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发亮是为了每一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

秋风瑟瑟,北风萧萧

吹走了我的哀愁

留下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在这温和的冬日

我翻开泛黄的笔记本

尘封的往事扑面而来

他叫贾老二,他叫谷小三

是我童年的死敌

那年,这俩货让我痛不欲生

那年,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在那个懵懂的年纪,我们仨

对未知,总是充满了好奇

我们虽然一无所有

但我们有着探索一切的欲望

我的记忆深处

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

我们家的烟囱为什么比别人家的大得多

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是不是家里的金条藏里边了

还是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我怀着疑问

我揣着一颗勇敢的心

我找到了贾老二和谷小三

我告诉他们我要进去一探究竟

我偷了隔壁我娘家的粗绳子

我又偷了我姆家干活用的厚手套

我告诉他们

我这一去可能没有归期

我如果出了什么意外

你们能做的除了喊我爸来救我之外

就是千万别松手丢绳子

贾老二和谷小三露出来豁子牙

咧嘴一笑,拍了拍肩膀说

“放心吧二嘎子,一切包在我们身上

有我们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大胆往前走就行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有点难过

想到我曾经往贾老二的啤酒里尿尿

想到我曾经在谷小三家酿的臭豆里扔羊屎蛋

我的心就像针扎了一样疼

我暗自告诉我自己,等我出来

我就把我爸藏在我一年级课本的二百块钱偷出来

请他们去马马虎虎一次

顺带着给他们买几张点卡

让他们也奢侈一把

反正我爸知道了也不敢声张

反正我做梦都想一次败家子

对于钻烟囱

我相信大家都是陌生的

说实话,我就是闲的蛋疼

我刚下去,都发现烟囱里全是黑油

还挺滑,因为进了风

里面还往外冒黑灰

我因为是头朝下的原因

血液都往头上流

我头昏脑胀,眼珠子冒金星

而且里边黑乎乎的,我啥也看不见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我瓮声瓮气的对上面喊

快拉我上去

…………

我如同死狗一样被他们拉了上去

当我出来的那一刻

贾老二和谷小三惊呆了

随后发出了野狗般的笑声

我身上全都是灰,黑的像个蛋一样

他俩笑得差点去找我那去世多年的太奶奶

我心里极度不爽

里面并没有我家的金条不说

我还被他们疯狂嘲笑

我沉着个脸

把他俩给轰走了

我准备去洗洗澡

但是这时跟我订娃娃亲的美美来了

她看到我时,笑得花枝招展

我看见她笑,我也跟着笑

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我很开心,跟她玩了一会

她回去后,我竟然自己坐在我房间地上睡着了

我这一觉睡到了七点多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外边的天也已经黑了

还淅沥淅沥的下着雨

我按了下房间里的开关

发现竟然停电了

我摸黑摸着墙往前走

想着去外边找点水洗洗脸

凭借着夜色,我终于找到了水桶

正当我准备洗脸的时候

我那喝醉了的爸爸从外边回来了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爸你又去哪喝酒了

我爸晕乎乎的,走个路都摇摇晃晃

我赶紧走过去搀着他

因为我的脸比这夜色还黑

我爸就看见一口大白牙一张一合的

当场他就清醒了,当都吓尿了

还以为我是索命的无常

他双手抱着头吓得一屁股坐在那

然后我爸一边踢着腿一边抽着我,一边尖叫道

“你他妈是什么玩意,别过来听见没

尼玛,你离我远一点”………

我被抽的头晕眼花

瞬间感觉脸都肿了

我的衣服也湿透了

我已经分不清我脸上是水还是泪

我顶着嗡嗡响的脑袋

一边哭一边往我爸身边爬

嘴里含糊不清说

“爸,是我呀,我是你儿子

呜呜呜呜呜。”……

我爸甩了脑袋

认真的端详着我

我能感觉到他老人家恐惧值在下降

怒气值蹭蹭蹭的上升

我一五一十的坦白从宽

我的诚实换来的却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委屈的站在墙根

浑身湿漉漉的衣服贴到身上

我的泪珠子成串成串的往下掉

我很饿,我也很冷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在我的记忆里

在那一天

可能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想我妈的时候

等我妈回来

我一定会告诉我妈

“妈妈,我爸出去喝酒

回来还打我

还不让我烤火

啊···秋!”

可是妈妈呀,你啥时候才能回来呀

本故事纯属改编,大家笑笑不必当真,也不必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