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培建:母亲的专列、柿子树的个人解读

时培建:母亲的专列、柿子树的个人解读

【原文1】母亲的专列作者:丁可这是您唯一的一次乘车母亲您躺在车肚子里,像一根火柴一样安详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一生背着岁月挪转的母亲,第一次乘车去旅行第一次享受着软卧平静地躺着像一根火柴只不过火柴的头黑,您的头白这是您第一次远行就像没出过门的粮食往常,去磨坊变成面粉的时候才能够登上您拉动的老平板专列母亲...

柿子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