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路街景

泰安路跨长宁区和徐汇区。该路西起华山路,东至武康路。华山路兴国路之间的一段属长宁区,兴国路至武康路的一段属徐汇区。

该路辟筑于1918-1921年,初名“劳利育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死在凡尔登沙场上的旅沪法侨商人劳利育名命名,1943年10月改今名。

泰安路街景

泰安路是一条安静的马路,路两边有着高大的法国梧桐,树冠相互交叉,浓密的树荫隔断了尘嚣。在泰安路沿线的住宅,每幢主入口的装饰形式都各自不同,很便于住户的记认。弄口的西式大门,半圆拱券,墙顶铺红色半圆筒瓦,异常醒目,和弄内建筑风格十分协调。

泰安路街景

贺子珍曾住在卫乐园

泰安路120弄的卫乐园是租界时期留下的法式小区,也是老上海的顶级住宅区。此处原为“后李家宅”荒地,四周沿泰安路、兴国路和华山路被“洛云浜”所围。河上架有5座小桥,因一些街头艺人常在此搭棚卖艺,故而得名“卫乐园”。

俯瞰泰安路120弄卫乐园

卫乐园是大陆银行于1924年投资建造的花园里弄住宅,内有3层花园洋房31幢,仿英法西班牙等国建筑式样,整齐美观。

弄口是半圆拱券的西洋建筑风格大门,墙顶铺设醒目的红色半圆筒瓦。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大门

弄内建筑主要是由两排十数栋坐北朝南的单幢独用花园洋房组成。那些洋房大多为2层,最多带个假3层。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暗红色的屋瓦,水泥拉毛墙面,大门上方两边以及窗台用红砖做了些简单的图案装饰。

人面砖雕、花卉图案砖雕、狮面砖雕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每一幢的建筑样式和格局都不一样,有法国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英国维多利亚风格、西班牙风格,每户人家都有一个近百平方米的花园。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这些异国风情浓郁的建筑深藏在花园里高大的夹竹桃和无花果花丛里,高高的围墙隔开了外面马路的喧嚣。弄内一扇扇深锁的大门,使这些洋房看上去有些神秘。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内花园洋房

卫乐园的房屋建成后,多数分幢租给金融界上层人士和高级职员居住,其中15号陈善庆住宅建于1939年,22号为金融世家席颉樵居住。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5号陈善庆旧居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22号席颉樵旧居

现居民中大多是知识分子和文艺教育工商界的知名人士及侨眷,如著名导演、剧作家黄佐临就长时间寓居于卫乐园1号。

著名导演、剧作家黄佐临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号黄佐临旧居大门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号黄佐临旧居

黄佐临晚年在自家花园中

泰安路120弄卫乐园10号贺子珍旧居

周谷城的好邻居杜宣

与卫乐园隔路相望的是泰安路115弄,这是一条幽静的弄堂,有着蔽天的树荫。这里原为“陈家巷乡村”,1948年美商德士古洋行在这里建造了3排8幢带花园的英国式和西班牙式假3层住宅,作为高级职员住宅。

泰安路115弄鸟瞰图

弄内环境幽雅,通道宽敞。英式别墅立面部分木构架外露漆绛红色,山墙有凸窗,挑出小阳台。东面山墙凸出壁炉和烟囱。

泰安路115弄弄口

西班牙式住宅系缓坡屋面,屋顶覆盖圆筒瓦,铁制阳台栏杆,窗间有绞绳纹小柱。每幢住宅,南面均有较大的花园。

泰安路115弄内

这里原本住的大都是外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外侨均撤离回国,后多为部队、地方干部居住。

泰安路115弄内

泰安路115弄内

泰安路115弄内住宅

泰安路115弄内住宅

泰安路115弄内住宅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教授、毛泽东的挚友周谷城,于1979年至1996年居住在此弄6号。

周谷城旧居外标示牌

周谷城(1898-1996)

周谷城住在这里时,为国家培养了“文革”后的第一批硕士生和博士生。周谷城寓所是一排3幢连体花园住宅楼中的一幢,为典型的英国古典建筑,有独立的花园,园内绿树成荫,芳草如茵。

泰安路115弄6号周谷城旧居

建筑为假3层,面向南,有英国古典式尖坡顶,立面部分木结构裸露,构成几何线条。东立面底层为凸窗,二层挑出小阳台,门厅高敞,半圆旋转楼梯通向二楼。建筑群壁炉烟道出口错落有致地散布至屋顶,构成欧洲建筑的独特风格。

与周谷城比邻而居的是我国著名剧作家、散文家和国际活动家杜宣。杜宣的寓所名为“桂叶草堂”,因为杜原名桂苍凌,夫人名叶露茜,桂叶草堂便是取两人之姓命名的。

1947年杜宣夫妇与孩子在香港

杜宣是1976年底搬到泰安路这幢小楼里的,之前他住在长乐路。十年浩劫时,杜宣的寓所被造反派强占,全家13口人被赶到楼下一间小房间里。“四人帮”一被粉碎,杜宣作为特困户,被分配到泰安路,与周谷城比邻而居。

泰安路115弄8号杜宣“桂叶草堂”

杜宣初见周谷城时就脱口而出:“德不孤,必有邻。”周谷城闻言哈哈大笑。周谷城不但是位史学家,而且对诗和书法均有很高素养,与擅长诗和书法的杜宣自然是棋逢对手。两人常隔篱相呼,在一起谈诗论艺。

有时,周谷城在报上看到杜宣写的诗,马上就会到桂叶草堂来用湖南腔吟咏一遍。后来,杜宣被选为上海市人大常委,周谷城是人大副主任,每次开会,两人就同乘一辆小车,还经常一同外出视察。

那时,泰安路上还住着音乐教育家贺绿汀、昆曲泰斗俞振飞和戏剧家黄佐临,他们彼此之间经常串门,桂叶草堂里经常宾客满堂,热闹非常。杜宣会做菜,兴之所至,他还亲自下厨,做出一桌子下酒菜来飨客。

1987年冬,韩素音女士(左)到杜宣、叶露茜(中)家晚餐

2003年,我在写《海上学人——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本书时,曾造访泰安路115弄的桂叶草堂,那时杜宣先生在华东医院养病,接待我的是他的女儿桂未明。桂叶草堂书房四壁的书橱里塞满了书,临窗放着一张宽阔的大写字台,上面放着文房四宝,其中有一只英国制的笔盘,是当年在香港时戴望舒送给他的旧物,杜宣几乎每天都要用到它。

杜宣在书房

窗外便是花园,坐在书桌前可以看到花园里大块的草地、高大的树木及一大片竹林。喜欢养花的杜宣又在廊下的大花园里搭建了两层花架,花架上摆满了各种盆花,有君子兰、银杏、斑竹、紫竹等,最多的是各种颜色的杜鹃。此外,廊前还搭着紫藤架,我去时已过了紫藤的开花期,只剩满架纷披的绿叶在迎风摇曳。坐在临窗的屋子里,闻得到花园里草木的清香。

和父亲杜宣一样,桂未明热爱土地,喜欢花木和青草的味道,她像照顾自己亲人一样地照顾着这些花草,再忙也不会忘记给它们浇水施肥。在院子里的花木丛中,我还看见了一个漂亮的鱼池,四周用洁白的瓷砖砌成,里面几尾小金鱼正在欢快地游来游去。未明说,父亲喜欢养金鱼,她便请人在院子里挖了个鱼池。凡是父亲喜欢的,只要办得到,她总是千方百计地设法满足他。

杜宣在花园

每当杜宣看书、写作疲倦之时,便信步走到门前的小花园里,看看花草,与池塘里的金鱼嬉戏一会,或在月夜漫步于园中的花木丛中,只须一小会儿,就会感到神清气爽,许是汲取了花草的天地灵气,再提起笔来就会文思泉涌。

一次,杜宣正在书房里伏案写字,听见门口有人在吆喝卖花,便立即放下手中的笔出去挑了一盆,卖花人帮他把花送进来时,看到桌上杜宣正在写的毛笔字,赞叹道:“写得真好!”杜宣马上把字拿起来,递到他手上,说:“送给你!”令卖花人欣喜万分。当杜宣听说家中保姆的孩子要回家探亲,他立即铺开纸写了副对联让她带回家去。有时,外面的小孩子把球踢进院子里,年近耄耋的杜宣会弯下腰亲自把球捡起来,替小孩送出去。

杜宣(1914-2004)

在桂叶草堂,我不管走到哪里,那只名叫奎克的大狗始终默默地跟着我。它身躯庞大,站起来有一人高,有点像狼狗,可是,却是一条有驯养有素的狗。未明说,这条狗和那只花猫一样,早已经成为家里的成员了。杜宣特别喜欢它们,他在草堂写作时,它们就一左一右地陪伴在他身边。奎克不会咬人,你让它闻闻你的气味,让它知道你是朋友就可以了。后来,当我坐下来翻阅杜宣先生的照相本时,果然,奎克就不声不响地蹲在一边闭着眼睛晒太阳了。

扮演圣诞老人的叶露茜

比起书房,桂叶草堂的客厅显得有点光线黯淡,客厅中间粗粝石砌成的壁炉上方挂着叶露茜的大幅彩色画像,照片上的叶露茜像她生前一样微笑着。天性温柔、为人豁达的叶露茜喜欢孩子,她和杜宣有7个儿女,加上杜宣前妻所生的2个女儿,家中共有9个孩子。叶露茜对杜宣前妻的2个孩子也视如己出,关爱备至,9个孩子相处得非常融洽。

1967年在上海的七姐弟合影

叶露茜是一位善于营造生活情趣的女主人,搬到泰安路后,住房宽敞了,每逢节日,叶露茜还在家里举办各种精彩的晚会,让全家共享乐趣。

1954年4月4日杜宣全家春游到吴淞

1991年圣诞前夕,叶露茜开始和孙儿女们一起筹备圣诞晚会。圣诞夜,客厅里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彩灯一闪一闪的,烘托出浓郁的节目气氛。晚会开始了,突然房门被轻轻推开,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位身上背着大袜袋的白胡子圣诞老人慢悠悠地踱了进来。孩子们一阵惊喜,他们以为像外国故事里说的那样,这位圣诞老人是从家里壁炉的烟囱里掉下来的呢。

这时,圣诞老人把帽子和胡子一摘,屋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之声,最小的孙女欢蹦雀跃地叫起来:“原来圣诞老人就是我们奶奶呀!”叶露茜也高兴地笑出了泪水。

1990年圣诞节,叶露茜扮演圣诞老人与孙女们合影

原来,这套圣诞老人的服饰是她事前悄悄地向剧院借来的,这件事她瞒着所有的人,为的是给大家一个惊喜。

杜宣夫妇

可是又有谁能想到巨大的阴影正偷偷地笼罩着这个满溢着幸福和温馨的家?!

1992年1月23日晚上,叶露茜专程去看了她学生导演的越剧《千古之梦》,没想到这成了她平生看的最后一场戏。1月25日清晨,叶露茜便遽然长逝,抛下了相依相伴了半个多世纪的杜宣,抛下了绕膝的儿孙,也抛下了她正在筹备着的家庭春节晚会,那一天,离春节只有短短的10天。

1992年元旦,杜宣夫妇于泰安路家中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杜宣也已经仙逝,桂未明已从萌芽杂志社退休。她依然住在泰安路上的桂叶草堂内,精心照顾着父亲的院子。草堂院子里的花开得恣意烂漫,无拘无束。只是大狗奎克已经不在,和桂未明一起守护桂叶草堂的是另一只长得和奎克很像的大狗,未明说它叫达克。如今,在清冷的桂叶草堂里,想象当年这里嘉宾如云、谈笑皆鸿儒的盛况,禁不住慨叹世事的多变。

贺绿汀居住亦村43年

由卫乐园向东不远,就是泰安路76弄,那是一个名为“亦村”的弄堂,也是花园里弄住宅。

泰安路76弄“亦村”

亦村是1934-1945年间由房产商先后在此建造的3层花园洋房6幢,因“亦”字字头包含“六”字,遂取名“亦村”,建成后分别出租给沪上商贾、高级职员等。抗战胜利后又增建8幢西式住宅。这组建筑结构精巧,周围环境优雅,弄内绿树婆娑,每户都有近100平方米的深深庭院。新中国成立后,亦村多为一些高级知识分子、高级职员、侨眷和国家干部居住。

泰安路76弄4号贺绿汀旧居大门

亦村4号是人民音乐家贺绿汀的旧居。贺绿汀的寓所是一幢2层楼的独立花园住宅,平面呈L形,人字形屋顶,红平瓦铺盖。

泰安路76弄4号贺绿汀旧居

底层红砖清水墙,其余皆为水泥粉刷墙面。山墙顶开3个“山”字形透气孔,壁炉烟囱设置在西墙一侧。

贺绿汀故居内

从1956年起,贺绿汀就在此定居,一住就是43年,直至1999年4月27日,在这里走完了自己96年的生命历程。

贺绿汀旧居的客厅兼琴室

住宅底层南房为贺绿汀客房兼琴室,侧房是女儿元元闺房,楼上是卧室、起居室和书房,庭前有一个将近200平方米的花园。

泰安路76弄4号贺绿汀旧居花园

贺绿汀是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音乐家,他为我国现代音乐创作和专业音乐教育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34年贺绿汀创作了3首钢琴曲,参加由俄国钢琴家在上海举办的“征求中国风味钢琴曲”比赛。

贺绿汀在创作中

他创作的《牧童短笛》、《摇篮曲》均得奖,从此中国钢琴曲作品走向世界。

贺绿汀旧居花园内

贺绿汀在创作中

新中国成立后,贺绿汀还创作了《十三陵水库》、《卜算子·咏梅》、《英雄的五月》、《绣出河山一片春》等大量作品。自他出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以来,广纳国内外人才,为我国培养出许多音乐界顶尖人才。

蛰伏在市井中的导演汤晓丹

兴国路、武康路这一段的泰安路,看上去要平民化得多,市井味也较西面一段要浓得多。路的两边主要是一些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公房,也有几栋新中国成立前建造的新式里弄和花园洋房。

泰安路街景

在20世纪下半叶的一段时期内,这段马路是作为路边菜场用的,路口挂着“泰安路菜场”的牌子,马路两边搭满了卖菜的棚子,棚子后面大多数是本地人的棚户房,沿街门面无非是些杂货店、酱油店、熟食店、理发店、裁缝店等,狭窄幽暗的弄堂里面居住着“七十二家房客”。后来,这里拆迁了,造起了新公房,马路菜场也进入了室内,只残留着些水果店和杂货铺等。

泰安路街景

这段平淡无奇的路上也藏着一处名人故居,那就是泰安路10弄1号。这是著名电影导演汤晓丹在1946-1953年住过的地方。

泰安路10弄1号汤晓丹旧居

著名电影导演汤晓丹

那是栋3层楼的石库门民居,门窗都是经典的木结构。这是当年罗静予厂长为照顾汤晓丹而腾出的三楼一处20平方米的上海电影厂杂物间。

汤晓丹、蓝为洁旧居

房间的一边是放映间,一边是剪辑间,没有抽水马桶和自来水,汤晓丹住在里面却甘之如饴。在此期间,身为电影剪辑师的妻子蓝为洁为他生了两个儿子。

汤晓丹(忻秉勇画)

诞生在泰安路陋室里的长子汤沐黎后来成了享有国际声誉的画家,次子汤沐海成了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指挥家。

本文主要文字资料来源于《永不拓宽的小马路》

东方出版中心发行,惜珍著,发表前有删节

来源:老友新朋

每天为侬送上精彩文章一组

打开尘封的记忆,寻觅往昔的岁月

叙上海老底子事

忆上海老底子人

诉上海老底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