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蝙蝠和雪花水鸟

烟囱蝙蝠和雪花水鸟

我喜欢把晚饭后的散步称作冒险,水田里的生活到底是太安逸了。昆虫一只只都鲜美肥大,还有老牛过来和你谈天。但是怎么说呢?我老觉得日子了无生趣,除了农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准时探访,再也没有谁会驻足观望。我的颈子细长,羽毛洁白如雪,人类之前看到我都大惊小怪地像看见什么绝世珍宝,如今却垂头丧气、步履匆匆,衣...

蝙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