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酣睡,醒来已是早上7点多,肚子有点饿,便到酒店一楼自助餐厅吃了早餐。我了解过,新余被称为“蜜桔之乡”,同时它的米粉也非常有名。自助餐厅果然有蜜桔和米粉,趁机饱餐一顿,味道真的不错。

离开餐厅,看到大堂里已经有迎亲的人物在等候了,最显眼的是拿着铜锣和抬着大鼓的几位老表了。他们正嘻嘻哈哈的交谈着,偶尔敲击一下各自的乐器,大堂里的气氛立刻就热闹起来。大堂门口停着一黑色大奔,车头上一个大花饼,车身上也点缀着鲜花,这就是待会儿新娘子的大花轿了。

(气派的大花轿)

大约9点钟,迎亲的时间到了,我随锣鼓大队一同来到了新娘的房间门口。新娘房间里好多人,新郎、新娘、伴郎、伴娘,新娘爸妈,摄影师等等,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新娘盛装打扮,坐在床上,像一朵盛开的鲜花,真是漂亮!根本就是一个选美明星嘛!差点认不出来。新郎也是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确实是帅哥派头。可惜伴娘们作弄他,让他嘴里含了一根有弹性的塑料棒,读“讨老婆”宣言,这样子就难堪的很了。这样闹了一会儿,新郎终于背起了新娘,锣鼓队也立刻发动起来,新郎在锣鼓喧天中背着新娘,一溜烟得蹦进了大奔车里。

大奔车开头,我们随行人员就坐在7、8辆红色的奔驰C系车里,一同开往新郎老家去拜见新郎父母。新郎的老家在新余市下面的一个镇上,叫良山镇,在一个住宅小区。在这路程里,我同司机聊了起来。这位女司机大约40岁,并不是新郎的亲戚。我问她这7、8辆红奔驰一下子找齐还是很难的吧。她说他们有个红色奔驰车的群,与婚庆公司有联系,哪里有需要就呼一声,有空的话就来,正好可以赚点钱。原来是这样,信息时代真的是方便,利人利己,双赢!

(新娘对新郎说,快来快来)

大约开了半小时,我们到了新郎老家所在的小区。又是一阵猛烈的锣鼓,和震天的鞭炮,新郎牵着新娘到了楼上的老家。我们随后上楼,发现楼梯的栏杆上都系了彩色小气球。新郎父母都等在家里,欢喜的与我们打招呼。家里显然搞过大扫除,很亮堂,屋里摆出了大圆桌,桌上和茶几上都是喜庆的水果、零食,有几个零食我没有见到过,赶紧打开来品尝,还不错,再吃。好几个小朋友与我抢起了零食,还往口袋里装,满出来掉在地上。

男方和女方家长聊了一会儿天,然后一位“民俗专家”指导他们一起坐在大沙发上,之后新郎和新娘一起向父母们敬茶,父母们则拿出红包回赠。双方父母看到自己的小孩找到幸福的归属,都笑得合不拢嘴。仪式之后,大家就都随意的聊天喝茶了。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中午婚宴的时间快到了,所有的人员便乘车前往维也纳酒店。

(幸福的一家人)

维也纳酒店当天有三对新人结婚,我认真的比较了新娘真人,的确是我们萧山姑娘最漂亮!昨天经过了彩排,这婚礼进行的很顺利,过程也和我们萧山的一样,我估计婚礼司仪是全国统一教材培训的。

(婚礼现场)

仪式结束,我们开动筷子吃起来。尽管厨师已经考虑到我们萧山人的口味,但还是觉得辣。我原来还想尝试一下当地的菜肴,但几次辣下来,我就断了念头,只吃水蒸蛋和清蒸鱼了。看到这么多剩下的菜,又一次想到猪能不能吃辣的问题。

新郎给我在维也纳酒店安排了个房间,中午婚宴结束,我便到15楼的房间里休息。从这房间的窗户看出去,远处有好多大烟囱在冒烟,还有巨大的运输履带。我打开高德地图,一查,原来是新余钢铁公司,看介绍非常厉害,尤其是船用钢板和压力容器板世界闻名。几年前钢铁、煤矿生意惨淡,后来政府“供给侧改革”,关停了很多小乱散的工厂,于是现在还能够在生产的钢铁、煤矿生意都好的不得了。我也想起新余一家原本也非常厉害的企业——江西赛维,生产太阳能多晶硅,在美帝上市,圈的是外国人的钱,鼎盛时期常常出现在央视二套的新闻里,我还记得当时董事长侃侃而谈要做世界第一。可惜步子迈的太大,后来破产了。有人可能会批判江西赛维,说它浪费资金。但我觉得从事物发展的规律来看,这很正常。2000年之前,美帝的网络股泡沫,大量资金涌入网络科技股,2000年泡沫破灭,血本无归,但现在的很多网络公司和信息技术都有赖于当时(超前)投入。犹如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一下子多了很多很多生物,其中的大多数都灭绝了,但剩下的少数,发展成现在多姿多彩的生物,包括我们人类。江西赛维现在破产重组了,它已经为太阳能利用做出过贡献,我相信在新能源的时代,它还是会找到它的位置。

(新余钢铁厂区远眺)

下午睡了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晚饭是和新郎新娘家人在维也纳酒店用的餐,和中午一样的菜肴。晚餐之后,新娘名正言顺的随新郎回良山老家,而伴郎伴娘跟着去闹洞房,我这个老男人就免了。于是我辞别新人,准备独自逛逛去。

新余市区被一条“袁河”分为南北两区,北城区是热闹的老城区,南城区是比较冷清的新城区,我今晚所住的维也纳酒店则是在袁河南岸的新城区,我决定步行去北岸。

根据手机上的高德地图,步行不到10分钟,我便到了跨越袁河的非机动车桥,这桥只能供行人和非机动车通行,比较简单。我觉得蛮好的,既满足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通行需要,也节省了建桥资金和时间。

(袁河上的非机动车桥)

到了袁河北岸,说实话,晚上7点多老城区的大部分地方也蛮冷清的。走在沿江道路上,路边的商店大多已经关了,除了几家小饭店还开着。马路上汽车偶尔开过,我发现好几个大街的交叉口居然没有红绿灯啊!经过一个霓虹灯闪烁的按摩店,店名很有意思,叫“骑佤颂”,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于是问了群里的同学。一同学回道,此乃“骑娃松”之谐音也。人才,人才啊,取名字的和解名字的都是,这特么都能想到,我自愧不如!

继续前行,来到了渝州大桥,它是沟通袁河两岸的交通要道,连接着老城区的主要商业街,这个北侧的桥头就非常热闹了。特别吸引我注意的是摆在路边的简易卡拉OK,一台移动推车上摆了一台老式彩电,外加点歌器和功放,歌唱爱好者们就拿着话筒在唱,每隔20米左右就有这么一个点。我也没有看见有经营者在收费,一个唱完,另外一个就接上了。有位矮个中年大叔的歌声吸引了我,他唱的虽然是刀郎的《西海情歌》,但用的却是张学友的技术,喉结会上下一动一动的,唱的哭腔也非常感人,我不停的看他的脸,以为真的有眼泪流出来。一曲终了,我们边上的人都鼓起掌来,他点头拍手致谢。我还等着再听他唱一首,结果一个大妈上来抢走他的话筒。她点了一首《粉红色的回忆》,一开口,差点给我造成噩梦般的回忆,只能赶紧离去。

(露天卡拉OK,右上角灯火通明的就是维也纳酒店)

时间8点多了,我踏上渝州大桥往回走。袁河应该在枯水期,河道里三三两两的有土堆露出来,上面长满了半人多高的野草,在夜色和桥上灯光的掺和下,像癞子头上的头发。我站在这大桥上,看着袁河,问自己,我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萧山的新娘在几年前肯定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会是千里之外的江西新余人,我也想不到某一天会以护花送亲的名义来到这袁河边听大叔的《西海情歌》。那几年以后会去做啥,谁知道呢?

袁河的南岸,渝州大桥的南桥墩下倒是灯光大亮,这里建设了一个滨河公园,有好几个广场舞团队正跳的欢。我下了桥,来到公园里,有个在公园牌匾下的团队跳得最劲道。领舞的大妈体态苗条,身子婀娜,随着舞曲翩翩起舞,如果不去看脸,真的以为是个20多岁的大姑娘,怪不得这个团队里还有两个老大爷在热烈的扭摆。若不是年纪轻了点抹不下脸,我也想跟着一起摇摆一会儿。在这滨河公园跳广场舞,强身健体,利国利民,还不扰民,好!

(劲道的广场舞,右下角的大伯多可爱)

维也纳酒店就在滨河公园边上,看了一会儿广场舞,我便回了酒店。晚9点多的时候,窗外的新余城区灯光也暗淡下来,唯有西边的新钢厂区还灯火通明,大烟囱依然吐着烟。洗刷刷,我梦里“骑佤颂”去。

早上醒来,洗漱、早饭,坐2趟公交车,前往新余北站。时间充裕的情况下,我在外地喜欢坐公交车,这样能一路看当地的城乡之面貌。新余这城市,看起来适合慢生活。到了北站,与我的部下汇合。来是13人,回去还是13人,新郎跟着新娘回到萧山工作、生活,而且是住在新娘家。你说这新娘老爸当时还哭个啥?写到这儿,我觉得我可能算错了,回去说不定有14人甚至更多:经过昨天这一日,新娘肚子里很可能就有了!

至此,我的江西护花之旅圆满完成啦!

护花大将军捧花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