在自家的土坯房里。

那时天差不多黑了,父母亲吃罢晚饭,去村头大槐树下凑热闹了。烟蹲在灶膛前,正扒拉一只煨好了的番薯。突然,“扑通”,灶膛里涌出一股子灰,呛得她“吭吭”直咳,眼里也挤出泪来。

扬起的烟灰还没有平静,从灶膛里“哼哼哼哼”地爬出一个人,蓝绸缎的帽子,蓝绸缎的上衣,蓝绸缎的裤子,蓝绸缎的鞋面。奇怪的是,蓝绸缎上没有沾半点儿烟灰。

“你,你是谁?”烟问他。

“我,我是鬼。”蓝绸缎说。

“对了,我现在的名字叫阿睡,就是希望能够快点儿睡觉。今天我遇到一个很好的鬼医生呢,他告诉我一个治疗失眠的最佳办法,就是每天黄昏的时候,找到一根刚冒过烟的温暖烟囱,倒挂在里边,直到次日凌晨四点。一直在这根烟囱里,倒挂上八十八年,失眠保证治好。”蓝绸缎的鬼阿睡说。

烟到了结婚的年龄。

提亲的人很多,因为烟是个美丽的姑娘。但是那些人最终都会选择离去。

生活中,有的人来,有的人去,经常如此。

烟最后懒得解释,贴了张纸条在门前。很多人看了那纸条,摇摇头便离开了。

某天路过一位清瘦的少年,他看完门前贴着的纸条,微微一笑。

告示上写着:

我八十八年,都会住在这里。

少年敲门进去。

“你是?”烟垂下眼帘问。

“我叫囱,就是烟囱的囱。”少年回答道。

烟忍不住咯咯笑出声:“天下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吗?我叫烟。”

少年也跟着哈哈笑道:“啊,咱们的名字合起来就是烟囱呢。”

然后他们的脸颊都飘上了红云。

这一年,烟二十二岁,囱二十二岁。

烟三十五岁那年,有一天晚上,睡着睡着就没有醒来。

囱孤零零地住着,他总觉得,烟就坐在老房子的某个角落里笑着看他,扑扇着她的睫毛。

就连阿睡也开始劝他:“你走吧,和孩子们住在一起。那个八十八年的约定本来就不是我和你的,你没有必要守在这里。”

囱笑一笑,说:“我是守着烟呢。烟的约定,就是我的约定。”

太阳的红脸膛刚刚露面,

烟和囱生活过的村子里——

那间最后的土坯房,

倏地消失了。

那根最后的烟囱,

也倏地消失了。

消失得那么快那么干净,

不留一丝痕迹。

它们存在了那么久,

又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 图:网络 |

| 文:李世伟 |

| 排版:童秀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