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击 上 方  “成都方志” 关 注 我 们

说起成都东郊,每个成都人都会提到东郊记忆。是不是觉得工业园区风的打卡地很是新鲜?其实,成都东郊,曾经也是老成都工业发展的一段缩影,在时间的流逝中,它留给我们的还剩那些工业文明的印记。(接上文)

(四)一五时的东郊大厂

电力是工业建设的重要能源支撑,实施东郊工业区建设的首要任务即是建成一座具有相当规模的电厂。于是,成都热电厂诞生在东郊沙河畔,这是西南地区第一座高温高压热电厂,列入了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之内。电厂的一期建设工程是东郊电力能源建设的创世工程,以其规模大、重要性强被列为了成都市的三大重点建设工程,它的筹建工作上可追溯到1951年,初名叫“川西成都北门发电厂”。筹建时,川西工业厅、启明电气公司、都江堰发电厂、西南革大成都分校、川西高工校等单位相继抽调人员支援,大部分是青年学生。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中国革命的历程中,青年学生一直是推动时代前进的强大力量。

△毛泽东在刃具厂

筹建初期,成都电厂的设备是从宜宾和重庆接收过来的。如果只能用一个字来概括那次设备转运的经历,那就是“难”!由于电厂尚未建好铁路专用线,也无大型起吊工机具及重型平板车,把上百吨的机器设备运到厂里实非易事。那时候讲人定胜天,那是一种精神的作用,这种精神作用在当年确实产生出了十分强大的力量。在运送7个重件设备时,不得已使用了原始的人力拖运办法,专门自制了手摇绞磨机。他们不断地填平和加宽沿途路面,又在路面上架设枕木,上面铺设厚木板衬垫,利用钢丝绳牵引作用移动设备,四十多个昼夜交替让北门火车站到电厂的这段并不算很长的路程变得漫长。设备每向前移动一寸,大伙心中的期待就增加一分。这一寸开始移动时,大家会担忧在这一寸的过程中是否会出意外,等到这一寸走完后,很多人都会不约而同地互赠一个会心的微笑以示庆贺,喜悦只是为了顺利移动的这一寸,这短暂却又漫长的一寸。紧接着,大家又开始了下一寸的担忧,重复着下一寸的喜悦。就是这样,全部设备寸移到电厂建设工地时,竟比原定计划提前了整整12天。1955年4月22日,电厂机组开始整机试机运行,那是充满了紧张和期待的72个小时,历时四年的艰辛付出将在这72个小时中得到印证。5月26日,1号机组正式并网发电,成都地区装机容量达到了10500千瓦,比新中国成立前增长了90%。年底,成都热电厂的名字正式载入成都工业的史册。

△成都热电厂于2007年拆除

“一五”是成都东郊最红火的年代。这期间,标志着成都电子工业基地重要地位正式确立的国营锦江电机厂项目开始动工建设;156苏援项目之一的国营新兴仪器厂开始筹建,这是一家国内专业生产无线电复杂通讯设备的大型电子生产企业;同为东郊三大电子工业项目之一的国营西南无线电器材厂破土动工,成为东郊工业区内专业研发、生产新型电子元器件的大型综合性电子企业,纳入了我国第一批新兴电子工业骨干体系。还有老东郊人耳熟能详的锦江电机厂。

△1958年3月28日国家主席刘少奇视察东郊

所有参与了锦电建设的前辈们一定都还能记起那段充满了艰辛的日子,令后人敬仰的并不完全是第一代锦电人单纯意义上对工作的任劳任怨,最感动历史的,是他们在极为艰苦的生活条件之下自发凝结而成的战斗精神。他们的团结,他们的钢铁意志,他们丝毫不计较个人得失的品格让“奉献”的含义演绎得如此深刻。当年的锦电职工宿舍是照搬了苏联设计而修建的,每一套老式的套三房里都挤着三户锦电职工和家属,每个人的住房面积少得可怜。而在苏联,同样的一套房子是设计给一户人居住的。曾有一位亲身经历过的锦电人回忆说:“如果要拿今天作比较的话,我们当时的生活条件确实可以用艰苦来形容,但是那个时代的人好象都不会去计较这些东西,印象里也想不起有谁因此埋怨过什么,好象那阵的人都傻吧。”

作为国家定点的三大电子工业基地之一,成都东郊在“一五”时期还建成了一大批专为大型电子工业提供配套的电子配套生产企业。在三个大型援建项目的带动下,成都通用无线电测量仪器厂应运而生,这是国家第二机械工业部在成都东郊定点的通用无线电测量仪器专业生产厂。工厂由我国自行设计建设,也是第一个自行设计建设的机电行业大型骨干企业。这个历经岁月洗礼的企业在历史前进的必然中抓住机遇、成功转型,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后来成为我国民用电子领域叱诧风云的知名企业,把一个“前锋”的商标做到了家喻户晓。他们骄傲地称自己为“锋行人物”,他们用锋锐前行的优秀品格祭奠一段入土的情怀。

1957年,成都东郊被正式确定为建设军用光学玻璃厂的项目所在地,国内第一家光学玻璃生产企业在成都东北郊的驷马桥一带生根萌芽。熔炼光学玻璃的第一把火在一个由光学玻璃厂的干部和工人们自己动手改建简易的工棚里点燃。简陋的工作间、简易的设备、简单的执着与追求,他们却成功了。9月17日9时35分,成都、四川、中国历史上自行熔制出的第一埚K6玻璃在东郊出炉,这是草棚里熔炼出的奇迹,这是光学玻璃厂的骄傲,它将永载中国光学材料研发制造的光辉史册。

△1955年东郊建设

一段段光荣的历程,一个个辉煌的名字,东郊大地风起云涌,勇往直前的东郊电子工业建设者在困境中开拓,在开拓中突破,在突破中坚定,开始了不屈的征程。除电子工业外,成都机车车辆厂、成都制材厂、四川化工厂、国营峨眉机械厂、国营新都机械厂、成都量具刃具厂等一批国家重点工业项目也于“一五”时期相继在东郊上马。成都东郊开始沸腾了,这是继唐代兴东南市后的又一次城市变革。因为东郊工业区的形成,一批大型工业企业落户东郊,因此带来了旺盛的人气,致使成都的城市范围向东延伸,加上历史特定的“企业办社会”让东郊逐渐从一个单纯的工业聚集区变成时代特征十分鲜明的“小社会”,并且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它相对独立于城区社会,成为成都城市史中浓墨重彩的篇章。

(五)崛起的东郊物流

成都东郊的八里庄、二仙桥一带是西南地区最早兴起的仓储区,汇集了众多物流企业,东郊物流业凭借成渝、宝成、成昆三条铁路干线和川藏公路线所具有的强大交通能力,承担着东郊工业区巨大的运输需求,为东郊工业振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作为西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成都迫切需要一个专业的、具有相当规模的物流基地来满足大量的物资往来,东站在成都东郊诞生,成为成都最早、最大、最专业的物流集散地。这个西南最大的编组站是地处成渝、宝成、成昆三大干线的交汇区域,以重要的、强势力的枢纽作用成为是西南地区最大的货运站。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成都东站的运量日益攀升,到1965年日均办理车数达到了1474辆,与初建时的1955年相比增长了6倍。1966年起至七十年代的十余年间,东站数次改造扩建,提升货物集散能力,以适应不断增大的运量需求。到了七十年代末期,成都东郊的八里庄、二仙桥一带形成了规模化的仓储物流区,仓储总面积达到130余万平方米,仓储能力占全成都市的仓储总量的80%以上。

改革开放后,成都东站进入发展的第二个高峰时期。东站从1983年起开始了又一轮扩建,在扩建站线的同时先后在崇庆、邛崃、大邑县建立业务承接点,并被人们戏称为“没有铁路的火车站”。各延伸服务点负责受理当地的零担、集装箱货运业务,就地托运、接货进站、送货到家、一票到底、全程负责,既方便了各地货主,又缓解了东站的仓储压力,更将东站的业务能力提升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经过数年精心经营,到1989年建成拥有站线61股,年办理货物运输量高达293.1万吨的综合性大型物流运输集散地,西南地区物流运输的龙头老大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

当时光步入九十年代中后期,传统仓库功能单一、设施滞后、规模小、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因素已经让东站难以为继。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成都东站的枢纽地位越发显得重要,三大铁路干线的运输量越来越大,列车开行对数和牵引定数不断提高,而传统仓库功能单一、规模化程度低、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等因素成为东站发展的瓶颈,东站的承运压力日益明显。还记得当时只要天气稍有变动,东站编解作业就要受到很大影响,列车进不了站,就只能在邻近的小站排队等线。久而久之,车务职工们无奈地将这一现象编成了一句口头禅,“只要成都东感冒,全分局就要打喷嚏”的说法很快就在整个东站内流传开来。那时的铁路分局和东站领导班子为了确保畅通没少下功夫,然而自身的规模能力始终是牵制东站前进的绊脚石,尽管大家费尽心机采取了许多措施,东站面临的窘迫状况依然未能得到根本转变。

直到,东郊工业结构调整的战鼓擂响,在成都东郊存在了半个世纪的东站迈开脚步从成都东走向成都北,这一跨就是整整五十年。观瞻如今北编组站的气势磅礴,我们感叹“东调”的匠心独具,同样也缅怀着那段凝固在岁月中的过往。我们都知道,在历史深沉而睿智的目光中,昔日的积淀只是为了今天的华丽转身,我们用昨日的辉煌铺垫今日的辉煌!

成 都 地 方 志

修志问道,直笔著史

与我们一起

览成都丨志成都丨品成都

成都方志原创出品