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平安忆毕当年的初见后,雪儿甜甜的说:“哥,终于找到你了,今天你又把我救了一回,你是上天派来保护我的吧!”。听得平安心里正甜蜜着,雪儿却哭了起来,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平安不解得问:“雪儿,咋了?好好的哭啥呢?”。雪儿一边哭着,一边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我妈一直催我嫁给二狗子呢”,平安说“那······那二狗子人咋样?”,雪儿气乎乎的说“除了有钱,啥都不咋样,就是个二流子”。这钱是平安的“硬伤”,一听说二狗子是个有钱的主儿,平安当下就沉默了。这时雪儿说:“哥,你这鞋和裤子都湿透了,赶紧回去换干的走”,平安说:“那回吧!”。话毕二人一前一后就向李家庄走去,一路上平安不时的在想这二狗子是个啥样的人呢,而雪儿这会早把二狗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喜凤老远见平安引了个女子回来了,一脸茫然的朝雪儿张望着,无意间发现了平安湿漉漉的鞋子和已经结冰的裤腿,就疑惑的说:“娃,这是咋回事?”。平安简单说了过程,喜凤一边听着,一边把雪儿让到了屋里。这平安冻得浑身哆嗦,进门就赶紧脱了湿鞋湿衣溜到了炕上,喜凤这时去灶房做饭去了,雪儿便跟着去帮厨。     岳民从村委会办完二十亩土地的流转手续后回到家里,发现来了客人,还是与平安年龄相仿的女子,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就扫起了院子。雪儿看灶房一时没活就上前说:“叔,还有扫帚没,我帮你扫”,岳民说:“娃,你不用管,快到屋里烤火去”。      饭后,平安引着雪儿上了北梁。站到水库坝沿上,平安往西一指说:“你看那烟囱,这梁上视线多好,十里外永丰砖厂的烟囱都能看见”。雪儿定睛一看,果真在西边的天际线处看见了一个高耸入云的红色圆锥形大烟囱。雪儿惊讶的说:“呀!真的有个大烟囱”。平安说:“这不算啥,到了晚上,站到这坝沿子,面东能看见县城馒头山上的灯火呢!”。雪儿说:“哥,我以后要陪你看灯火”。平安说:“雪儿,你现在上班咋样”,雪儿说:“我明天就打电话把工作辞了”,平安说:“好好干着,别辞!”,雪儿说:“我不,我要辞!我听说洛南现在招教师哩,我要报考,我要留在洛南,我就报考永丰中学”。平安说“:这不行吧?北京条件多好呢”。雪儿说:“可我现在喜欢上梁塬了”。接着问平安:“哥,你以后咋打算?”,平安说:“我已经决定了,不想再去打工,我打算干些自己喜欢的事”。雪儿说:“那你干啥?”,平安说:“我打算在这梁塬上栽植五十亩核桃林,再办个核桃产业深加工,今早我爸已经到村上办了二十亩土地的承包手续”。雪儿说:“你办这么大,那得多少资金啊?,平安说:“已经到镇上申请了扶贫创业贷款,但资金还是不够”,雪儿这时从手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说:“哥,这卡里有五万块钱,是我这几年攒下的,你拿着”。平安推脱着不要,雪儿正色道:“你拿着!这钱是借给你的,你安心用着,五十年给我还清就行”。平安听愣了不知道说啥,只见雪儿已经把这银行卡塞进了平安的上衣口袋里。     这时已时至午后,西斜的日头把天上的云朵耀得绚丽多彩,云朵又映进了这片碧波里,一时水天一色,亦梦亦幻,在阳光的斜射下,只见两个人影渐渐的合二为一......

作者简介:

李昌蔚,又名李平,永丰人,喜欢文学,爱好阅读,习惯用文字记录所观所想,一个充满正义,热爱生活的人。

往期作品荐读:

洛南文友汇运营团队

刊首题字

石冬鳌 原康生 车振山 陈涛 麻新平 李民   孙安乐

顾    问

张宏运 张忠良 刘剑锋 吕三运 何慧娟

编    委

郧扣劳 冀政良 齐永良 李昌蔚 陈大维 胡永宏

长期友情

合作伙伴

洛南县柳林置业有限责任公司

柠檬工坊(金江广场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